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与空,“道”与“术”

2018/06/15 07:39
阅读数 3

 时与空

 时间和空间的命题,中国人早在西汉就已经论述过“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我们都是四维空间的生物,存在于三维空间沿时间轴线形流动的四维时空中,遵循四维时空的法则时间决定空间。任何行情的展开都需要时间,所以大作手杰西·利维摩尔说:“多年的华尔街经验和几百万美元的学费之后,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赚到大钱的诀窍不在于我怎么思考,而在于我能安坐不动。”宗源老师有一句话说得很深刻“空间演绎现象,时间推进本质”。行情时空的契合点叫做“机”,是最佳的出手机会,即中国人所谓的“见机行事”。时间到而空间不到易见停板,空间到而时间不到易见振荡和假突破。“时间换空间”和“空间换时间”是股市投资者总结的朴素的哲学,用在期货市场也必然有作用。

道与术

           我们研究期货的“道”,就是研究确定性的规律;而讲求“术”,则是讲求应对确定性规律的一些具体的操作方法。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在期货市场,道的存在源于亘古不变的人性,在期货这一特殊的市场存在不同的特征。

  “流出效应”使得投机市场中一赚二平七亏的状态不可改变。市场虽然是由人的参与形成的,但是反过来市场无论通过何种方式,都会在参与的人中造成一赚二平七亏的格局。

          承认了这一点,就明确了市场是活的,是一个自学习的生物体,无论场内的参与者学习能力多强,市场永远会领先一步。在这里,静止的“术”是会遭到淘汰的,“术”的使用仅仅限于某一个特定的时期才好用。如果仔细地回味市场,就可以发现,以2007年为分界线,之前与之后品种的趋势走势是不太相同的,不是由于市场参与者不同,而是市场参与者在不断学习并且改变,市场也随之而改变、发展和淘汰不同类型的投资者。

  然后,市场既然会最终驱逐大部分人,那么参与者普遍的人性在这个市场里是无法生存的,这一点又是确定的。什么是参与者普遍的人性?心理学的各项实验表明,盈利时大众会变成风险规避型,而亏损时会变成风险偏好型。表现在K线图上就是上涨放量,盈利的投资者不断换手;下跌缩量,被套的投资者极少认输。这样,市场为了驱逐投资大众,会在牛市表现出慢涨急跌,在熊市表现出慢跌急涨。

 

  正因为我们都是同样的人,一开始都会感觉盈利持仓亏损减仓的行为那么难塑造。所以投机大师才告诫我们“顺势而为”,这是基于“道”的真实理解。我们想象一个极端情况:市场的优胜劣汰使得几乎所有的振荡交易者都出局了,剩下趋势交易者和为数不多的振荡交易者在场内交易,几乎可以肯定地说,这些趋势交易者统统都会爆仓出局,剩下振荡交易者大赚特赚。这就是《道德经》所告诉我们的“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市场一方面是苛刻的,同时另一方面又是公平的,会不定期地“反哺”。趋势交易者和振荡交易者是相互依存的,处在对立中的统一,任何一方的消失都会危及另一方的存在意义。

          在金融投资市场有着规律的不可重复性,当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规律之后,它就失灵了,你得重新去找别的办法。你能发现的东西别人也能发现,规律一旦形成原有的规律就被打破了,什么东西都不灵了。自然规律和市场规律本质性的差异在于:自然规律可以重复,社会、市场规律一旦被发现就会消失。所以说,中国古代文化中似是而非的理论反而对投资市场的理解有很大的帮助。很多投资者喜欢去研究市场,一点一滴都想研究透,其实这个很难,因为市场的不确定性太强,一段时间好像是研究透了,但过段时间又不行了。孟子说“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这对于投资市场的理解时很正确的。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