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兕:成为开源布道师

原创
11/17 18:04
阅读数 3W
【溯源】在每一场对话中,追溯关于开源的故事,认识那些极客、自由,并坚持着的开源人。

(图源“开源之道”

适兕其人

“所以新生看这个有啥用。。。”,李建盛对着 B 站屏幕截图,然后圈出这句弹幕,他有些生气。

这是今年九月西安邮电大学 Linux 用户组举行的软件自由日活动,李建盛作为开源布道师也参与了分享。在评论区关于开源的一溜讨论中,这句话显得有些扎眼。

他以为这种落后的思维方式不会出现在当代年轻人身上。在他看来,“开源为什么可行?”、“开源对学生时期的我有什么帮助?”、“他们为何可以让人免费干活?”等等这些,才应当是学生们需要发出的疑问。

很快,李建盛以 Ask Me Anything 的形式打造出“开源之问”栏目,广泛招募提问者,并带动不少开源界的经验人士参与答疑解惑。

这便是一位开源布道师的思考维度和行动力。

如果你关注开源文化领域,对“适兕”(音同“阔四”)二字也许不会感到陌生,这是李建盛的笔名。“兕”为传说中状如犀牛的上古瑞兽。高中时期的李建盛靠翻字典来打发枯燥的课堂,这两个生僻字让他眼前一亮,“觉得很酷”。

那时,互联网在国内刚刚起步,QQ 等社交平台逐渐兴起,“适兕”就成为网名。再到后来,写博客,创办“开源之道”,笔名也继续沿用。随着向开源布道师身份的转变,和不断面向公众的写作与分享,适兕逐步走进开源文化关注者的视野。

RedHat Linux 7.3(图源 Daniil Baturin,采用 CC BY 4.0 协议共享)

一张红帽光盘

2003 年暑假,李建盛在机缘巧合下拿到一张 RedHat Linux 7.3 的光盘。那是早些年的 RedHat Linux 发行版,首个版本诞生于 1994 年,2003 年推出 9.0 版本后便不再发行,之后又分支为如今大家更为熟悉的商业版 RedHat Enterprise Linux(简称 RHEL)和开源版 Fedora。

李建盛对向他敞开大门的开源世界完全没有概念,只是觉得很神奇,“光盘上画了一个红帽,说是可以装到 PC 上”。那个年代国内还没有这种氛围,身边也没有人学这些东西,还在读计算机网络专业的李建盛决定自己折腾试试。

折腾的过程很有意思,各种命令行,什么叫显卡,怎么配参数,还有单用户多用户模式……跟之前接触的 Windows 完全不一样。身边的同学们都在学技术或是玩游戏,他觉得“我也要找点事情做”,于是就这么折腾了一个学期。

那段时期,李建盛每个月都买一本叫做《开放系统世界》的纸质杂志,并从中读到很多关于开源的故事,Linux 和 Linus 尤其具有感染力。可惜的是,这本杂志没过几年便宣布停刊。

2005 年大学毕业,折腾那张红帽光盘的经历帮了大忙。李建盛在网上看到河南日报社招系统管理员的消息,要求懂一点 Linux,于是他去应聘,很快就去上班了。在报社的一年多时间里,工作相对清闲,他停不下来折腾,把社里的闲置服务器都装上 Apache,将很多站点变成开源的,还尝试了各种 Linux 发行版。

出身于“不入流”的学校,没有背景,却“有幸”进入报社这样的机关单位,虽然薪资不高,在当时很多人看来已经挺不错了。可李建盛一心想要学习 Linux,成为 Linux 高手,于是毅然离开报社,去往北京从事 Linux 相关行业。

图为李建盛(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下同)

两次挫败

中科红旗 Linux 是李建盛来到北京的第一站。一开始在售后部门,帮红旗的客户解决问题,后来终于转入研发岗,可以一门心思钻研技术。

如今回头再看,2006 年到 2010 年在红旗 Linux 的经历在李建盛的开源之路上埋下一颗雷,炸出关键的分岔节点。引爆点正是关于要不要采取上游优先(Upstream First)策略的争论。

上游优先在谷歌和红帽等大企业都备受推崇,将补丁优先提供给上游内核有助于减少大量不必要的工作,增进上下游设备之间的兼容性。而根据李建盛的回忆,彼时许多国产 Linux 发行版只自顾自进行孤岛式开发:

