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人独家】华旦天使张洁:风口是创业者的造物,投资本质是件农活

08/04 07:47
阅读数 13

【科创人独家】华旦天使张洁:风口是创业者的造物,投资本质是件农活
在投资界活跃着一批乘风破浪的姐姐们,江湖人敬称一声“花姐”的华旦天使投资创始人张洁是个中代表:言谈飒爽,举止利落,洞察力十足。
技术背景创业者
宜:创新、洞察 忌:轴、轻视销售
科创人:您投资的方向是TMT领域,接触的技术背景创业者想必不少,在您看来为何越来越多的技术人走上创业这条路?
花姐:以大学修习技术专业作为标准的话,我们投资的技术背景创业者占比能达到70%。技术人创业有着明显的优势,首先,VC三板斧是看你的团队、市场、商业模式,在“市场”这个领域技术人天然看得更远,相比非技术背景的创业者,对于科技趋势的了解让他们对三至五年后的可能性看得更精准一些。
第二,技术人自带产品力,即便创始人未必会亲自写代码,但是懂技术的朋友对开发周期和成本的把握更准一些、做DEMO的成功率更高一些。尽管商务板块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但创始团队“懂技术缺商务”和“懂商务缺产品”相比,反而前者的存活率更高一些。
科创人:那……
花姐:谈谈劣势是吧(笑)。一个字归纳就是“轴”,他们的思维方式默认值是拿着锤子找钉子,过于看重自己的产品技术力,容易忽视具体的应用场景。比如最近几年大家言必称人工智能,讲真人工智能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不构成一个行业,你需要将优秀的技术与市场存在的具体场景结合。
另外,其实每个创业者都是过度自信的,不自信谁会创业?但太瞧不起销售就不好了,这是没有经历过职场历练的年轻创业者更容易犯的错误。我们投资失败的一个案例,对方是非常牛的技术专家,我们投资后又迅速融到了第二轮,大量资金到手更加忽视销售团队的重要性,倒下极快。清算结束后我们在星巴克喝咖啡,我问他这次价值几千万的学费交完,有什么教训,他的原话是“一定要看重赚钱能力,商业模式第一”。
插播一句,初次创业者快速拿到大量资金真不是一件好事(笑)。
乐观暖心的母鸡妈妈
不近人情的严厉教官
科创人:您在江湖上有很多称呼,花姐、女王等等,《纽约时报》还曾将您描述为“母鸡妈妈”,哪一个描述更接近您的投资风格?
花姐:2014年我们借阿里纽交所上市的机会蹭了《纽约时报》一个头版,报道里对我的描述是“母鸡妈妈”和“严厉教官”,可能是因为前者更讨喜就被传开了,但两者结合起来更准确一些。我接触的很多都是学生创业者,看到他们就想起10年前刚创业时的我们,除了提供资金,我们还会提供技术、建议、法律等多方面的帮助,甚至在你撑不下去的时候拉一把、借钱帮你发工资,这是母鸡妈妈的属性;另一方面,我会给他们最真实的建议,即便比较刺耳,还有,我会把精力重点放在表现优异的团队身上,不会真的像妈妈那样一碗水端平努力照顾好所有人,毕竟真正贡献投资回报率的项目只有头部的少数项目。这是投资人身份的应有之义,有不近人情的一面。
科创人:相比其他走冷血路线的投资人,“母鸡妈妈”属性会消耗更多的时间精力?
花姐:确实,不过多接触人、多建立连接的优点也是显而易见,我有可能遇到下一个马老板(马云)、方老板(方毅,花姐的丈夫,个推创始人)对吧?我永远要保留对世界的乐观和对下一次遇见的期待,我才能做一名合格的天使投资人,如果我的时间精力都被已有的连接占满了,我就可以下岗了(笑)。
另外我还是希望,既然大家能见了面聊一聊,最好能对双方都有收益,理性说跟绝大部分朋友的见面都会是最后一次,如果我们能聊半个小时,我能得到我想要的,你能收获对你有用的,这时间就很有价值。
科创人:似乎能理解为什么“母鸡妈妈”的称呼被传开了,你很照顾沟通对象的感受。
花姐:也许吧(笑)。时间分配,其实是一个优先级的事,大家都谈过恋爱,难约的人不是真的没时间,更大概率是你在他的备胎列表里躺着。
【科创人独家】华旦天使张洁:风口是创业者的造物,投资本质是件农活



















