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从互联网到区块链

2019/04/10 10:10
阅读数 7

2011年百度某峰会,李彦宏首次提出”互联网思维“,从此这个词在商业大地光芒闪耀。也是从那个时间开始,互联网产业迎来了盛大的发展周期。人类社会的发展总是伴随着一轮又一轮的周期,从前市场的宠儿例如能源、制造、基建、金融、通信、甚至是软件,在互联网蓬勃发展以后,他们都被贴上了“传统”的前缀同时都在几年的时间里完成了深度的互联网改造。“站在巨人的肩上”无疑是高效的经济发展模式。经历了10年充分商业竞争的发展,肩负着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互联网产业也迎来了瓶颈期。谁能够在未来站在互联网的肩上呢?区块链脱颖而出,不同于大数据、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它不仅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可以与互联网同等级的商业思维。区块链思维可以有效指导未来的商业走向,带动新一轮发展周期,影响我们的工作与生活的方式。

去中心思维

如果你现在翻看一下手机,会发现上面已经安装了很多APP,这些APP在不同产业里延伸着互联网思维。例如:大众点评、滴滴打车、摩拜单车、E代驾。我们会发现一些规律,他们都包括平台提供者、服务提供者、服务消费者三个角色。平台负责提供商业活动的场地,维护服务的可用性,交易担保服务。

服务者提供服务并赚取佣金,消费者付费享受服务,平台抽取消费者付出的服务费的一部分作为建设费用。这是互联网思维下的新商业模式,要比传统行业更加高效。然而,随着平台规模的增大,有两个问题无法完美解决:

  1. 大平台都是股市明星,必然要承担巨大的投资人压力,所以要在提供平台的同时扩大盈利能力。
  2. 第二、大平台用户众多,纠纷也很多,必然会承担很大一部分的投诉和判决,在平台范围内,平台具备“执法权”。

第一个问题,我们要知道平台本身是不具备生产能力的,GDP来自于服务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交易。平台要想扩大盈利能力,第一个能想到的手段就是提高消费价格,同时压低服务者的佣金,赚取巨额差价。或者将服务者变成平台的付费会员,让服务者不得不付费“享受”某种平台提供的增值服务,否则就剪掉与消费者建立交易的渠道。这些手段本质上都站在了健康经济形态的背面。遭受影响的服务者和消费者都在受平台压迫,没有话语权。这就是中心化的弊端。

第二个问题,大平台环境中涉及到某些国家法律无法详细覆盖的领域,执法权就变向赋予了大平台自身。相对于国家法律的公平公正程度,平台的执法更多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的,惩罚在所难免,这就造成对于普通用户的不公正对待问题,也就破坏了交易本身。

交易是经济的根本,互联网思维在发展阶段有效地促进了市场交易的量价齐升,然而在瓶颈期的今天,大平台的种种作为已经开始伤害到交易,也就伤害到了经济的根本。说回这两个问题本质,大平台也是这种商业模式下的俘虏。大平台内部只是想赚长治久安的建设费而已,并不想做出杀鸡取卵的行为,更不想承担投融资风险,以及负责执法权。

去信任思维

我们分析了经济的根本是交易,一切促进交易进行的思维都是好思维,反过来一切伤害交易进行的思维都是坏思维或者过时的思维。信息闭塞的年代,交易双方建立可信交易渠道是漫长的,双方必须是多年打交道的伙伴,甚至整个商业闭环可见的都是熟人。互联网思维诞生的大平台,解决了陌生人之间的交易信任问题,例如电商的支付宝,最早就是作为可信中心担保卖家和买家的信用问题而存在的。

