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人传人“延误十多天原因分析与建言

2019/04/10 10:10
阅读数 53

新冠肺炎人传人延误根源求证与建言

2019年底以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从武汉开始在中国大地肆虐,从11月有零星病例到2020年1月14号,官方一直宣称没有发现人传人;钟南山院士去武汉调研后,2020年1月20号宣布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开启最严格的隔离措施。1月23号武汉封城,但是已经贻误战机,适逢春节返乡潮,已经有五百万人从武汉去往全国各地。

1月30号网上疯传一些文章“我已经出离愤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谁耽误了武汉?浙江大学专家找到了线索~”,根据国际疾控中心在NEJM发表的论文,将 延误公开人传人导致疫情扩散归罪于国家疾控中心/武汉疾控为了和武汉本地其他研究机构抢,先发论文、瞒报真相。 关键证据是一张图,这位老师质疑的中心思想我加在图上了,红字表示。 疾控中心论文数据

看了之后觉得事发蹊跷,我虽然不是医学出身,但是也能做一些医学专业之外的如信息方面的推理挖掘,一个大国的国家级部门,在国家机器运转并没有瘫痪时,不太可能为了发表论文而把 疾控职责、疫情人命抛之脑后,延后十几天才公布。进而继续尝试做了一点分析和调查,尝试求证为什么“新冠肺炎NEJM论文”数据很明显人传染,但中国1月20号才宣布“人传人“。 目前尚在疫情中,更多事实后续会公开,也欢迎各位进行更多讨论。

逐步查阅公开的原始数据

”武汉肺炎不会人传人“的信息最早来源于这个2019年12月31号《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http://wjw.hubei.gov.cn/fbjd/dtyw/201912/t20191231_1822343.shtml 其中共27例发热,没有办法确诊是否是新型冠状病毒。

1月12号世卫组织给致病病毒命名为”2019-nCoV“,这背后是中国研究人员的共线,不断检测和公开共享了病毒基因序列,后续制作基因检测试剂盒,也是在这个基础之上的。

进一步调查,发现截止到2020年1月10号24点,确诊的病例只有41个! 确诊方法是”病原核酸检测“,虽然当时应该还没有网上所讲的三家公司生产的检测试剂盒,工业体系的响应确实没那么快。核酸检测方法应该是无误的。 消息来源是卫健委官方消息。 http://wjw.hubei.gov.cn/fbjd/dtyw/202001/t20200111_1910442.shtml

而从上图信息,结合论文表述,截止到1月10号实际发病人数是220+人,也就是说发病到医院后没足够资源诊断和确诊或分析。这就是 NEJM论文数据中1月1号后发病患者病毒人传人比例显著增高,但中国1月20号才宣布“人传人、要隔离”的原因。

再看1月10号确诊41例,意味着什么:

从柱状图分布看发病患者,截止到12月29日,正好是41人,和1月10号确诊41人基本对应,也就是说 发病就医、诊治、检测、研判、治疗,观察,大数据归集,分析,决策,全流程延迟约12天, 这还是从12月早期病毒就“打过招呼”的情况下,致病源以及基因序列开始检测情况下。 而1月20号钟南山院士宣布“人传人”的时间点,也只能看到1月8号的检测和分析数据,也即对应到1月8号的显著峰值;传染病防控全流程体系性的延迟,才是本次行动步步赶不上疫情变化的根源。根据论文的倍增周期14天来看,防控体系延迟12天,造成额外人传人传播了约2轮。

如果是其他的未知烈性传染病,12天延迟这种级别后果不堪设想。 疾控中心论文数据区间

分析了这么些,一方面是为了解决微博微信谣言,避免更多亲朋好友朋友圈误信,丧失疫情信心和信任。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提出亟待建设的两个体系。

1.建立高效的信息化、智能化传染病防控体系。

能快速识别潜在传染病发散情况,通过医学和配套产业技术信息智能技术把全流程延迟降到十分之一,并进行智能化的传染病大数据归集分析决策。

分析这个不必为了找出某一个罪人杀了泄愤,更多为了基于最原始数据,从客观角度还原当时情况,看疾控哪些环节低效,该怎么改进,然后才是看哪些责任人分内事没做好,甚至延误,瞒报,使其心服口服,承担责任!

