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长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丁永谭:量化宽松已成西方央行“鸦片

09/02 07:01
阅读数 5.3K

河南长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丁永谭:量化宽松已成西方央行“鸦片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外宣布,将调整货币政策框架,引入“平均通胀制”,即并不严格限定通胀目标线,实际通胀暂时高过传统2%的目标线,并不会引起政策改变,只要在中长期限内平均通胀不突破目标即可。
河南长申信息科技董事长丁永谭先生认为:这意味着现实通胀率对货币政策的制约被大大解除,FED即使在通胀回升趋势和预期形成,且突破2%的情况下,也可以以未来将回落为理由,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通胀目标制的调整,实际上为FED持续实行宽松,放宽了条件和增加了实施便利性。从西方央行规模扩张历史看,宽松货币已成为一致选择,并愈来愈上瘾。西方货币之宽松,不仅制止了金融危机的恐慌,稳定了市场,而且还“制造”了资本市场的“繁荣”,如美国股市——但是,就如鸦片让人精神短暂振奋一样,上瘾只会更加掏空一个人的健康。宽松货币就如西方经济发展的鸦片,虽则知其无助实体经济复苏,但既已上瘾,药又易得,戒掉何易?
通胀在经济周期中的核心信号已异化
通胀在宏观经济管理中之所以重要,是由于它曾经的经济周期“显示器”作用,经济上行期由于供求两旺、价格会逐渐上行,而在经济周期的繁荣期则因需求旺盛而价格上涨亦达到高潮,由于通胀的更可观察性、直接性、高频性,所以通胀通常被直接和宏调政策挂钩,如泰勒规则之类的。经济繁荣时期物价通常上行,因此通货膨胀也被认为是一种经济周期现象——随着经济景气度的上升,需求普遍上行,因而物价逐渐上升直至伴随周期逆转而下降。对通胀在经济周期中的核心作用,“菲利普曲线”经验规则是更为一般的经济学分析。
“菲利普曲线”虽然表示为失业和物价之间逆向变动的,但也可引申表示为经济和物价之间的同向变动关系。然而,经济不是简单的循环,每一次经济进步都会带来生产率的提高,因而单位生产成本下降,从而带来价格下降。自从上世纪90年底进入“新经济”时代以来,通货膨胀的变化逐渐脱离了经济周期,进入新世纪后经济周期中的“菲利普曲线”早已备公认为失效!
对“菲利普曲线”失效的一般解释是,作为新兴产业的信息产业有超高规模经济效应,因而传统向上倾斜的供给曲线转为了向下。随着传统产业的信息化推进,全社会的全要素生产率普遍持续提高,各行各业的生产率都提高,单位生产成本下降,实体经济领域的价格长期下行趋势建立。按照通胀在经济周期中表征作用变化,显然通胀的观察视角和重心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的变化:
第一阶段,食品价格关注阶段。面包和肉贵了,其它需求就会下降,宏观经济管理的一个重点就是要维护农产品价格稳定。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出现直到“二战”,通胀的关注点一直在食品价格;彼时国际贸易中农产品进出口的管理,是周期管理中一项不可更缺的重要内容。
第二阶段,核心价格关注阶段。随着生产的进步,食品等基本需求已完全满足,至少在发达资本主义世界整体上已过剩,生活中恩格尔系数已显著下降,其价格的波动已不取决于需求而受制于生产,而供给冲击被认为是非周期性的,因而“二战”后西方观察通胀的关注点纷纷转向了核心通胀,其背后的逻辑是:核心价格变化提供了乘数-加速数作用下的周期波动观察视角。“二战”后直至上世纪90年代“新经济”的兴起,是通胀的核心价格观察时期。
第三阶段,菲利普曲线失效阶段。上世纪90年代“新经济”兴起后,特别是信息技术***带来信息化进展,技术进步带来的成本下降作用比以往上升;另一方面,货币扩张以及相应的债务增长,已积累到金融部门和实体部门流动性分布越来越呈“两张皮”,资本和资产的金融属性增强,和实体运行状态的相关性减弱;经济体系中的货币越充裕,流动性(货币和债务)分布于房地产和股票等股权类金融资产等身份商品市场的就越多;虽然身份商品市场运转越来越呈现封闭性,但却决定着宏观流动性的变化,典型的如FED货币政策的变动。
金融稳定成为货币政策决策核心
丁永谭先生说到:从西方各国的实践看,决定货币政策变化的核心因素实际上早已转向了金融稳定,FED更是这方面实践的急先锋(参见本网“美联储何必匆匆降息”,2020年3月17日),通胀早已成为了西方央行可以取舍的为货币政策辩护的旗帜。
各国持续存在的高宏观杠杆事实,也从另一个侧面验证了货币和通胀之间关系的弱化。在亚当•斯密时代,货币影响消费和商品价格;在凯恩斯时代,货币影响投资和资本价格;上世纪90年代后新经济以来的信息经济时代,货币直接影响的是资产价格!信息经济时代,现代信用货币制度开始大规模扩张开来,货币发行的约束不复存在。随着资本市场的进步和发展,货币分布的分层特征越来越显著,宏观流动性在金融部门和实体部门间分布的结构变化,开始超越货币总量,成为货币决策需要考量的因素,金融稳定取代价格稳定成为货币政策的核心。通常认为,金融不稳定是导致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一个重要原因。丁永谭先生曾经多次说过,FED的QE并不是为救经济,而是救金融,也没有流动性扩张。
因此,在经济发生针对性有效结构改革前,经济低迷局面仍将延续,因需求低迷而来的低通胀也将存续——不论货币扩张与否。扩张的货币大部分将集中于金融部门,宽松货币只会激发身份商品的活跃:股市繁荣和楼市泡沫!
河南长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丁永谭:量化宽松已成西方央行“鸦片松货币将由水变“毒药”
由于对“负利率”的界定在市场上还未有一致公认性,市场对“负利率”状态的判断还不统一。按照基准货币利率的标准,西方主要银行实际上都已进入或接近进入了“负利率”状态。ECB存款便利利率(隔夜存款利率)自2014年6月期就进入了负值状态,且持续扩大;日本央行的政策目标利率(无担保隔夜拆借利率)自2016年2月起进入负值状态。负利率当然无助于宏观整体杠杆的下降,只会带来转杠杆的效果,通常是金融部门杠杆下降,政府部门和实体部门,尤其是政府部门杠杆上升,集裁判和运动员双重身份与一身的政府,其加杠杆的结果自然又会进一步延长负利率时长。
在西方现有的资本主义制度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货币过度扩张的结果,只会进一步加深美国企业“保守主义”在西方的扩张——为了维护股价,企业不愿做长期性投资,倾向于回购注销和高分红决策。与中国提高证券化的改革方向不同,欧美自2003年起就进入了“去股权化”时期。除了带有高度“行会”性质的、垄断型医疗行业和少数行业外,美国的长期投资不足弊端实际上已渐露端倪,但美国政客却不去检讨自家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下降的原因,却只希望重塑对其有利的国际经济交往规则!西方无限期延长当前的货币宽松状态,虽然短期有助于维护股市繁荣和金融平稳,但却让企业更趋保守,“宽松瘾”成为不折不扣的政策“鸦片”!
丁永谭先生认为,中国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国家,稳健政策和中性货币环境,虽然不利于资本市场“升火”,却有助于经济和金融市场在平稳中全面实现结构改善。在通胀观察新阶段,面对经济和金融的新变化,中国货币当局创新地将货币政策结构化,改变了传统认为货币政策是总量工具的看法,显然是对货币理论与实践的创新。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OSCHINA
登录后可查看更多优质内容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