软件开发圈是个奇怪的圈子。

2013/12/20 10:40
阅读数 191

软件开发圈是个奇怪的圈子。尽管有着低失业率、高薪水和美好前景,显然一直处于危险和衰退之中,或者迫切需要警醒。有的开发者将最近软件开发的兴旺仅仅看做是未来衰退的前兆,并且开始写宿命型小说来警示这个即将死去的圈子。

Greg Baugues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我们这一代的汽车工人》。 他在文中比较了当今的软件开发者和60年代底特律汽车工人。Baugues的认为取代底特律汽车工人的机器人将会同样地取代软件开发者。作为证据,他举了 一些例子:电子商务的Shopify,在线日志的WordPress,还有信用卡集成的Stripe。尽管竞争越来越激烈,他说软件开发教育的需求已经爆 发,伴随着像TreehouseHacker School这样的公司提供低成本,高相关的课程,让学生可以在大学四年里用零碎的努力和代价为开发工作做准备:

不要感觉良好。不要被一种语言锁住。不要过河拆桥。时常磨刀。学习软技能。建立听众。存点钱。人际关系。阅读。

几乎在所有的观点上,Baugues都没有达到目的。首先,这里组装(无需技能的手工活)和软件开发(需要技能的脑力活)有性质上的区别,让前者自 动化是不可避免的。自动化创造力比自动化组装困难得多。而且底特律的汽车工人有工会,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工业上的功能需求旺盛,并且那时候自动化成本 太高。对软件开发者两者都不成立——他们拒绝工会化(为了避免把低端功能进行外包而受损),并且他们的功能不是轻易就能自动化的:它就是自动化本身。

集体的交涉和工会给了汽车工人一个舒适的中产阶级的生活。但是最终利润下降和开始受到全球竞争的冲击。汽车变得更加安全,易于操作,更高效,更可 靠,更大众。汽车工人(还有他们的工会)也许料到了全球化,但是汽车工人发现自己在新的世界里还在用老一套规矩。另一方面,软件开发者从1980年代已经 步入全球化,这也许从第一天起就开始了。他们很清楚他们的工作天然的全球化,他们没有躲藏在认为自己是在一个有保护的有限的市场里工作的幻想中。所以似乎 Baugues的比较并不公正:不仅软件开发和汽车制造有质的区别,而且工人缺乏工会代表权,尽管全球竞争激烈,他们还是沉浸在工会的汽车工水平的报酬 中。

但是自动化呢?在辉煌的未来,我们都毫不费力地将API相互连接(显然没有报酬),这个怎么样?这里,Baugues将最近的5年看做是未来50年的蓝图,大声宣称软件开发自动化是既成事实。让我们来看他给的例子。

WordPress,免费博客平台和开源博客软件,2007年中期腾 飞,现在支持着(据有些统计)将近20%的网页。Baugues说WordPress能在“15分钟”里完成过去要“两个月”做的事,任何为自己或客户建 立过WordPress站点的人都很清楚WordPress常常是网站现实功能的最小外壳(授权,发布,和标签)。它把那些网站最开始要做的枯燥的苦活自 动化,无关任何困难的逻辑(那个留给定制的插件)。只发日志是零成本的——只用看看Tumblr就知道了。WordPress的真正价值在于提供成熟的网站框架。有个声称说其竞争项目DrupalJoomla可以做得更加令人说服。

Stripe,一个出现在2010年的开发者友好的信用卡API,现在只是声称有少量知名度高的客户。到今天为止,它只是一个在支付处理界那些老牌竞争对手中更便宜,更简单的选择。自动化哪去了?类似地,Shopify, 成立于2006年,是一个方便的类WordPress的在线产品销售平台。它仅仅是把过去自动化了的——网页模板,支付,多机托管拼凑到一起。 Stripe和Shopify都不是未来软件开发自动化的好例子。所以Baugues提到他们想要表明什么还不清楚。这些产品是前一代的改良,更集成,更 用户友好,但是他们都没有完全自动化(也不是最软件即服务(SaaS)的产品),也没有抢开发者的工作。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作者的其它热门文章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