1月10号才对四十例患者进行了核酸检测来确诊,这体现出的是医学和相关产业界配合效率的问题, 第二2小时上报国家疾控系统对未知的新病,未有效果,这个电子化上报是远远不够的。 武汉市从最前端就医就资源不足,预案不够,因为不是不是医学人,不太了解中间还有哪些医疗流程,行政流程延误, 到后面的步骤应该还有大数据归集、分析、决策,这个步骤目前是靠人工而非智能化平台,又会消耗几天时间,电子化上报只是一个最基本的局部环节要求,目前看不足以解决全局问题。 最终造成整个流程延迟达到十几天。所以需要提升的是各个环节的效率,建立医学和产业界高效配合、智能化防控决策体系,力争将全流程延迟降到十分之一。

想起来美军在中东的大数据情报系统,从各种微小事件发生,可能是某个反美军事领导人的家眷去了一趟银行,到建立全局关联性,再到系统决策抓住战机,是准实时的,情报网延伸到哪里,美军就可以在哪里定点清除反美领袖人物。

医学和生物技术我虽然不了解,也知道这个无法改造为纯数字化的,即使不做到准实时,如果全流程延迟降到一两天,可想而知,在2020年1月4号左右就能明确判断出疫情人传人了。疫情甚至不会扩散出武汉市。

2.建立传染病因地施策全国统一平台

这一条也是有感于1月24、 25(除夕、初一)两天在家乡看到防治行动前松后紧、五花八门而发;1月23-24号,家乡大部分地方并没有严阵以待,不同年龄、工作地方、性格、文化水平的人对疫情的态度千差万别,因为没有当地官方告示的该怎么行动,可否逛街?可否走亲访友、可否允许武汉车辆人员进入本村?

并不是说当地各级官员不重视,而是因为1月20日最顶级的专家才意识到疫情严重性,传递到决策层再按照、国家、省、地市、县市、乡镇、村庄一级级传达和制定应对方法,到24号根本就来不及层层开会、传达和制定行为准则。

病毒没有层级制度,也不会事先通知。25号晚上时老家各个微信群疯传,发现一例从武汉进货回乡人员确诊新型肺炎,26号晚上开始大部分人突然惊心起来,部分社区禁止鄂A车辆进入,乡镇村庄用挖土机堆土阻塞乡村道路。大家的行动并不是在家隔离,而是突然自发或半自发地用力过猛,连正常生活的道路都被一刀切、封闭了。而此时春节走亲访友已经多少进行了2天了。 截止到1月31号,河南周口确诊病例是36人。及时公开患者情况和行程这一点做的很好,让本地区居民及时核对、减少恐慌。

这不是一市一地存在的问题,而是我们的树状组织制度赶不上病毒网络化传播的问题。

疫情信息公开做的最早和最好的当属丁香医生https://3g.dxy.cn/newh5/view/pneumonia?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我从2020年1月24号看到这个页面,全面整理了各省确诊疑似信息动态, 并提供了实时播报、辟谣、疾病知识。 但是只有信息公开对抗击疫情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行动指南,而且是因地施策深入社区、村镇指导每个人的行动指南,让全社会各个群体统一认识、根据当地实际情况采取本地化行动。

用网络化平台来传播行动指南,来应对网络化的病毒传播形态。

这一条在1月25号时已经提交到了国务院小程序的“疫情防控线索征集”工具上。

这两个体系如果能有所成效,一方面可以更好地提高解决当下肺炎疫情的效率, 更是为了应对以后的突发传染病; 另一方面,时代在变,技术在变,基于新形势,变传染病挑战为新时代机遇,可作世界表率!

刘 凯 2020年1月31号

原文出处:https://www.cnblogs.com/Deep-Learning/p/12245485.html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