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上半年城市经济排名:广州、重庆、天津、武汉生变,未来在哪 - 知乎

07/30 09:54
阅读数 399

摘要:武汉明年可以回到前10吗?(欢迎关注杠杆游戏)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2020年地方经济半年报,除了个别,都已经披露。

省级行政区的排序或增速,其实没有太多意外。除了湖北负增长有点多,其他都算是意料中。经历这么大事,湖北不这样才怪。

而城市方面,明显的变化是:重庆暂时总量超广州,进步一位至第4;南京估算,应该是进入前10;天津因为武汉跌幅较大,大概率是守住了前10的位置。

我的朋友西部城事近期有写,《GDP二十强大变局:重庆反超广州,南京或首进前十,西安长沙抢眼》(7月28日),很好的文章,强烈推荐。

对于这些变化,特别是广州、重庆、天津、武汉的未来,杆友关注度好像最高。今天我写点浅薄看法。

1、重庆经济总量暂超广州,进步值得鼓励,同时发展任重道远,需要继续埋头苦干;不要动不动随便拿个省会就谈赶超,广州永远是省会城市的天

重头戏,一定是广州、重庆的排位。这也是今天我写得最长的部分,这里做个预告,仅这部分,我就将写数千字。

我知道,很多朋友都很关注重庆GDP总量2020上半年暂超广州,毕竟2019年也只差20来亿元了。

2019年主要城市GDP 图表来源|决策杂志(特此感谢)

不过,在杠杆游戏看来,重庆2020上半年经济总量略超广州,不是啥事。

这件事分两个层面来说:

第一个层面,过去几十年,重庆多数时候的经济总量排名,本来就是中国前4,偶尔甚至高居第3。

我很早就写过文章说,重庆恢复直辖后,带着划入的沉重贫困地区经济排名先是下滑,后来逐步爬坡回升,但其实一直还没回到自己的历史荣光点。

刚好我的朋友川渝横贯线写了篇文章,《GDP反超广州,重回第四!41年来,重庆GDP排名大变局……》,对这几十年重庆经济总量城市排名有详细梳理,推荐杆友看。

也有朋友说,这是因为统计口径问题,因为纳入了后来的四川省万县市、涪陵市、黔江地区等。

但这些地方,当年经济总量才多少啊,和做过陪都的重庆比,差距简直太大了。杠杆游戏考证过较早的中国统计年鉴、四川省的统计年鉴、重庆市的统计年鉴,重庆1949年后,狭义的重庆,别说上述三地区,甚至不含后来的渝西(江8县),长期也是中国城市经济总量前几。

这里杠杆游戏要强调,上述只是单纯说经济总量,文化教育、大区机构、科研院所等那几十年是吃亏的。

这也是重庆为啥迄今为止,部分领域依旧短板明显的历史根源。

1954-1996年,下放四川省管理的那几十年,居然依旧是中国城市前几,期间经历过几次计划单列等,这其实恰恰说明重庆作为非省会、当时的非直辖市,其特殊地位。

那几十年,其实重庆就是当年我国的内陆版“深圳”,非常特殊的一个城市。

和深圳也一样,因为1954年撤销直辖市后,重庆无论是科研机构、文化教育、大区机构都不占优势,很多被搬迁,唯有经济功能处于高位。

如果再把时间拉长,从100多年前,开埠开始,重庆和武汉一直就是我国中西部经济的一哥或二哥,有时候两者有交替。

所以了解点重庆历史的朋友,一点不会惊讶重庆经济总量暂时超广州,重返第4。这本来就是一件平常的事。

第二个层面,重庆依旧是欠发达城市,回归历史荣光任重道远,需要继续埋头苦干。这一点,杠杆游戏相信,真正爱重庆这座城市的朋友都认同。

承认落后,一点都不害羞。为什么落后?我会写。

首先,重庆是内陆城市,改革开放后,内陆整体都是后发,是相对吃亏的。在国家战略选择、经济布局、资源倾斜,世界产业分工上,就是不如沿海、东部。

其次,1996年代管四川省万县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区开始,到1997年正式恢复中央直辖市,重庆划入了近20个贫困县(区)。

这些地方当年在四川省整体都是比较穷的,别说给重庆,国内城市杠杆游戏都不想说,就是给全世界最发达的纽约,给你1000多万穷人,要扶贫,你去试一试?

