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流科技:社区是杠杆,让付费用户主动找来

原创
2021/03/23 10:08
阅读数 4.9W

【创造者说】 

Created in the name of FOSS.


自述 | 温铭

采访整理 | OSCHINA 一君

为了做一个开源项目,专门成立一家公司,听起来像是一场豪赌。

2019 年 4 月,昔日同在 360 工作的程序员温铭和王院生决定开始写一个 API 网关软件。于是他们一起创办了支流科技,之后花了两个月写出 APISIX 并在同年 6 月开源。

现在,Apache APISIX 社区维持着高活跃度,主项目代码贡献者已接近 160 人。另一方面,2021 年 3 月 23 日,支流科技宣布完成由顺为资本领投、真格基金跟投的 A 轮数百万美元融资,加速发展。

“你可以认为我们是由商业公司赞助的一群开发者在维护社区,同时这个社区是开放的。”虽然项目和公司同时启动,但温铭一直不认为他们是在以公司为主体去运营开源社区,而是由开放社区在主导。

温铭和王院生都自称是“理想主义青年”,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开源的道路。2019 年 10 月,APISIX 被捐赠给 ASF,九个月之后毕业并晋升顶级项目,成为 ASF 孵化时间最短的项目。在 ASF 的这段经历,也让温铭看到了 APISIX 未来更多可能性。

为何要做开源,社区能带来什么,商业化还有多远?为进一步了解这家开源创企,OSCHINA 邀请温铭讲述 APISIX 和支流科技发展的故事。

去年,OSCHINA 也曾采访王院生,请他介绍 APISIX 的技术特性,点击回顾

2019 年 Apache 中国路演,Apache APISIX 的 logo 第一次在印刷品上出现

起步

“APISIX 和支流科技公司在同一时间出现”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很多 Apache 的项目,一般是先捐给 Apache,孵化成顶级项目,原始团队觉得有机会再出来创业,创业之前一般已经拿到一笔投资,这是最稳也是大部分项目走的道路,比如 Kafka。

但 APISIX 不一样,APISIX 没有大公司资源,没有背景,我们去做 APISIX 的时候,先是觉得,要在云原生里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当时就两个人,我和院生,选了网关方向,觉得有比较大的机会,就成立了公司,先写代码,再把它推到 ASF 孵化毕业。我们和其他的路径不太一样,成立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做 APISIX 的商业化。

一开始挺艰难的,从 2019 年 4 月份,到 2020 年 4 月份,一年的时间,不管是融资还是写代码,都经历了很多苦难。因为那时资本也是寒冬期,也没什么投资人会去看基础软件、开源软件。从技术角度来说,我们觉得我们会比一些国外同类产品有很多优势,但其实我们落后了很长时间。因为他们一般从 2014、2015 年就开始做了,我们落后了三四年的时间。

但我们觉得这可能是个好事,起步时就遇到很多困难,让我们知道创业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和院生都是做了十多年的技术,之前没有从零去打造过一个产品,也没有经历融资、开公司这样的过程。起步难不会让我们飘起来。

我和院生两个人比较理想化一点,当时也没觉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去做这些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一年挣多少钱更开心一些。

院生的例子可能比我更典型,出来创业之前他在前公司带一个团队,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后面等公司上市可能比创业赚的多,也没这么折腾,但是院生创业一年还欠了外债。我觉得压力是比较大的,如果没有一点理想很难坚持下来。

温铭(右)和王院生(左)合影:天使轮到账后的第一件事儿,换个有窗户的办公室,终于知道外面是下雨还是晴天。

社区是杠杆

关于外界评价“APISIX 发展很快”这一点,和最开始有没有想清楚路径有关系,我们最开始做的时候就想把它捐给某个基金会,目标是做成一个全球化的开源项目。

2016 年,我在 360 的时候组建了开源委员会,当时有一个圆桌访谈,和 ASF、开源社的人聊,他们提到 Apache Way——社区大于代码。

我当时对这句话持怀疑态度,因为我是一个开发者,做了十多年开发。我觉得一个软件,大家认同它,使用广泛,最根本的原因是代码写的好,比如大家用 Redis,Nginx,代码非常优雅。

