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4

2020/10/06 12:35
阅读数 21

我是如何通过测试思维诊断出来爸爸的病
2020年八月二十六,离职在家的我看着父亲被病魔无情的折磨而心生哀怨和痛楚。一方面哀怨目前的医疗体制似乎存在有些弊端,另一方面就是为父亲感到十分痛楚。家人有一个生病了,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全家人的心都跟随着都病了。(其他人并非真的生病)
父亲是疫情之前就生病了。大约是2019年9月28日。直到2020年9月15号才好。(尚未痊愈,正在调理)。目前的好转归功于我的三个推论。这三个推论是我一边问一边听父亲讲述生病之前,生病之后,临时好转这些过程中得出的结论。
期间,父亲经历了什么,我无法全部描述,只是量化的说,药吃了有几书包,针剂扎了好多次。
19年9月28日之前未感受异常。然后连续上了15天夜班,血压升高,此时头不晕,心里也不难受。(这是我关注的一个点)
父亲以为是高血压,去医院检查,测量了血压,拍了片子,然后吃了两个月中药,血压降下来了
20年1月18日,走路20分钟就会头晕。
20年2月3日,连续上夜班22天,血压高(这是我关注的一个点)
20年2月25日,吃中药一个月,血压下降了,压差较小。
20年3月1日,严重,头晕的严重,心里难受极了,晕的腿都不能走路。去医院检查,没有确定什么病。医生开了一堆药,活血化淤之类的,治疗心脏的,预防脑血栓的,还有降压片。这个阶段每隔几天就严重一次,然后挂急诊,再次一系列检查,然后开一系列吃不坏人,有不治病的药(因为没有确诊,医生是不会开其他有风险的药的)继续活血化淤。然后父亲每天就大把大把的吃药,然后想办法去各大医院检查。疫情期间,有的科室停了,有的还是草草结束战斗,然后开一些活血化淤的药等等。就是无法确诊什么病
20年4月28日,父亲眼看北京这边治疗效率低,未见明显改善,感觉马上就不能活了。家里疫情已经控制了,然后决定回家治疗。在考虑各种因素情况下,当时需要一个人带父亲回家。无奈之下,妹妹立即离职,在4月28日带父亲回家看病(我此时在北京隔离,弟弟在家,妈妈坐车等等都需要有人帮忙)回去的时候带着之前在北京拍的片子和药。 回家后立即住院,我大姑家的侄子在周口某家医院工作,然后住院等十分顺利,那边也立即组织了专家会诊,把之前从北京拍的片子都看了一边,给出一个结论:颈椎有毛病。当时也无法确诊头晕如何导致的。目前判断可能是颈椎和脑血管疾病导致。于是采用双管齐下的方式,输液(同时治疗颈椎和脑血管疾病)。一周后未见明显效果,于是决定对颈椎扎针,两周后。依然未痊愈。(扎针当时是好点,可是过一段时间,大约十多个小时吧,又是和之前一样了)老家有个老中医,行医多年,年事已高,每天仅看20位病人,拖我大姨家表姐给爸爸挂了号,父亲去看了,老中医说,我父亲没有其他病,是颈椎的病。说可以治疗,吃中药、针灸、牵引可治,多久能康复不可预估。父亲着急看病,又考虑到这边还要吃住,父亲北京的工作,妹妹工作的问题。父亲以为反正是颈椎病,一时半会儿要不了命,心里稍稍轻松一点,决定来北京治疗。
20年5月20日左右,回到北京。然后在北京a医院进行了扎针,去了b医院,该医院疼痛科因为疫情停下来了,然后去c医院扎针,扎了7针,无明显效果。父亲从他朋友那里得知湖北又个医生治疗颈椎特好,于是又让人家邮寄过来一下膏药和药,贴上之后,第一天未见明显效果,第二天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好转,不晕了。接着继续贴,又不行了,还是晕。(这是我关注的一个点)
20年6月25日左右,刚过去的一个月内有一天父亲看我妈跳广场舞,然后他也跟着蹦了一会儿,崩得满头大汗。结果那一天说巧不巧的好了,第二天又和之前一样了(这是我关注的一个点)
