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爽了!宅男醒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

10/19 10:15
阅读数 36

全世界只有3.14 % 的人关注了

爆炸吧知识

小编这两天看了一本关于数学家的故事后

开了一个脑洞:

如果把那些数学大神的故事写成爽文会是什么样?

以下内容,纯属娱乐和虚构。

前方高能预警

第一章 称王冠原来是这样的

“阿基米德,国王叫你呢!”

当陈吉德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前多了许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怎么回事?我不是在上自习课吗?睡了一觉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阿基米德?

在义务教育普及的中国,还有众多公众号的科普力度下,阿基米德名声很响亮。更何况陈吉德的专业就是学物理,这位大神就是他的祖师爷。

陈吉德用他名校物理系高材生的头脑思考了一下,确定自己这是穿越了。

而且自己现在不是别人,就是数学和物理的祖师爷级别的神人——阿基米德。

我的乖乖,这也太……

“阿基米德,在宫殿面见国王也如此失态,这就是你从亚历山大学成归来的成果吗?”

在前方,一位年轻英俊,面容俊美的男子,正用一种桀骜不驯的笑容,居高临下地看着陈吉德。

“不要这么说嘛,雷布恩阁下,您也知道,阿基米德先生乃是国王的姻亲,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也不是什么大错。对吗,阿基米德?”美男子旁边的一个瘦小男子阴阳怪气地说道。

宫殿内传出一阵窃窃私语和笑声。

陈吉德的大脑里,现在涌现出了很多属于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阿基米德的记忆。

原来,自己的祖师爷和书上说的一样,出身贵族,天资聪颖,跟叙拉古的国王还有血缘关系。妥妥的人生赢家,前阵子还在埃及的亚历山大城里读书,这两天是刚刚回来。

虽说是国王的亲戚,又是被钦点出去留学的天才少年,但是阿基米德的日子并不好过。

原因就是贵族和虎视眈眈的罗马。

古希腊的政治结构与中国不同,中国的贵族体系在秦始皇统一后就被打得稀碎,从此君权神授,王权独尊。

但是古代欧洲小国寡民,特别是在罗马成立共和国后,国王的威信不足。王族和贵族两大势力经常出现分庭抗礼的现象。

那个雷布恩就是叙拉古贵族的新贵和代表,跟阿基米德这个王族派当然也水火不容。

另外,已经建立共和国的罗马,也早就想制霸整个地中海了。叙拉古也早就是他们眼中的肥肉,据说不少叙拉古的贵族,和罗马元老院已经眉来眼去。

坐在王座上的国王希伦王,此时也忧心忡忡地看着阿基米德。

他原本以为把这个头脑聪明的“家里人”送去亚历山大深造,回来能做出点成绩,压制一下气焰嚣张的贵族派呢,没想到这第一次当众亮相就掉链子。

而且只是雷布恩在算了,今天在场的还有来自罗马的使者,阿基米德这个样子,不是在给叙拉古丢脸吗?

想到外有罗马的压力,内有贵族的胁迫,自己人又不争气,他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陈吉德想怎么办呢?自己刚刚穿越来,还不了解情况,既然别人说自己有错,那就有错吧。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道个歉就完事了。

“噢,对不起,尊贵的国王和雷布恩阁下,刚刚……是我失礼了。”

陈吉德心想还好自己平时在宿舍里看了不少欧美电影,还算知道他们平时的说话习惯,希望自己刚刚的回答没有露馅吧。

结果陈吉德这次的回应,又引来一波的偷笑。

雷布恩的嘴角上翘,很轻蔑地看了看陈吉德,心说:什么天才少年。原来他这么没有骨气,到底只是个书呆子,没什么了不起的。

他又看看叙拉古国王,觉得这个老糊涂,把希望都押在了阿基米德身上,真是太愚蠢了!

既然如此,我就让你更加绝望一点吧!

雷布恩故意抬高音量:“阿基米德,你是我们叙拉古的天才少年。听说你在亚历山大城里,很受器重,特别是卡农教授很喜欢你是吗?”

卡农就是大名鼎鼎的欧几里得——《几何原本》作者的得意门生。

陈吉德想了一下,点点头:“好像是有这么……啊,是的是的。卡农老师跟我关系,挺好的。”

“那好,既然如此,我就来考考你的智慧吧!”

雷布恩一挥手,两个仆人捧着一个王冠就进来了。

陈吉德一看:那个王冠不大,但却是通身金黄,一看就很……贵的样子。

“这是我为国王生日所打造的礼物,一顶纯金的王冠。”雷布恩坏笑道:“但是,有人透露给我说:负责打造的工匠并不诚实,可能在王冠里面掺了白银。”

“阿基米德,不切开它,用你的智慧,能够证明这顶王冠是不是纯金的吗?”

在场的人发出了一阵议论。

“不切开王冠,那还怎么验证啊?”