投资人花姐谈创业者花姐
科创人:除了投资人这个身份,您还是一名连续创业者,能否分享下亲身经历过的创业经验教训?
花姐:讲点不开心的让大家开心下(笑),以结果而论,连续创业者不是一个高价值的名声,之所以会连续创业大部分都是因为前一个项目失败了。不过只要能吸取足够多的教训,失败能带来大幅度的成长甚至个人品牌增值。
【科创人独家】华旦天使张洁:风口是创业者的造物,投资本质是件农活
▲被四位技术大汉拉上“智能硬件”这条船的花姐。
跟技术创业者朋友们分享下我大学时期的创业项目,我们在功能机时代做了一个智能硬件,能够帮助大家在不同手机之间导入、导出通讯录,同时还是一个充电宝。虽然这也是一个拿着锤子找钉子的过程,但好歹算是找到了。
问题是:首先,研发进度缺乏把握,严重延期,这是年轻团队的普遍问题;产品做出来后,B端、C端的推广都举步维艰,我们团队销售意识算强的,在B端借助校友关系推进,在C端做广告(视频、报纸团购、电商)、上央视节目(带来了很多代理线索)、蹲现场看消费者反馈,但B端大企业客户的节奏太慢,而C端销售场景下,我们的产品对一线售货员来说讲解费劲提成又低。
还有一个项目,在微信诞生之前我们做的个信,大概理解成iMessage吧,那这就完全是时代的眼泪了,也许你对时代的方向把握得很准,但没有竞争壁垒的话,“微信一出百信齐哀”的事情就会降临在你头上,赛道价值越高,对手来得越凶猛。
科创人:如果给您一个机会,回到大学时代重新开始,您还会选择创业吗?
花姐:我觉得会,人最终都会做回自己最擅长的事情,你的资源、人脉体系其实是被你的核心能力吸引并搭建起来的,就像罗老师最终还是要去做脱口秀。
不过我想应该打死都不会再做智能硬件了。
2020,未必糟糕
科创人: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导致市场上很多资产价格处于低谷,有一些风险投资者将资金转向收购优质的低价资产,您是否有类似的计划?
花姐:没有,其实在某些方面风投朴实保守得接近农活,比如美国那边的VC喜欢用葡萄酒的年份“Vintage”这个词来衡量自己在每一年的投资质量,葡萄酒行业就是典型的老天赏饭吃,好的年景收成好、质量高,差的年景就是绝收,但下一年你还是要老老实实去撒种、耕耘。
很多伟大的公司都是在最糟糕的年份开始起来的,市场掉进冰窟窿的时候还敢创业的朋友才是真有勇气,好年景跟风的人太多。
另外时代的大趋势也往往需要一个漫长的启动期,未来改变社会的商业项目也许现在正在发芽,也许还在土里,也许还没播种,也许十年后向回看,2020年是一个大好的年份也说不定。
我会坚持在这块地里撒种子,等待下一个Very good year。
科创人:跟正经历2020的创业者提些建议?
花姐:肯定不谈风口(笑),风口是勇敢、智慧、伟大的创业者们做出来的,而不是投资人判断出来的。
技术创业者要关注自己的健康,很多朋友的生活习惯都不好,身体层面要注意运动,心理层面务必留意情绪变化,正视情绪问题,及时调整。
透露一个小秘密,投资人非常不喜欢创业者有那种特别烧钱、特别占用精力的爱好(笑),但作为创业者,也不妨建立一些有助于休息、调节情绪的小爱好,别一发朋友圈就是满世界跑着玩就好。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在线直播报名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