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是研发顶尖高手,也不是销售大牛,为何偏偏获得 2 万 RMB 的首个涛思文化奖?

原创
2022/06/30 16:56
阅读数 108

刚过去的周一(6 月 13 日),涛思数据开了一个全员大会,庆祝涛思数据成立五周年。其中一项就是给丁博颁发了首个涛思文化奖,奖金两万 RMB。丁博加入涛思才 7 个月时间,在应用组做研发,无论其学历背景、以前工作经验,还是在涛思数据的工作,并不是特别突出,但为什么我偏偏将首个涛思文化奖颁发给了他?周末有空,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丁博去年 11 月初入职涛思,负责 Python 连接器的开发,还负责过一段时间的测试框架的开发。他入职后一个月,我便离开北京去了美国,因此与他在办公室一起工作过的时间很短。他也不直接向我汇报,只是每周通过公司内部的IT系统了解做他的工作。从他写的代码、文档以及参与的讨论来看,他是一个做事严谨的人,有点较真,是一个合格的研发。

今年二月底,丁博申请转正,我远程参加了他的转正答辩会。涛思数据随着公司的壮大,大量新人入职,对入职和转正,建有一套流程。答辩中的材料,需要提前进行书面准备,其中一部分就是给公司提出明确、有效、可执行的建议。大部分的答辩,这部分内容都是不痛不痒,但没想到丁博毫不留情面,大篇幅的指出公司存在的问题,其中重点讲述了 TDengine 的官方文档问题。他写到:“我看到一个倾向是:我们把功能宣传得太好,而用户不知道如何实践。比如 2.0 添加了原生写入接口,宣传可谓铺天盖地,真正到了实践上,文档上找不到一个 demo 程序”, “文档应该能解决 90% 以上日常遇到的问题, 而不是像目前一样:仅仅一个 FQDN 的问题,几乎每个新手都要踩一次坑,在群里问一下”。

TDengine 的文档的问题我自己很清楚。2019 年 7 月 TDengine 刚开源时,文档的结构、大部分内容都是我自己写的,作为第一版用户手册,还是有一定专业水平的。但 2 年多过去,增加了很多外围的功能,特别是 2020 年 8 月集群版开源后,内容增加了很多,而结构没做任何调整,大家习惯在老版本上修修补补。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搜索,没有小的版本维护,几乎没有示例代码,没有导航,因此导致新用户上手有困难。

这个问题也被一些同事和外部的开发者指出过,但因为所有研发同学都在忙于开发新版本或解决客户问题,就一直没有安排人手对文档进行大手术。从我自己来接口定义以及示例代码,我自己都无法上去把问题解决,因此一拖再拖,成了我心头之痛,想等研发工作告一段落,再来组织大家大动干戈。

没想到丁博在转正申请材料里很认真的把这个问题指出来,而且洋洋洒洒的给出了详细的修改建议。他建议直接采用开源的 Docusaurus 文档框架,左侧为目录导航,中间为正文,右侧为页内导航,各种 OS 的选择,各种编程语言的选择都用 TAB 键,示例代码进入 CI,以免版本升级出现 BUG,而且文档与代码同时发布等等一系列的措施。转正答辩时,听他讲完后,觉得建议相当明确,可执行,而不是仅仅发了一顿牢骚。因此我当即提出,既然问题你都看到了,解决方法也有,那能否你挑头来做?丁博当即答应可以试试。

没想到几天后,他自己就在现有文档的基础上,用 Docusaurus 搭了一个原型出来,给我看效果,我觉得相当不错,当即表态,让丁博领头对文档进行重构,其他研发同学,包括我自己来配合他的工作。经过近 2 个月的奋战,在丁博的组织下,多位研发同学参与进来,重写文档,近 100 个页面,我自己也至少花了两周的时间,TDengine 新版的中文和英文文档正式上线。上线后,无论是公司内,还是外部的开发者,都感觉是耳目一新,文档质量来了一个质的飞跃。我在美国呆了半年的时间,远程管理,这半年里,让我很满意的工作只有几件,这是其中一件。