“比如说我在一个包里面添加了一点功能,半年之后,却发现上游比我做的东西更多,而且更完善,甚至一些 bug 人家很早就已经修复了,修复得很好,还加了 feature。那我不得不把自己原来做的工作全废掉,然后把上游那个包再拿过来。”

如此反复几次后,李建盛开始质疑这样的方式,但大环境难以改变,无力感围绕着他。虽然一直做开源相关的工作,直到这时,开源才在他心里慢慢萌芽。

第二段挫败经历持续了整整五年。从中科红旗离开后,他加入创业公司。还没成长为技术高手,便被推上管理者岗位。招人、建设团队、赶产品、同市场和销售打交道,每天忙得昏天暗地,李建盛就这样度过了“不堪回首”且“脱胎换骨”的五年,身体和精神状态也在连年累月的加班中遭受双重打击。

最终,团队解散,李建盛对技术这条路感到失望,自嘲技术水平“达不到层次”,从 2005 年就开始写的技术博客也不再提得起兴趣。伴随着强烈的挫败感,他开启了另一种痛苦的反思和调节过程,戒烟戒酒,保持运动,同时将关注点彻底转向开源文化。

转型

2015 年,李建盛把对这两段经历的思考化为《为什么基于成功的开源项目的商业产品会失败?》一文。几年后再回想写文章的那个下午,记忆依然清晰,“抽着烟,花了 5 个小时坐在电脑前一气呵成,仿佛把多年的积怨一下子吐了出来”。对开源的真正探索,也正是从“为什么”开始。

想问“为什么”的事情太多了。技术出身的李建盛形容自己带着人文气质,感受到开源巨大冲击力的同时,他也在不断思索“为什么”:为什么全世界这么多人愿意为了同一个目标去协作?为什么国内外开源差距这么大?我又能做些什么?

21 世纪头十年的后半期,入行不久的李建盛眼看着大陆地区的 Linux 发行版陆续倒掉,而世界的另一边,开源事业进行得如火如荼。Linux 基金会成立,各类顶级项目出头,参与开源项目的人数也有明显差距,这些都是促使他思考“为什么”的大背景。李建盛尝试从文化的角度去解读,去将答案线索拼接,他说这是一个“开眼看世界”的过程。

至于成为开源布道师,起初并非完全有意。直到 2016 年,李建盛的文章《为开源和商业正名》被一位媒体人转发,获得不少评论,反响不错。他意识到,既然自己能写,那为什么不去写呢?

于是,“开源之道”就此诞生。李建盛对“开源之道”的定位是“致力于开源相关知识、思想和价值的挖掘,通过撰文、翻译、演讲、培训等,从多个角度来阐述开源”。“开源之道”最开始仅一个站点,后来有了微信公众号,今年还赶上潮流做起了播客。

李建盛作为 COSCON 演讲嘉宾

作为布道师

“不会自我营销的人不是一个好的开源者。”

尽管在第一期播客中就这样大胆发言,李建盛坦承自己本身也不是一个擅长自我营销的人。最开始做演讲时会呼吸急促,面红耳赤,说话磕磕巴巴,甚至心跳加速,全身颤抖,只能硬着头皮撑下来。就像多次表示不喜与人打交道、不擅公开演讲的 Linus Torvalds 一样。

作为布道师,这又是不得不克服的。之后,李建盛有意识地锻炼自己,主动与他人搭讪和交流,坚持写文章进行自我表达,就连每发一条朋友圈,也都当成一次创作。

他持续不断地分享文章、写文章,还办共读会,这背后当然伴随着大量阅读。读资讯、读论文,更多的是读书,每天两小时是李建盛的阅读时间底线。从技术钻研转向文化探索后,视野开阔了更多,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等都是需要展开了解的领域。即便有的大部头难以一时消化,思考的过程也是有益处的。

此前,李建盛参加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举办的“杜威百年系列讲座”,后来通过阅读专著和进一步的了解,他又多次表达自己对哲学家杜威的喜爱。杜威怀揣参与式民主理想,强调交流和教育的意义,李建盛亦如是。

有人对国内开源环境和开发者动机表示失望,李建盛在微信群里驳斥——

“你们这些布道的,做 community 的,总是认为自己做的已经足够多了,问题都出在他人身上。问题恰恰在你们身上!你们从来不相信本土的人具备开放的心态、具有良好的教育、拥有同理心、具备 long view 的素养、为了目标愿意付出、拥有桑内特笔下所描述的匠人内涵......”