当年邓公大概就对美国人说过类似的话。

这23年,重庆实现了后来划入贫困地区的整体脱贫,整体发展水平能不断爬坡,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挺不容易。

图表来源|券商中国(特此感谢)

如果以当年万县市为基底的今天渝东北单独拿到四川省内去比,反倒成了四川省仅次于成都的第二大经济城市。

在中西部地区,老万县市也能勉强和洛阳、襄阳、宜昌这样的强地级市一个层次。

吹牛是没意义和必要的。杠杆游戏只是举个例子。

毕竟重庆作为直辖市,这是其责任,也是恢复设立这座直辖市的初衷之一。

同时,重庆这些年得到的政策,也是比较多的,如果作为省级行政单位,发展都还不能勉强过得去,那真是对不起中央、对不起自己。

特殊的市情,和其他城市是无法比的。就像一方面重庆很大,有8万平方公里,但是你要看一下卫星地图又会明白,重庆其实可以进行工商业发展的地方又很小。

根据《重庆市第一次地理国情普查公报》,该市平原、台地、丘陵、山地占全市总面积的比重,分别为3.74%、5.33%、15.6%、75.33%。也就是说,山地占重庆总面积的比重超七五成。

最后你会发现,8万平方公里的重庆,平地比除了深圳外的所有较大城市,反倒要少。

当然,创造就业和经济,主要不靠山地、不靠农业,其实不需要那么多土地。重庆这点可以用的地,用好了也就够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1997年,划入了数万平方公里面积的新重庆,反倒经济上扶贫成为重头戏。这些划入的多数地方,都是山,不穷才怪。

回到暂时重返第4上来。杠杆游戏注意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当坊间、外部舆论都在说重庆经济总量暂跃升至城市第4时,重庆官方、重庆媒体对此是静默的。

说明重庆精英人士、高层是非常务实和清醒的。

这件事,发生在现在,有必然的一面,也是发展进程中的一个偶尔,今年太特殊了。

必然是因为重庆相对落后,城镇化率还只有66.8%,作为省级行政单位,这个很高,但和发达城市比较,这就比较低了。

落后恰恰是动力,重庆还有1000万农民,其他城市一般只有一两百万,多的也只有三四百万,他们的城市化进程基本结束,进入三产为主体的经济形态。

实际,国内较为发达的城市,产业结构、人口结构和发达国家几乎完全一样了。

三产的具体形态,说白了就是人服务人。当然也有高端服务业,一个人可以创造很高的产值。不过这不是多数,低端服务业在任何城市,其实才是主导。

而二产除掉建筑业,无论是采矿还是工业生产,都是人操作机器为主。机器的生产效率,比人是要高很多的。而建筑业,人均产值也是很高的。

重庆还处于工业化的过程中,劳动生产效率的提升还比较快,进一步的工业化、城市化也就是增长动力所在。

而广州2019年末城镇化率为86.46%,人口和经济形态都是后工业时代了,每进一步,都不再那么容易。

广州的未来,下面杠杆游戏会分析。这里先说重庆的未来。

首先杠杆游戏要说,重庆的进步值得鼓励,短短几年2任一把手……能稳住、能略微复苏不容易……

然后汽车工业前2年遭遇大幅下滑,产业结构升级压力很大。重庆新来的领导,认得很准,缺什么补什么:

工业智能化升级,经济数字化转型,围绕“芯屏器核网”发力,连续举办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重庆逐步脱胎换骨,实现产业赛道的转换升级。

科教方面,大力引进了数十家高校科研院所,设立校区、研究院、新型研发机构等。重组新高新区,形成高新区(中国西部科学城)和两江新区两翼齐飞;中心城区做强高端制造业、服务业;一圈12个主城新区进一步做大城市化、做强工业化,差异化定位、发展的新格局。

交通方面,米字型高铁网,5年全开工、10年全建成的雏形越来越近。江北机场T3B即将开工,荣昌货运机场、第二璧山正兴机场都迈出了不错的第一步……

说到交通和物流,杠杆游戏不久前写了一篇文章,《“一哥”之谜: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中欧班列谁更强?》(7月9日)。

当时说完中欧班列后,我回溯下历史。

10来年前,当时的IT巨头惠普还在犹豫,要不要把生产基地放在非沿海城市重庆?

