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开源及其敌人 —— RMS事件簿

原创
2021/04/22 10:32
阅读数 1.7W

作者:庄表伟

目前国际开源界和一些开源软件基金会对于道德和平权的争论正方兴未艾,我们觉得值得关注与了解。

前置申明

这是一篇严肃的八卦文,希望搞清楚一些社区里的重大事件,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打算严格按照以下的结构来撰写:

  • 发生了什么事

  • 这个事情牵涉到哪些人

  • 他们的观点是什么?

  • 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在本文撰写的过程中,得到了我的朋友 @virushuo 的重大帮助,很多线索都是他提供的,在和他的讨论中,我逐步摸索到了方向,也想清楚了一些因果关系,特此感谢!

一封公开信

发生了什么事?

在 2021年3月23日的时候,Github 上新建了一个 repo,这是一封公开信,标题是:《要求撤除理查德·M·斯托曼所有领导职务的公开信》  (https://rms-open-letter.github.io/index.zh_CN)

这封公开信的主旨是:由于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最近重新任命他为董事会成员,我们要求自由软件基金董事会全体辞职,并撤除 RMS 所有领导职务。

前情提要:斯托曼重返自由軟件基金會(https://www.linuxadictos.com/zh-TW/%E6%94%A4%E8%B2%A9%E9%87%8D%E8%BF%94%E8%87%AA%E7%94%B1%E8%BB%9F%E4%BB%B6%E5%9F%BA%E9%87%91%E6%9C%83.html)

这封信是谁写的?

Molly de Blanc https://github.com/mollydb

她的首要身份是:Manager Strategic Initiatives at GNOME Foundation

这个代码仓库的主要贡献者还包括:

Neil McGovern https://github.com/neilmcgovern

他的主要身份是:Executive Director at GNOME Foundation

 

Elana Hashman https://github.com/ehashman

她的主要身份是:Debian, Technical Committee Member

Devin Halladay https://github.com/devinhalladay

他的主要身份是:multi-disciplinary senior designer based in NYC,以及https://www.gentle.guide/  的设计者

他们的观点是什么?

我们所有参与联署的人都相信数码自主的重要性,用户的自由亦在保障我们基本人权上扮演重要角色。如果要实现“软件自由使一切成为可能”的承诺,社群内部必须作出根本的转变。我们所相信的现在与未来,科技是用于启发我们,而非用于压制我们。我们知道只能在一个科技是以尊重我们基本权利而设的世界,才能使这个愿望成真。纵使理查德·M·斯托曼曾经宣扬类似的理念,他并不代表我们。我们不宽恕他的言行。我们不接受他的领导,也不会接受现在自由软件基金会的领导层。

其他:RMS 的很多言行展示他眨抑女性、歧视残障人士、厌恨跨性别人士等等思想,证据如下:https://rms-open-letter.github.io/appendix.zh

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我在 YouTube 上搜到了这封公开信的撰写者 Molly 的在 2021年1月31日的一个演讲《Introduction to Ethics from an Ethicist-in-Training》,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qd37vqKNg

这个演讲大概意思是:道德很重要,所以“你的选择”背后要经过严肃的道德思考。她举了一个自动驾驶版本的铁轨难题,你的自动驾驶汽车,正在撞向五个人,你在车上。当然,你可以假装一切都正常,因为那是自动驾驶的问题。但是,你也可以选择主动插手,把方向盘转向,去撞另外一个人。虽然这样确实是你主动做出了选择,而且撞死了一个人。但是:你需要做出选择,而不是等待“那个技术的自然发生的结果”。

OSI 对决 FSF

发生了什么事?

在 2021年3月23日(与公开信同时),OSI 宣布,如果Richard Stallman 不再辞职,OSI 将停止与FSF 合作。https://opensource.org/OSI_Response

参考信息:https://www.linuxadictos.com/zh-TW/%E5%A6%82%E6%9E%9C%E7%90%86%E6%9F%A5%E5%BE%B7%C2%B7%E6%96%AF%E6%89%98%E6%9B%BC%EF%BC%88Richard-Stallman%EF%BC%89%E4%B8%8D%E5%86%8D%E8%BE%AD%E8%81%B7%EF%BC%8COSI%E5%B0%87%E5%81%9C%E6%AD%A2%E8%88%87FSF%E5%90%88%E4%BD%9C.html

这个声明是谁写的?

The OSI Board of Directors:开源软件促进会的理事会

理事会的成员有不少人:https://opensource.org/docs/board-annotated

其中,Elana Hashman 也在其中。另外,通过搜索,我们还了解到:Molly de Blanc,formerly on the Open Source Initiative Board of Directors, she served as President of the Board。她曾经是 OSI 理事会成员,并担任过主席。

他们的观点是什么?