“就是亚里士多德,也做不到吧。”

“那就只有神才能做到了。”

“阿基米德那个样子,肯定不行!”

陈吉德的表情变了,嘴巴微微张开。

但不是因为为难,而是震惊。

慢着,这就是传说中阿基里德称王冠的故事?

但书上不是说这王冠是叙拉古国王希伦王给阿基米德出的难题吗?原来是这个叫雷布恩的家伙出的题吗?

还是自己穿越过来,历史也发生了些许变化呢?

“阿基米德,你也不用为难。”雷布恩以为陈吉德的沉默是因为害怕,于是洋洋得意地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好好想想怎么解题。”

“但如果想不出办法,那么,就请你承认自己其实是个蠢材,不是天才!”

希伦王皱眉:这个雷布恩,太过分了吧?

刚要出面训斥,但是一看身边罗马使者的眼神,他又怂了:看来罗马的人,也想看阿基米德出丑。

陈吉德的火气上来了:阿基米德是物理学神级人物,我的偶像,你这么说他?

而且现在自己夺舍了祖师爷的身体,怎么能给他蒙羞?

陈吉德不知道的是,在宫殿的另一侧,一群衣着光鲜,面容姣好,身材曼妙的女子,正在远处偷偷看着这一切。

“小姐啊,这个所谓的天才,也不过如此嘛。雷布恩摆明了就是刁难他,他居然还一声不吭。”

“就是,要在罗马,早就是男人间的决斗了。可见叙拉古的男人也就这样吧。”

“来之前还以为阿基米德多厉害,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几个来自罗马的贵族女子说完后笑成一片。

只有中间的那位,也是姿色最为动人的女子,始终一言不发,只是用她那美丽的眼睛,静静地盯着阿基米德。

陈吉德终于发话了:“雷布恩阁下,我有话说!”

“可以!你现在就认输的话也是可以的!”

雷布恩一脸的志在必得。

陈吉德——也就是此刻的阿基米德,环顾四周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用三天,我现在就能证明这王冠,是不是纯金的!”

众人沉默了:现在?难道阿基米德已经想到了办法,不会吧?

雷布恩问道:“阿基米德,你在说什么?”

陈吉德说道:“对,只是我还需要点道具。”

雷布恩说道:“不许用利器,不能切开王冠。”

这么点事,还用切开?陈吉德说道:“您放心,我不会切开它的。”

雷布恩又说道:“也不许损坏!一点痕迹都不能有!”

损坏了我是你孙子!陈吉德点头:“不会的,这是您送给国王的礼物,我怎么敢弄坏呢?”

“那你要什么道具?”

陈吉德伸出两根手指:“很简单,我要一盆清水。”

所有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一盆清水,怎么测王冠?

雷布恩憋住笑:这个阿基米德,怕不是个傻子,去亚历山大城其实是游山玩水去了吧?

只有陈吉德知道:接下来阿基米德的智慧,会让你们都怀疑人生的。

接着,一盆清水端了上来。

陈吉德心中只有一句话:都让开,爷我要开始装……不是,让你们看看知识的力量!

第二章 美女你谁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宫殿中间的那盆清水,还有阿基米德的身上,连严肃的侍卫们都忍不住想伸长脖子看看,这个刚刚还在打瞌睡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用清水来检测王冠。

“阿基米德,在开始之前,我想向你介绍一下,来自罗马的欧力克大使。”

雷布恩指了一下自己身边的那个瘦子,说道:“欧力克大使这次来,就是要来和我们叙拉古建立友好关系的,你可不要丢脸啊!不然的话,罗马人会说我们叙拉古吹牛骗人的!”

陈吉德心说你小子还真的够狠啊。

他虽然是理科生,但也记得历史课上说过:第一次布匿战争已经打了三十年,古罗马和古迦太基之间为了争夺地中海霸权,劳民伤财,搞得生灵涂炭。现在两国停战也没几年。

而阿基米德的家乡:叙拉古,作为夹在两大帝国中间的小国,地理位置却很重要,此次罗马来使,肯定是拉拢的。手段也是威逼加利诱。

还建立友好关系,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雷布恩刚刚的话一出来,自己万一失败了,那么罗马就有了压迫叙拉古的大义名分——你们的天才阿基米德浪得虚名,是在欺骗我们罗马帝国,还不赶紧俯首称臣?不然我打你了啊!

流氓逻辑,就是这么流氓不要脸。

但陈吉德说道:“好的,知道了。接下来,我要第二件道具。”

“说吧。”雷布恩大手一挥:“我都可以满足你!”

陈吉德都不看他,对着希伦王说道:“陛下,这个道具只有您给我,请陛下允许。”

希伦王的存在感突然增强,连他本人都很以外,连忙坐直了身子:“啊,你说吧,要什么?”

“我要一块黄金,而要和这个王冠一样重的黄金。”

雷布恩气坏了:身为贵族之首,怎么会连一块黄金都拿不出来?阿基米德越过自己跟国王要,明摆着就是为了给国王面子,而损了自己的面子!

