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PK律师——瑞幸咖啡战局

原创
04/27 08:35
阅读数 1.4K

                             吴国平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程序员和律师,原本不可能在同一个舞台竞争的,你没法想象让律师去Github写一段代码,或者让程序员在法庭给死刑犯辩护,“小蓝杯”造假的新闻让瑞幸咖啡的高管暴露在公众面前,但是炮制所有虚假数据的操盘手——程序员小何(场景虚构人物)却一直躲在幕后。中美两国联合的豪华律师团队,也就是负有审查瑞幸公司造假数据的关键人员,这一局败给了瑞幸咖啡的程序员。

 

程序员团队介绍:

8968万杯的交易数据,还要1676万的新增用户数据,总计22亿人民币的交易额,小何被叫到BOSS房间时,听到这样的“业务需求”时没有说话,深吸了一口烟,没有说话,小何沉思着如何才能实现这样的技术方案,屋内陷入尴尬的安静。128秒后,BOSS把抽屉里的宝马钥匙推向小何,“还有1个点的股份”,小何当即发现BOSS误会自己静默的意思了,当然他也庆幸自己长期以来的思维方式,有需求时他的第一想法就是如何实现的技术方案,没想到思考的静默帮了他的大忙,让BOSS误以为他在提条件,小何马上回答:“没问题,我马上去安排,但是需要增加人手”,BOSS爽快地答应了。(本段场景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场景也可作为“沉默是金”的完美解读)。

据公开信息显示,瑞幸技术研发团队700余人,不乏Python、PyQt5、MySQL和Oracle的大牛,传言团队Leader来自京东商城的核心技术团队。瑞幸招聘的公开信息显示,负责数据库核心程序员薪金约30K,而CTO的收入约为150K。

 

中美律师团队介绍:

助力瑞幸咖啡在纳斯纳克上市的律师团队分别来自美国的Davis Polk & Wardwell LLP(连续三年在甲级美国律师事务所中名列榜首)、Cleary Gottlieb Steen & Hamilton LLP(全球20强律师事务所)以及北京的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年度最佳亚洲律师事务所)和金杜律师事务所(年度最佳公司和金融领域律师事务所),根据公开的信息,本次PK中最重要的工作——法律尽职调查是由金杜完成的。

2018年,官方数据显示北京律师人均年收入72.87万,相对于瑞幸数据库核心程序员的薪金高出很多。律师团队合伙人的收入暂时没有公开的数据,但是根据笔者在律师行业的经验,也应远远高出瑞幸CTO的薪金(未考虑CTO的年终奖及可能的股权收入)。

 

PK事项:

程序员任务:

需要将特定时段每店每日的咖啡销售数据中混入约70%的虚假数据、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至少提高1.23元(来源于Muddy Waters Research的指控)。

 

律师任务:

证券市场上市准入流程中律师法律尽职调查的工作十分重要,被称之为GATEKEEPER

,是保护证券市场投资人、防止欺诈的重要环节,证券法规要求律师应当勤勉尽责、对所依据的文件资料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进行核查和验证,因此律师的任务就是发现程序员造假的数据或者线索。

 

PK结果:

2019年5月17日,程序员完成狙杀,纳斯达克传来“大吉大利 今晚吃鸡”的欢呼。

 

PK启示:

就PK的结果来讲,某种程度上对律师是不公平的,好比“青铜”和“王者”同场竞技,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证券市场GATEKEEPER的角色就是哈巴狗。律师行业的发展导致的内部的分工越来细化,类似于一直做TorchCV人工识别的程序员,突然问他Linux内核的问题,他肯定也是茫然。

 

   所以,尽管都叫程序员,但是内部的分工已经是两个行业了,相应的,瑞幸咖啡上市时挑选的律师都是以证券市场为标准的,而软件和数据库正是他们的弱项。笔者负责的隆安律师事务所软件法律服务团队,长期从事软件类行业法律服务,曾承办微软、IBM、三星电子等知名公司的法律事务,持有多项软件行业的证书,笔者更是因为案件中应用阿里云maxcompute进行大数据统计而被阿里巴巴法学院颁发创新奖章。笔者认为,以网络报道的数据部署推断(本地数据库+云),律师尽职调查过程中,完全有可能发现造假的数据或者线索。

与脏数据不同,8968万杯的数据信息关联性很高,例如新增用户的信息肯定包含了APP用户手机的诸如MAC信息、IMEI和IP等信息,瑞幸咖啡的服务器中嵌入了数字联盟的SDK,由数字联盟反馈的数据量和用户量肯定是有差异的;同时,瑞幸咖啡使用的是第三方君时达的硬件,店铺单个终端的系统数据要通过瑞幸自己的服务器,然后再传入云端,每个数据BLOCK在云端的CREATE_TIME 和 UPDATE_TIME都是可以通过云平台进行查询确认的;对于外卖的数据,因为外卖信息中包含了收货人姓名、电话的信息,通过大量的抽样可以发现虚假的线索,这与Muddy Waters Research的做法类似,简单而有效;瑞幸咖啡的交易数据可以虚增,但是因对应的咖啡原料数据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这与其供应商的数据应该有差异(存在虚开发票的可能,但虚开发票就是犯罪行为);此外,将使用免费卷的用户更换为购买交易,也是可能的造假方法,只要查找对应的付款记录就能找到发现造假的线索。

在Muddy Waters Research公开调查报告之后,海通国际曾回应称瑞幸咖啡的所有交易全部通过在线支付平台处理,从而很难伪造交易。其实恰恰相反,正因为全部是电子交易,所以易于伪造,只是所有的交易数据都会在数据库中留下痕迹一样,律师要做的(当然要具备一定的软件和数据库的知识),就是查看数据库的日志记录,尽职工作不难发现造假的线索。同时,律师的工作经验和工作方法同样重要,笔者承办的一起人工智能的尽职调查项目中,项目方以客户隐私为理由将部分数据做了“脱敏”处理,我当即提出律师的职责就是验证数据的真实性,提交混淆数据的做法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客户最终迫于压力提交了完整的数据。

4月27日,监管部门入驻瑞幸咖啡,亡羊补牢!瑞幸造假也对机构投资者和监管部门敲响了警钟,行业细分的结果决定了专业的事情还是要找专业的人来做。

 

·早晨九点,律师办公室迎来咨询法律问题的程序员小何,“我就是想咨询一下,数据都经我伪造的,我会不会有什么法律责任”?这场PK中,程序员真的赢了吗?尚未可知吧!

 

 

 

文中部分资料来源:

CTO收入:https://www.zhipin.com/job_detail/261389b8b72cf74d1H1-09S5GFs~.html

瑞幸律师信息:https://www.sohu.com/a/314891584_650902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作者的其它热门文章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