为了充分实现开源的承诺,OSI 致力于建立一个包容性的环境,让不同的贡献者社区感到受欢迎。如果我们包括那些表现出与这些目标不相容的行为模式的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OSI 呼吁自由软件基金会追究 Stallman 过去行为的责任,将他从组织的领导中撤职,并努力解决他对所有他排除在外的人造成的伤害:那些他认为不值得的人,以及那些他用他的言行伤害的人。我们不会参加包括 Richard M. Stallman 在内的任何活动,在 Stallman 被从组织领导层中撤职之前,我们不能与自由软件基金会合作。

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由于没有找到更多的,OSI 理事会成员关于这些事情的讨论,我只能假设,他们的理由就是公开声明的这些。

于是,线索似乎就此断了。

ESR 被 OSI 邮件列表移除

感谢 @virushuo提供线索

发生了什么事?

2020年3月初,发生了一件大事:《Co-founder of OSI Banned From Mailing Lists》 (https://www.i-programmer.info/news/136-open-source/13535-co-founder-of-osi-banned-from-.html)

《大教堂与集市》的作者,OSI 的联合创始人,OSI 创立最初六年的理事会主席,Eric S. Raymond 因为违反 OSI 行为准则的帖子而被从两个 OSI Mailing List 中删除。

这个事情牵涉到哪些人?

Coraline Ada Ehmke(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raline_Ada_Ehmke),她是一位跨性別者,是一位软件工程师以及开源拥护者,主要活跃于芝加哥与伊利诺伊州。她于 2016年的 RailsConf 上,获颁 Ruby Hero 奖项。她在社会正义与行动主义、创立贡献者公约、以及促进开源项目与社区广泛采用行为准则(贡献者契约, Contributor Covenant,https://www.contributor-covenant.org/)而闻名。她是Ethical Source 运动(https://ethicalsource.dev/)的发起人。

事件发生时,Coraline 是 OSI 理事会的候选人。她的个人主页:https://where.coraline.codes/

他们的观点是什么?

ESR 当时反对的内容,主要是针对 道德源码授权协议与 OSD 第五、第六条的冲突。在邮件中,ESR 写到:

Clauses 5 and 6 are in the OSD in part for that reason, and  approving mechanisms to end-run them - such as the Persona Non Grata  clause - would be a direct and egregious violation of OSI's charter and  my intentions in founding OSI. Such clauses are not even a fit topic for  *discussion* here outside of a swift recognition that they are out of  bounds.

With whatever moral authority I still have here, I say  to all advocates of soi-disant "ethical" licensing not just "No" but "To  hell with you *and* the horse you rode in on."

根据 OSD(开源定义),第 5、6 条如下:

5、不歧视个人或团体 许可证不能歧视任何个人或团体。

6、不歧视领域 许可证不能限制任何人将程序用在某个特定的领域。例如,不能要求人们不可以把程序用在商业领域或者基因研究。

而道德源码授权协议以及“个人不受欢迎条款”,则是对于 OSD 原则的公然破坏。

但是,OSI Board 的决定则是:ESR爆了粗口,所以他们以违反行为准则为由,将 ESR 从邮件列表中移除了。

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相比社区行为准则,我更加关心“道德源码授权协议”的含义。于是我在 YouTube 上搜索到了 Coraline Ada Ehmke 的在 2021年3月2日的一个演讲:《Coraline Ada Ehmke - The Rising Ethical Storm in Open Sour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WP9g4jCU0

Coraline 在这个演讲中,也讲了一个故事。我大概翻译一下:

一位锁匠,被要求去开一个保险柜,但是:除了丰厚的报酬,他还被要求不能了解任何情况,不知道在哪里,开了什么保险柜,以及会引发什么后果。这个锁匠拿了报酬,把保险柜打开了。于是:世界毁灭了/死了一半人/人类遭遇巨大灾难。

简单说:如果你是一个开发者、工匠、技术技能的拥有者,你不能假装一切都不知道,你必须关心你的软件,你的技术,你发明,被用来做什么事?而且,如果可能,你应该阻止你的技术、软件,被用于作恶。

为了帮助理解,在道德源码的网站上,996.ICU 相关的 Anti 996 License 也属于一种道德授权协议。

从 Abolish ICE 到道德源码运动

发生了什么事?