重庆官员说,“世界是平的”。

他们和惠普高层一起举着地图,大致画了条从重庆至德国杜伊斯堡的线路,我国首条中欧班列——“渝新欧”呼之欲出。

在当时的铁道部(今天的国铁集团),以及多部委的支持下,2011年春天,首趟运载着惠普电子产品的“渝新欧”班列,抵达德国杜伊斯堡。

后来的重庆成为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

再后来,重庆逐渐形成5000亿元级别的电子信息产业,超过该市传统的汽摩和机械制造产业,成为其第一大支柱产业,至今依旧是。

这一成就,显示了一条稳定、便捷、不算太贵的出口物流路径,对于产业集聚、发展的作用。

当然意义还不止于此。

在传统电子信息制造业发展的同时,进一步围绕“芯屏器核网”发力,连续举办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重庆逐步脱胎换骨,实现产业赛道的转换升级。

就在不久前,紫光集团发布公告:

清华控股和健坤投资同意紫光集团增资扩股,引入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指定的两江产业集团或其关联方。增资扩股完成后,清华控股、健坤投资、两江产业集团或其关联方三方,最终各持有紫光集团三分之一股权。

紫光集团是我国最大的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但这两年三引战投,清华校企紫光集团改制跌宕,一直故事很多。

要做中国的三星,这条路非常艰险。

详见杠杆游戏的朋友川渝横贯所写《重庆重磅加持紫光集团》(6月4日)。

从武汉长江存储,到日媒近期的报道,紫光集团今年底前要启动 DRAM 重庆厂的建设,预计2022年实现量产,该集团将投入人民币8000亿元发展DRAM业务,欲摆脱对海外供应商的依赖。

重庆全力入局紫光集团,意义不亚于当年惠普的谈判,实际上也与国运绑定在了一起。同时,这也是一座城市产业集聚后进阶、升级的爬坡和努力。

集成电路是我国的软肋,一条通道无法实现高精尖的突破,但通道开放的象征,拥抱世界的心态、万亿级的资金笃赌、积极的进取,是我们成为集成电路大国的必由之路。

“渝新欧”的示范,可以吸引如此多的城市跟进,背后的逻辑,我想杆友更加明白了。

而重庆优势在于,长江黄金水道、陆海新通道等在这里交汇;自己小运气不好,但大时代的运气,一直好,简直是不要太好;并且自己努力,你说这是不是天注定?

最后杠杆游戏要说广州的未来。

第一,从经济结构对比层面,广州比重庆是要领先的,主要体现在央企、省属国企,互联网信息技术领域。重庆央企别说和广州比,和武汉、成都比,都太弱了。

变成省辖市的那40年,重庆很吃亏,央企格局既定,这个盘子很难扭转。

广州这方面则是仅次于北京、上海、深圳。

第二,从产业转型升级角度,广州和北京、上海、深圳,甚至和杭州比,是要差一些。其实所谓差,也就是科技和移动互联网方面。至于金融领域,北京、上海、深圳那是无法对比的。

简单说,上述城市更早抓住了人类技术变革、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广州产业转型升级则还在爬坡,但只要爬过了这个坡,前几的地位,恐怕不是一般城市可以挑战的。

第三,从绝对经济排序上说,广州和重庆这两年可能还会互相纠缠。重庆对广州只是暂时领先,且有特殊年份因素。所以这两年,这两座城市排序上还会纠结。

长期看,比如2、3年之后,重庆经济总量超过广州是大概率,但这也很正常,上文杠杆游戏分析了,重庆还欠发达,所以这恰恰是动力。人口和市域体量大,总量超过没啥奇怪。

第四,广州是省会的天。重庆总量可以超广州,可能会让少量省会城市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有一天总量也会实现对广州的超越?

对此,杠杆游戏不敢说绝对不会发生。但是我认为,科教文卫、央企、国企、信息技术企业等方面,广州就是省会的天花板。

广州可以实现的,其他省会很难超越。

很多人都说广州互联网、新经济不行,但那是和最强的北京、深圳、杭州等比,放到其他城市,哪个城市诞生或培育出了网易、微信、唯品会、酷狗、欢聚时代YY、UC等这么多产品或企业?

所以不要动辄谈什么吊打广州,没有金刚钻,别吹牛。

杭州因为阿里,单方面是比广州强,但是综合来看,和重庆一样,离广州综合实力还有不小距离的。

分析完最受关注的广州、重庆,下面挨着说天津、武汉。

2、天津的被动,被人当“东北”看,还有救吗?