20年7月25日,之前几天是在c医院扎针未见明显效果,医生说也没有办法了。和我们合租房的是我家亲戚。(我妹妹嫁给他家儿子了)那天讲到我爸的病,吃完饭,闲聊时,我妈说想在家里找人看看(家里有坐禅的,给人看吉凶祸福疑难杂症),说话间,说巧不巧的,亲家说他三姐就是看这个的,天天去她家看病看灾的人络绎不绝。而且收费很低,仅20元钱。于是就给她打电话问一下,就告诉她我父亲的名字。然后她说给问问(她需要坐禅问神灵),没过几个小时,她打电话说了我父亲的病情:说父亲的病是两天好,两天歹,有时候难受的不能行,平常还想吵个人,腰疼了两年整,腰好了得的颈椎病,颈椎病没好有得个眩晕病,还说大医院去了四个整,就是治不了你的病。当时开的免提,我也在听,我们全惊呆了。然后告诉父亲一些话术,让父亲睡觉前向神祷告。说三天就好了。到了第二,父亲依然还是晕。第三天竟然奇迹般的好了,之后的几天和正常人一样。
之前答应说,只要病好了,每月初一十五烧香,等到九月九回家还愿。
20年8月28日,父亲和母亲因为有事回家了9天左右。
20年9月2日(七月十五)父亲和母亲去了我大姨家走亲戚,忘记了烧香祈祷。结果在下午三点多父亲心里开始难受了,头也晕。然后几天继续祈祷,轻微晕。
2020年9月6日到北京
2020年9月7日 7日至10日白班,无明显症状(这是我关注的一个点)
2020年9月11日。前几日,父亲不顾我的反对,让一个老家的专业治晕的医生给他开了一副汤药(配合鸽子熬汤)和一些治疗脑血管疾病的西药。11日到13日上夜班,(这是我关注的一个点)14日15日休息。11日晚,吃的西药,此时未加重病情。12日吃中药和西药,未心里难受,头轻微晕。13日至16日吃中药和西药,头晕日渐加重。17日出现恶心,不想吃饭,心里难受,头晕的厉害。
2020年9月18日,在我的劝阻下,停止吃其他药,仅吃降压药(降压片一直在吃)心里难受,头较晕
2020年9月19日 心里难受,较晕 下午六点又给坐禅的人打电话,她家男人接的电话,他推荐吃丹参滴丸试试,他说他有时候也心里难受,吃完药就好点了。于是我立即去买药,赶紧让父亲服下,一个半小时后,父亲心里没那么难受了,好多了。(这是我关注的一个点)还是头晕
2020年9月20日 依然头晕 心里不难受了 我和父亲聊天,详细的问了父亲的病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异常的和什么时候出现过短暂的好(现在正在写的这些东西)然后我给出推论是:
1 不要上夜班了,每次上完夜班都加重了病情
2 适当的运动,让脑袋感受到热气腾腾的感觉可以消除父亲的头晕
3 父亲肯定有颈椎病,还贴膏药,使用隔一天贴一次(之前是天天都贴,都起过敏了还在贴,不但没有效果,而且没有效果)。父亲可能有轻微的冠心病,到医院检查时当时没有症状检查不出来,吃完丹参滴丸后没多久就好了。以后没有犯过心里难受的病。
2020年9月21日至10月3日 我让父亲贴上之前的湖北弄的膏药,然后隔一天贴一次。父亲吃了那么久药,嘴唇都黑紫紫的,我让他每天喝袋纯牛奶(牛奶可以轻微的解毒)我让父亲每天晚上遛弯时都做几分钟我简化了的蛙跳动作。我们去附近的一片大空地上遛弯儿,我感觉自己又胖了,想要减脂练习,试着做蛙跳动作,跳了一会儿,气喘吁吁,父亲见我跳的如此开心,也跟着跳了几下,我怕他动作太猛闪了腰,于是我就简化了蛙跳动作,示范给父亲,把手背到后边,做好蛙跳姿势,把腿微曲,然后向前跳一点点距离。父亲跳了有三十多下,感觉微微出了汗。他突然说他头一点都不晕了。然后呼的一下就跑了起来,然后又呼的一下跑回来了。
之后的日子,心里没有再难受过,也没有明显的晕。他上班去了。接下来我就让父亲每天做一下颈椎牵引。希望尽快完全康复,不负众望。
我也终于放下心来,很幸运的找到了一个好工作。
我并非医生,仅一软件测试人员。文中提到的治疗方案仅适用我父亲本人,请勿模仿,且是本人无奈之举才自己给父亲想办法看病。请相信科学,相信正规的医生建议。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