作为开发来说,代码写的好不好,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社区做的好不好,很难有评判标准,所以我当时就有点虚,觉得代码这种硬核实力肯定比社区文化更有生命力。

2019 年,在 APISIX 捐给 ASF 孵化的半年多时间里,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社区大于代码,社区是最重要的。

一个开源项目创始人能力再强,也只能接触到某一两个行业,场景是有限的。像 Apache APISIX,现在的用户有金融,有物联网、有在线教育、有公有云,甚至还有像 NASA 这样的航天企业用户。我和院生两个人代码写得再好,技术水平再好,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代码是怎么用的。没有场景,就没有办法把项目做好。

所以对于基础的开源软件,尤其是基础中间件、数据库来说,一般是所有行业、所有公司都要使用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场景很难做好。这个里边,代码反而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你要把软件做成全球通用项目,需要更多的开发者和工程师加入。但从技术角度来说,一个人的知识盲区太多了。

还有一个角度,是从社区里面大家可以更广泛参与到开源项目里来,提更多的意见。就像 APISIX,有很多社区的贡献者会自发帮我们做市场推广,去研究我们的代码,做贡献……所以我觉得社区是一个很强的杠杆的力量。

可以举一个例子,刚进入 ASF 的时候,我们在线下搞了一个 meetup。介绍时,院生给自己写的是 Apache APISIX 的主要贡献者。这句话听上去是没有毛病的,确实大部分代码是他写。但是在孵化器里面,我们导师是澳大利亚人,他看了之后说,主要贡献者的说法在 ASF 里面是不能被接受的,因为所有贡献者都是平等的,主要贡献者的说法,隐含的意思是其他贡献者都是次要的,这个是不对的,我们欢迎一切的贡献者,代码、文档、布道师的贡献……

当时这个事情对院生触动比较大,对我触动也比较大,我们觉得这是真的,在社区里面,大家都是平等的。

温铭(左)和 Apache 孵化器主席 Justin(右)的合影

ASF 对 APISIX 另一个触动比较大的是,可以通过开源社区去认识到非常不同的、颠覆之前理解的一些事情。

在我们最原始的理解里面,认为 APISIX 就是给高流量互联网公司使用的,对于其他行业、其他场景适用面没有那么广。但是我们发现,NASA、中国航信、航天智云等航天行业都在使用 Apache APISIX,欧洲数字工厂 European Connected Factory Platform 使用 APISIX 处理制造业的数据,特斯联会用 APISIX 处理一些 IoT 设备的流量,甚至还有一些我们之前没听说过的行业也在用 APISIX。

作为一个开源项目,规划的路线图是朝一个方向,但社区会告诉你,不止是这个方向,还有非常多可能性。所以,Apache APISIX 的开源项目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路线图,明年要做成什么样子,而是通过社区的快速演进,大家一起添砖加瓦,把 Apache APISIX 变得更好。

商业化

支流科技已经有了一些付费客户,其中有几家世界 500 强企业,还有准备 IPO 的公司。

我们希望从用户那里知道,哪些东西是用户愿意去买单的。一个开源用户和愿意为此付费的用户侧重点不一样,后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可以反哺我们的开源项目。

像吉利汽车这样的企业客户,就反哺了 Apache APISIX 很多功能,让我们能够更好的支撑制造行业和大集团的需求。

对开源项目而言,和其他 ToB 销售最大的不一样是,用户会主动来找你,而且找你的时候对你的产品其实有比较多的了解。这时候的销售,不仅是传统意义的卖产品,更是深入了解用户底层需求、提升产品竞争力的最佳途径。

支流科技部分员工在珠海办公室的合照

我们商业公司的定位就是,希望快速安全地处理对用户有价值的、关键的应用和数据。

关于产品和商业逻辑,最基础的,站在用户的角度,最大的痛点是什么?我觉得一是产品的快速迭代和交付,二是数字化转型。

从技术角度来看,云原生里面的很多组件,包括网关、微服务、k8s、服务网格,这些关键的组件本质都是为了让产品可以快速迭代,可以快速发现异常,并通过弹性伸缩来保障业务的高可用。