我和朋友说了句幽默的话:

8年了,领导没宠幸过,还抓了一堆人;然后关闭了天津一半工厂。

换任何一个城市,你去试一试?

我天津朋友他们村的数百家工厂,要求转移至某地……算是天津经济动荡的一个小注脚。

这个话再次重申,是幽默,是半开玩笑,有偏差,但道理我相信杠杆游戏的高端读者非常明白。

哪个城市抓你两个领导,你能不出血。前半句说多了郑智不正确,不敢乱说。

后半句大局为重,为了京津冀的蓝天,河北人民、天津人民是非常辛苦的。任何城市一年半数时间不准你生产,你GDP看啥样?

北京二产也在控制、调整,但是北京有强大的部委经济、央企、金融总部、跨国企业、科技公司,这个能量上海根本都没得比的,全宇宙只有纽约勉强可以一战。但这方面,多半也是输北京。

换句话说,天津只要稍微支持一点,火力允许他全开,国内外不动荡的情况下,一年GDP增长20%,大概都是没问题的。

当然,有很多朋友说,天津产业结构老气;然后营商环境,有点不二线的感觉,甚至有人拿东北去比。

这些话,杠杆游戏觉得并没有太多错误。只是微微表达一句,除了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其他不管自以为多牛掰的二线城市,键盘上多带劲的城市,你真的产业机构很好吗?

扪心自问,半斤八两。

还有的朋友说,天津、滨海新区前几年挤水分。这个,很多城市如果去挤,其实一样的。天津挤水分,是因为郑智……

另外,腹地论这些年很流行。结论好像就是强省会都很有前途,直辖市天津、重庆要完蛋。

我想了半天,从上古想到工业革命后的欧美,我发现,靠海最好,有港口、有冲积平原,最次有河流的城市,好像腹地才真的广阔。

这些话也不是杠杆游戏说的,都是基本的经济常识。

多数省会,所谓的腹地,好像自己省都没守住。本省居民外出就业很流行,强省会再强,能快速解决一两千万人就业吗?

其实到了又怎么样?一个省少则四五千万,多则六七八九千万居民。

当然,我认为这也是符合经济规律的,是落后省份的正确选择和经济必然。省会占据各种优势、应该强、必须强,如果省会还不强,这个省更没戏。

再次重申,杠杆游戏支持省会做强,支持强省会,拒绝无端被骂。

而天津自己不算大,工业革命已经进行了100多年,城市化、工业化水平高,对东北、河北人民打工的吸引力,其实很大的。不是当地人,不会明白。

都活在自己的那片天底下,看到的世界永远是盆地。在我十八九岁的时候,我听汪帅在重庆说了一句话,世界是平的,对我影响很大。

这句话也不是他说的,而是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一部经济学著作。

说回津门。天津的腹地实际跨多个省,多数内陆省城,自己省都还不完全是自己的腹地,我就不明白有些朋友,哪来资格嘲笑人?

就像山东每年财政对全国是正贡献,我完全无法理解,怎么一堆内陆穷人吃着山东的肉、喝着山东的血,最后看不起人家?教育啊,太重要了,基本逻辑、数学加减法要学好。

当然,天津旁边还有北京,后来还有千年大计新区,北京所谓的腹地(这个表达我不喜欢,其实是经济和就业吸引力)更广阔,比天津也强太多。

所以天津的日子,这几年太难了。


借着天津,杠杆游戏今天多说几句强省会。

有一次,我和朋友在重庆龙湖时代天街还是融创玖玺台路边,我也记不得,喝着某劣质2块五或者2块钱,掺大米的啤酒时说,1949年之后、改革开放之前,那时我国才是强省会,今天最强的省会们,多数不如当年。

当时我骄傲、自负地说:

我可是看了很多年的中国统计年鉴得出的上述结论。

那个时代城乡差距、大城市和小城市的差距、省城和普通城市的差距,那个才叫大。

强省会根本就是个伪概念,准确表达是“恢复强省会”。

至于天津有没有明天?我是这么看的,历史首先要回顾,100多年来,天津在中国的经济地位,和广州、重庆一样,一直都是很高的。

很多时候比广州、重庆还要高,上(海)青(岛)天(津)的辉煌很耀眼。

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荣光?因为很简单,中国被动的工业革命,中国逐步和世界经济一体化,蓝色海洋文明,注定具备太多先发优势。

郑智的影响也会有的,今天世界格局的变化也在微妙发生。但人类逐水而居,沿海更发达的局面,对于人口、疆域、制造大国,可能是无法逆转的。逆转了喝风啊,怎么解决就业?