Abolish ICE 是发生在美国的一场政治运动(https://en.wikipedia.org/wiki/Abolish_ICE),简单翻译维基百科如下:

Abolish ICE,提议废除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ICE),2018年6月,在特朗普政府家庭分居政策引发争议后,该运动获得了主流支持。该运动建议,移民和移民局的责任由其他现有移民机构承担,就像移民局成立之前的情况一样。讨论特别集中在移民和海关总署的执法部门。

拉丁裔和墨西哥裔活动家 Mijente,他发起了 #NoTechForICE 运动。受到这个活动的启发,Ethical Source Movement 启动于 2019 年 10 月。官方称,Ethical Source Movement 的第一个里程碑是 2020 年 3 月发布 Hippocratic License 2.1。

中文报道:https://www.oschina.net/news/127423/oes-announcement

英文报道:https://ethicalsource.dev/blog/oes-announcement/

哪些人牵涉其中?

Coraline Ada Ehmke,如上介绍

Don Goodman-Wilson,https://don.goodman-wilson.com/about/,他在 Linkedin 上的个人介绍:

I am a philosopher-engineer who focuses on empowering software developers. I've worked on the developer relations teams at GitHub, Slack, and Sqreen and have engineering experience with startups in web security, chatbots, streaming media, embedded hardware, and the model railroading industry. I am the founder of the DevRel Salon and sit on the board of the Maintainerati Foundation. I also hold a Ph.D. in philosophy from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and enjoy statically typed languages and sailing, and live with his wife and daughter in Amsterdam. 

简单翻译:

我是一个哲学家工程师,专注于赋予软件开发人员权力。我曾在 GitHub、Slack 和 Sqreen 的开发人员关系团队工作,并在网络安全、聊天机器人、流媒体、嵌入式硬件和模型铁路行业的初创企业有工程经验。我是 DevRel 沙龙的创始人,是维护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我还拥有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喜欢静态键入的语言和航海,并和他的妻子和女儿住在阿姆斯特丹。

他们的观点是什么?

Don Goodman-Wilson在2019年10月,发表了一篇很长的Blog《Open Source is Broken》,以及后续的 Blog《A Post-Open Source World》发表于 2020年9月,强烈建议感兴趣的朋友,全文阅读。或者有朋友愿意将其翻译成中文。

https://dev.to/degoodmanwilson/open-source-is-broken-g60

https://dev.to/degoodmanwilson/a-post-open-source-world-57gh

其中一段演讲,是作者在 OSI 的 State of the Source Summit 峰会上的发言。

Open source for evil

The principle of software freedom has led us to a place where we openly tolerate unethical use of open source software as a necessary cost for the freedoms of developers. As the OSI's FAQ tells us, "Giving everyone freedom means giving evil people freedom, too." But why is that? That's a deeply unusual claim.

然后作者举了 ICE 的例子、Deepfakes 的例子、以及 Extractive Practices (采掘实践)的例子。第三个例子大概是说,大企业利用开源社区给他们打白工。

总之,要提倡道德源码,而不仅仅是开放源码,这样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延伸阅读:https://ethicalsource.dev/resources/

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Open Source 不够好,在这个复杂性的世界里,我们应该提倡 Ethical Source。还是锁匠的故事,我们不能埋头搞自己的技术,我们必须关心自己的技术用来做些什么?

其他杂项

  • 2018年的往事:Linux 之父道歉后,Linux 社区颁布开发人员行为准则,https://cloud.tencent.com/developer/article/1345303

  • 2021年3月23日,另一封支持 RMS 的公开信同时上线。https://rms-support-letter.github.io/index-zh-hans.html

  • 2021年4月12日,自由软件基金会发表声明,坚持邀请 RMS 回归,并表示“we missed his wisdom”:https://www.fsf.org/news/statement-of-fsf-board-on-election-of-richard-stallman

  • 有好事者做了一个签名人数增长的图:https://gitlab.com/Kezi/open-rms-letter-chart-generator,反对 RMS 的人数停留在 3K,支持 RMS 的人数目前已经超过 6.4K

  • 后来,RMS Open Letter 那个项目,收到了不少请求移除签名的 PR,有些 PR 被接纳了,也有一些 PR 被拒绝了。

  • Apache 软件基金会内部,有一个讨论,最后决定:不公开发布声明

  • Debian 的 DPL 内部也有一个投票,最后决定:对此不发布声明

  • 开源社理事会内部也有一个简短的讨论,最后决定:对此不发布声明

未完待续:关于开源社区内部发生的这场地震以及后续的余震,我们也正在消化与理解,深度分析,后续再补上。

这对中国的开源使用者和贡献者将产生什么影响?大家如何看?欢迎读者提供评论。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2
1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这篇文章不够中立, rms-support-letter 明显胜出,但是只是两笔带过。
2021/04/30 21:12
回复
举报
1/6.4k
2021/04/27 09:57
回复
举报
更多评论
打赏
2 评论
10 收藏
2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