涛思数据是一家研发底层时序数据库(Time-Series Database) 的公司,存储引擎、查询计算引擎、分布式设计都有很大的技术挑战和门槛。但作为一家公司,即使核心技术问题解决的再好,如果其他方面有问题,那就是短板,那就需要解决。因为用户不会知道哪里是核心,也不会仅仅为核心模块买单,他要的是完整的产品和完整的体验。因此 TDengine 的各种编程语言的连接器、文档、GitHub、官网、演示程序、客户案例、乃至用户群的互动都至关重要。只要一块没有做好,就会流失一批用户。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涛思数据团队规模一直很小,从 2021 年起,才开始真正招人,即使如此,现在也不到 90 人。很多工作的安排还无法做到专业化,往往一人就要身兼数职。在最开始的两年,我们才 5 个人,唯一一个非研发的女生王婧,人事、财务、行政、市场都需要一肩挑,连我们第一版的网站都是她倒腾出来的。慢慢的团队在变大,但专业化程度仍然不够,我们全职的设计师半年前才入职,这之前每次活动的海报、PPT、网页等都是夏昕做出来的。相当多的工作安排,小伙伴们都可以拒绝我,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做过,我也没有提供相应的培训,硬是赶着鸭子上架。很幸运的是,绝大部分小伙伴们还没拒绝过我的工作安排。

但随着公司的变大,团队越来越专业,我们终于有了专业的人事、专业的财务、专门的测试研发小组,专门的应用开发组,专门的技术支持小组、市场组、生态组等等。但这样导致的问题就是,每个人都只看自己的地盘,界限越来越清晰。大公司的毛病开始出现,对于非自己职责的问题,都慢慢的熟视无睹。对于一般的人来说,是较少去主动指出问题的,大多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来对待工作。虽然是 CEO,我不可能看到公司所有问题,这其实是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的一大障碍。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只能依靠主人翁精神。只有认同公司的前景和发展,将自己的前途与公司的前途绑在一起的,热爱公司,才不会计较工作的安排,才不会计较短期的得失,遇到任何问题才会想方设法去解决它,才会按时并超过业内同行水平的去完成分配的任何一项任务,也才会毫不留情的指出公司的问题,而且尽自己的可能去解决它,或推动它的解决。这样的人越多,公司就越有希望。公司的成功绝不是创始人或创始团队的独角戏。如果你明明看到公司的问题,不乐意指出,一定要等到公司 CEO 看到并安排谁来解决,工作的完成不以卓越为目标,那其实你的心已经不在公司,只是领取一份工资而已。

TDengine 文档确实存在问题,文档的编写和维护并不在丁博的工作范围之内,但他敢不留情面的指出问题,这就是主人翁精神的表现。不仅指出来问题,还提出解决的办法,那说明他对问题没有流于表面,而是做了很细致的分析,这是更难能可贵的。因此我才敢做出决定,让他来领头负责这项工作。我个人为了听到不同的声音,总是鼓励大家多提意见,尤其是刚入职还没有被同化的小伙伴们。但过去的两年时间,听到的抱怨并不少,但大部分都不够具体明确,也没有相应的可执行的建议,都被我当做耳边风而已。举个例子,几乎所有入职的研发,都在抱怨代码的文档少,注释少,但等到他自己写代码的时候,都没看到拿出一个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还有那么一部分自己都达不到平均水平。在我看来,这种抱怨或批评,完全没有价值。

因此丁博在文档上所做的工作,完全符合我倡导的主人翁精神。涛思数据在发展过程中要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文化,主人翁精神是最需要鼓励的。怎么鼓励?那就是奖金,而不是口号,希望通过奖金的刺激来真正推动公司价值观和文化的形成。因此在我开会前决定奖励名单时,就定下 2 万 RMB 的额度,而且将奖的名字定为“涛思文化奖”。创业的前2年,加入过涛思但随即离开的也不少,但留下来的,都成为了涛思的联合创始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有相当的主人翁精神。无论是胜亮、小廖、王婧,还是学校一毕业就加入团队的洪泽同学,都不喜欢给我面子,都喜欢说我搞错了,我都是很开心,因为他们是真心的想把涛思做好。

除主人翁精神之外,我们还需要特别鼓励的是创新精神。创新不仅体现在核心技术的研发上,还体现在市场、销售、运营以及公司的每一个部门,创新的实质是极大的提高工作或生产效率。如果你能将TDengine的性能提升一倍,能将稳定性大幅提升,能将项目实施时间缩短一半,能让目前一些繁琐的工作变成自动化,能在用户群里更高效的回答问题,能让我们的博客、视频传播的更广等等,那都是我们需要鼓励的,需要重奖的。创新需要大胆的尝试,而且一定会有失败,但我们绝不会指责失败,只要我们能快速纠错,从失败中学习就行。

对于“涛思文化奖”,我们今后不设名额限制,不设时间,只要敢于指出非自己职责范围内的问题,解决它或推动它的解决,只要有创新,能极大的提升工作效率或产品竞争力,我们就马上奖励,而且奖金马上兑现。只有这样,涛思数据才有希望,才有可能打造出顶级的时序数据库产品(Time-Series Database),也才有可能成为世界一流的基础软件公司。

陶建辉

2022 年 6 月 19 日于北京望京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点击引领话题📣 发布并加入讨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