好,我让你狂,一会儿你失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希伦王也很上道,知道自己这个亲戚在给自己排面,也是大手一挥:“好,来人啊,按阿基米德说的去做!”

没多久,一整块黄金也被拿了上来。

“阿基米德,你还要什么东西吗?”雷布恩高高在上地问道:“如果没有的话,可以开始了吗?”

“让我们看看,你是怎么用一盆水,一块黄金来检测王冠的吧!”

罗马使者笑道:“或许他是要用清水施魔法,让黄金之神告诉他答案吧?”

一句话,再次引起了哄堂大笑。

希伦王脸都红了:罗马这次来人,果然是不怀好意啊。阿基米德,只靠这些,又不能打开王冠,你怎么能够看出里面的黄金含量啊?

陈吉德歪嘴笑了笑:“哈哈哈哈,您说对了,我就是用这盆清水,来让黄金告诉我们答案!”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

“阿基米德,你不是还没睡醒吧?”

“让黄金开口说话?那你倒是来一个让我们瞧瞧啊!”

“我还以为他真的有什么办法,原来只是胡说八道!”

雷布恩觉得这个气氛很合适,很舒服!

其实雷布恩也是出身名门,脑子也聪明。但无奈阿基米德的光芒太闪耀了,他只能在阿基米德的阴影下长大。父母也总是拿阿基米德来当榜样。

本以为阿基米德在去了亚历山大城后,自己能够扬眉吐气了吧?结果阿基米德在那里得到著名学者卡农青睐的事传回了叙拉古,又是光耀门楣。他们这些贵族子弟又被打压,心里怎么能不气?

现在终于有机会,看阿基米德出丑了!

此时的陈吉德,则完全不慌,他举起了双手:“好了,大家安静,我要开始表演……

不是我要开始试验了!”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于是陈吉德先是把那一整块黄金都放进了装满水的水盆里。

黄金一进去,就溢出了一些水,弄得宫殿地砖上湿了一块。

陈吉德说道:“好!”

众人不解:他这是干嘛呢?

“大家看到了,当黄金放下去的时候,里面的水流了出来,大家想想这是为什么?”

雷布恩嗤之以鼻:“我的天才,你是当我们都傻子吗?黄金进去占了一部分的空间,原来的水当然要出去了!”

旁边的人也附和道:“是啊是啊,连小孩子都知道的事。”

陈吉德见对方上钩,便不动声色地说道:“对的,那是不是说明,排出去的水,和黄金本身的体积一样呢?”

雷布恩点头:“那是自然!”

“好!”陈吉德要的就是这句话:“所以,如果那顶王冠真的也是纯金打造,它放进去,流出去的水,也该和这金块一样多!”

雷布恩和罗马使者的脸色都变了。

陈吉德慢悠悠地说道:“好了,那我们来验证一下吧?”

接着,他让人把水灌满,地擦干净后又把王冠给放了进去。

这一次流出的水,明显就多了很多。

陈吉德说道:“流出的水比刚刚的黄金要多,足以说明,这顶王冠不是纯金的!里面有别的东西在!”

接着他环顾四周:“我话讲完,谁赞成,谁反对?”

他真的让黄金开口说话了!也真的用清水就把王冠掺假的问题说清楚了!

逻辑严密,无懈可击!

众人欢呼:“精彩!精彩!”

“妙啊!实在太妙了!”

“真不愧是阿基米德,我刚刚还说你可以的!”

“果然是天才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雷布恩的脸,涨的通红,而且还在咬牙。

但陈吉德没有放过他:“雷布恩阁下啊,现在看来,这王冠的造假还是很严重的呢。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阿基米德,你……”

雷布恩刚要发怒,陈吉德马上说道:“国王生日,你居然送这么不走心的东西!真是岂有此理!”

然后他又问罗马使者:“尊敬的使者阁下,假如你们的贵族,向你们执政官,元老院送这种东西,该当何罪?”

罗马使者被突如其来的一问给吓住了,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他咳嗽一声:“啊,这个嘛,当然是很失礼的了……”

雷布恩心里那个气啊,心说阿基米德,我迟早要你跪下来求饶!

以为对你的考验就这个吗?今天的屈辱我迟早要加倍奉还!

“阿基米德先生,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

此时,从宫殿的旁边,走出了一群女子。

为首的一个,金黄的长发,分成两边垂在两边的香肩,五官精致,尤其一双蓝宝石般的大眼睛,宛如有摄人心魄的魔力。

陈吉德倒吸一口气:就是21世纪的欧美女明星也不过如此吧?他所知道的国外美女比如奥黛丽赫本,斯嘉丽还有艾薇儿等等,这些丽人加起来,可能都没有眼前这位的十分之一!

而这个美女,此刻正在看着自己!

(未完不知道有没有续)

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在公众号中,回复“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