双循环可能不可避免,但是外部的、世界大循环能做更好,一定要做更好。如果没有了外部循环,关起门来,看看伊朗、俄,那真是穷得要死。

吃亏的还是老百姓啊!

扯远了。说回天津,波折一定会有,兄弟,抓紧转型升级、奋发图强吧。

天津的基础,那是很好的。放到历史长河中去看待和思考,才能明白,一年、二年、几年的困顿,这不算什么。

只有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什么打批发的新区、自贸区,这样区那样区,没有什么比最硬的title“直辖市”更黄金。

没有一个国家会让自己的特别行政区(注意这里不是说港澳),变成垃圾。设立直辖市,是很多很多方面的综合考量,也是其基础的反映。

重庆也是一样,当年一直是内陆一哥,恰好不是省会;之前又两度是直辖市,当然设立选它。

只要努力,这有利有弊、远离不了斗争的直辖市,搞好经济是没问题的。此处省略一万字。

3、武汉也是天选的城市,这次牺牲很大,我们应该对他好一点

最后我谈谈武汉,武汉统计部门没有披露具体的上半年GDP。只说:

初步核算,上半年我市地区生产总值,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同期下降19.5%。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下降14.4%;第二产业增加值下降21.9%;第三产业增加值下降18.2%。

据此,我们当然可以推算,武汉上半年经济总量掉出了城市前10。

首先,杠杆游戏只想说一句话:这不是笑话,这是血泪,幸灾乐祸的杆友我建议你不要再关注我。

武汉人民、这座城市,包括湖北人民、湖北省为全中国,甚至是为全世界付出的牺牲、眼泪,争取的时间太可贵了。

其次,武汉、湖北相关部门前期犯下了错误,这很遗憾。

武汉、湖北、中国为世界争取下来的时间,好像多数国家也没有吸取教训,人类付出惨重代价。

2020年,是这些年,人类最惨的一年。

回到经济总量及区域竞争上来,和当年四川的地震不同,湖北省、武汉市这次受到的冲击,持续大概要长一些——这是第一个判断。

这很遗憾,甚至是一种二次伤害,事实上,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经济层面的二次伤害之外,很多领域都在二次伤害。

第二,我是坚定看好武汉长期发展的。

我们看到这次之后,从央企到大民企,外资世界500强,纷至沓来。

没有商人是傻子,我的基友杠杆地产此前写了《世界500强总部落子!今天我要为武汉吹水》(5月20日)。

他写到:如果说成都那样先营销、搭好舞台、筑巢引凤,最后挥斥方遒的模式,对武汉可能有点可望不可及。

那么武汉则勤勤恳恳地探索了一条更容易复制的模式,那就是脚踏实地、产业先行,最后水到渠成。

论区域价值,如果说投资成都属于闭着眼睛不会错。那么投资武汉可能属于事先有犹豫,但事后绝不后悔。

对此,我深表赞同。

第三,看好武汉是因为这里区位真的好,基础真的好,无论产业还是科教基础。

长江黄金水道穿城,中国的综合交通枢纽之一,国家的立交桥。

所在的湖北省是内陆地区少有平均发展水平达到全国平均的省份。省域内产业布局相对合理、梯度明显,武汉就是被众星捧的月。

这些年领导也很拼,光电、互联网、软件信息产业、生物医药都有很好基础,代表技术和市场前景的领域武汉算是二线城市中的头部。

高校实力也是二线中最顶级,基础太好了。

图表来源|21(特此感谢)

这样一座优秀基础的城市,难道应该让他沉沦?显然不该,对他好一点,帮助多一点才是最该做的。

当然,经济的竞争、综合的发展博弈、争夺很厉害。天助努力者。

最后这部分的结尾,杠杆游戏想说,看一个人也好,一个城市、一个省份也好,不要只盯着人家富裕、穷或上坡、落难的时候。

富裕时献媚嫉妒,和落魄时讥笑辱骂,这是人性有时候的不自觉反应,但都是不健康的心态。

这句话,我是为广州、重庆、天津而写,更是为武汉而写。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杠杆游戏任何文章之观点,皆为学习交流探讨用,非投资建议。用户据此进行的一切投资,请自负责任。文章如有疏漏、错误欢迎批评指正。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