熟人社会建立信任的方法是低效的,我可能要了解交易方的一切:家庭住址、家庭成员、性格脾气、发生过什么故事,由此单方面判断交易对象的人品和能力。这种方式建立的信任看上去很结实但其实是非常不可靠的,而且建立过程的成本是巨大的。在互联网中心的今天,本质上并没有解决传统的信任建立方式。作为中心,它的系统复杂度很高,同时,还衍生了很多中心化的弊端。区块链的去信任思维就是一种新型的理念,在大数据的支持下,所有的参与者都可以将资产数字化,通过不可篡改公开透明的数据,建立信任模型。通过这个信任模型,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建立是高效的。由于区块链的分布式特性,所有的参与者同时又是见证者,因此交易行为并不需要任何担保的角色。随着数据的增加,分析算法的能力提升,陌生人的支付能力是可靠的。因此在未来,社会上的坏账、三角债、骗贷等经济问题都会成为上个时代的产物。交易双方只要集中处理交易本身而不用分配精力去处理信任的问题,这就是去信任思维。这种思维会极大提高交易的健康度,改变经济体的面貌,焕发出新的活力。

博弈论思维

没有任何第三方参与,当甲乙双方发生交易的时候,如何才能尽可能的保障交易的健康呢?答案就是让甲乙双方都真切地希望交易健康,它就可以健康,因为没有其他人能够影响这笔交易。举个例子,甲乙双方签订一个智能合约,合约内容为甲乙建立买卖交易,如果一段时间内甲未履约,乙也未履约,则两人的交易失败;如果一段时间内甲未履约,乙履约,则交易失败,且甲支付双倍交易额给乙方;如果一段时间内甲履约,乙未履约,则交易失败,且乙支付双倍交易额给甲方;如果甲乙均履约,则交易成功。通过表格来展现一下判定矩阵。

甲履约 甲不履约
乙履约 交易达成 交易失败,甲支付双倍交易额给乙方
乙不履约 交易失败,乙支付双倍交易额给甲方 交易失败

甲乙签订这个合约以后,从博弈论角度来看,甲乙双方的最佳策略都是自己履约。因为如果甲方不想履行合约,他只有让乙方也不履行才可以免责,但是这是在去信任环境下,两方只有这份合约是公开的,甲方不能确认乙方是否真的不履行,哪怕乙方口头答应了,但乙方仍可能为了得到2倍的收益而偷偷履行合约。反之甲方也是如此,这就是博弈论,这份合约是不需要第三方担保的,且签订的甲乙双方的最佳策略都是自己履约。

区块链能够实现博弈论思维,是基于他对于参与者的资产上链的可信度,也就是说任何区块链的参与者的账户中的资产都是真实有效的,智能合约的签订需要检查双方的赔付能力。一旦合约签订成功,赔付能力会被合约冻结直到有效期结束。

从博弈论思维角度来思考,区块链的安全性也得到了有效解决,因为基于共识算法的分布式系统,黑客如果想入侵基础设施,必须黑掉2/3以上的出块节点,这是不可思议的,因此他只能掌握同等算力,而达到这个算力所花费的成本早已超过了他修改账本的收益。

建设费思维

公网的区块链产品都会给记账者激励。从全民记账到超级节点记账,仿佛区块链又回到了中心化。前面提到了抛开商业模式的俘虏,大平台也想赚长治久安的建设费。超级节点有着更好的硬件能力,所以从记账能力方面,它更加适合去做这方面的工作,拥有了记账能力并不代表是中心,因为拥有记账能力的超级节点可能有100个。我们熟悉共识算法,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如果一个超级节点想像现在互联网中心那样随意偷偷篡改某个参数、某个活动等等,它需要联合至少2/3以上的超级节点的认同,这无疑是非常难的。要修改只能是光明正大的,全网通知的去做正规流程的修改,可以联合前面的博弈论思维,每个超级节点的最佳策略就是好好记账,赚记账费。从这个角度来看,超级节点的工作领域应该完全与业务解耦,它做的工作是一种基础设施的维护性工作,并不会参与业务内容。因此它赚到的建设费是符合市场规律的,只要保持硬件运维能力,该超级节点的建设费也是可以长治久安的。

原文出处:https://www.cnblogs.com/Evsward/p/blockchainthinking.html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