从产业的角度来看,比如汽车制造算是比较传统的行业,但是也面临很多竞争,像智能化,自动驾驶……这些其实在颠覆传统行业里的东西,或者说在改变汽车行业,汽车不再是一次性交付的产品,而是变成需要迭代和互动的产品。

这些底层的逻辑是,企业都在做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转型离不开云原生、微服务这样一些能够让产品快速迭代的架构的变迁、APISIX 又能够在云原生里去更好的交付应用,这是我们从开源到数字化的一套逻辑。

从项目到商业产品,再到交付给用户的解决方案,每一步都有 gap,每一步都有不同的侧重点。但对开源创业公司来说,社区和开源项目是最重要的,商业化的基石是开源项目和社区。

最好的时代

中国现在没有一个从创办到 IPO 的开源创业公司,大部分处在 A 轮融资前后的状态,所以其实很难评估中国开源创企需要多长时间成为独角兽,这不仅取决于开源项目自身的发展,还取决于中国的环境、中国企业的采购习惯等等。

我们可以看下美国,如 MongoDB,Elasticsearch,Confluent 等,都是在四五年左右才会有一个比较快速的收入增长。

现在包括美国的很多开源公司已经 IPO,中国创业公司发展的也都还不错,已经证明了这样一条路是能够带给商业回报的,基本上没有人再质疑一个基础软件开源公司能不能发展起来。

现在是程序员创业最好的时代。就算不创业,在大公司呆着,很少有哪个行业像程序员有这么高的回报。如果你有能力去做一些事,去加入一家创业公司,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点。

中国现在有 20 家左右的开源创业公司,大多都已处在 A 轮的阶段。toB 的公司又很难挂掉,毕竟有企业用户在,有需求在,都有做大的可能性,所以说现在是技术人员自己创业,或者加入创业公司非常好的时间点。

以前大家觉得程序员创业是有很多瓶颈的,因为程序员创业做 C 端的产品,很少有产品、运营上的思维把这件事做起来。做 B 端产品又要有很强的销售能力,但很多程序员不懂市场销售。我觉得在中国做底层开源软件,销售产品的能力也很重要,但是早期技术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觉得对于工程师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当然也是很好的阶段。

支流科技的创始团队来自奇安信、有赞、思必驰、滴滴等互联网公司,都是 Apache APISIX 的 committer,都对开源有着很高的热情而聚集在一起。在完成了几轮融资之后,我们正在扩大团队,包括市场、交付、运营、开发等,欢迎大家加入。

我们是一个远程团队,这也是比较有意思的。通过 GitHub, Slack, Gmail,Notion 这些远程工具把大家连接起来。我们不关心你到底在哪上班,在家、在咖啡厅,或者是旅行途中,我们只看产出。

对于技术密集的公司来说,我们要的不是流水线的工人,我们要的是很好状态下的高效率产出。更重要的是,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已经走在行业最前面了,不是在抄别人的东西,而是需要创造性地想到一些东西,这些创造性的东西在身心疲惫的时候是产出不了的。

虽然我们是远程工作,但大家也都是有情感的。我们现在的同事分布在六个城市,在珠三角和长三角。每个月会有一周的时间,大家聚在一个城市,一起吃饭聊天,增进感情。

Apache APISIX 的第一次北京 committer 聚会


【创造者说】

OSCHINA 推出全新开源创企访谈栏目【创造者说】。

开源社区需要创造者,他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由个人组成的公司。开源软件发展 20 余年,来自公司的开源贡献者已经成为中坚力量,更是有一批公司围绕开源软件而创办。本栏目将聚焦开源创企和他们的创始人,探讨当下的开源现状,分享开源商业故事,为开源社区添砖加瓦。

创造者说专栏面向所有开源创企,欢迎填写下方问卷,向我们推荐那些有创造力的公司:

https://www.wjx.cn/vj/P2FFev2.aspx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作者的其它热门文章

打赏
12
16 收藏
分享
打赏
10 评论
16 收藏
12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