对个人素质的乐观态度,和对交流与教育的信心,与杜威如出一辙。

作为实用主义哲学先驱,杜威还信奉经验的力量,李建盛也一样。

去年,华东师范大学研究员兼开源社理事会成员王伟找到李建盛,邀请包括他在内的几人一同开设了一门关于开源的选修课。八、九十人的研究生课堂,他与学生互动寥寥。纯知识这样潜移默化的东西,也不晓得要经过多久才会在他们当中的某些人身上逐渐显出印记。

相比之下,李建盛更倾向于为企业做培训。企业通常带着明确的目的性,例如,客户若问到开源为何还要收费时怎样解答?该怎么向客户解释开源的优势?

但也正因为有这样实际而具体的待解决问题,他们之间才更容易生成对话。几番来回,企业获得想要的解答,布道师也在交流与反馈中丰富了经验,拓宽了思路,是为双向馈赠。

李建盛与 Linux 基金会主席 Jim Zemlin 的合影

布道!=传教

李建盛反感将开源比作宗教,或者说将“布道师”与“传教士”划上等号。他常讲,开源在中国是一场伟大的心智革命;开源是科学,是实实在在的代码。

投身开源领域十多年来,李建盛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不乏开源异见者,尤以被动了奶酪的传统软件公司为甚。他觉得这是未经启蒙的表现,对此深表遗憾。 

作为布道师,李建盛更像是一个“传道、授业、解惑”的角色。他的布道准则之一是放低姿态,理解与开源保持友善距离的人,理解开源只是被作为处理事情的选择之一,切忌从高处往下看的优越感。

布道师李建盛选择告诉别人,当你走入开源世界的时候,可以做什么,会遇到什么困难,也许有哪些收获,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而一味地宣告开源如何好,拼命地劝说该如何学习开源,在他看来都是有问题的。

布道师是近些年随 IT 行业的发展而兴起的职业。通常人们见到的布道师往往为某个产品或特定项目布道,开源文化布道师相对较少。像李建盛这样的全职开源文化布道师,在国内更是再难找出第二个。 

在开源布道之路上孤独前行的第五个年头,李建盛仍自嘲只是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被逼无奈,“哪家公司会养一个布道师呢?”他还笑称自己只是个体户罢了。

李建盛现在偶尔也惦念技术,想着是不是应该回去搞搞技术。但他的布道使命还没有完成,对知识的渴求更是没有停止。开源能给人们带来太多东西了,可是他能力有限,“希望能够让开发者意识到开源的价值,让自己够得到公平的待遇,能达到这个目标就很不错了。”

最近,Linux 基金会面向亚太地区公开招募全职及兼职开源布道师,李建盛在朋友圈袒露欣喜之情,他说,“真心喜欢看到这个职位的诞生”。在另一条朋友圈中,他还打上了这样一条标签——

#开源布道师的春天# 

 

【溯源】栏目介绍

OSCHINA 推出的开源人物专访栏目【溯源】。

溯源,意指向源头追溯,为开源求解。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每一个开源参与者,都是掀起开源浪潮最鲜活的源泉。所有开源故事,共同构建着我们今天看到的开源世界。

开源刚出现的数十年里,为开源奔走的黑客团体都在遭受来自社会主流的冷漠和排斥。即便现在的软件行业已经大喊出“拥抱开源”的口号,问题也依然存在。

我们不知道开源贡献者、开源布道师,以及所有参与开源的人还会面临多少阻碍,但给予我们信心的是,更多的人在投身开源事业。

所以 OSCHINA 希望面向开发者社区,寻找每一个积极参与开源、对开源有想法的人,了解他们以及他们的开源故事,窥探故事中的开源事业发展规律。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10
12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我这个快速开发师来给你这个布道师点个赞
11/19 23:15
回复
举报
这个是变性兽?
11/19 09:10
回复
举报
兕,危险的东西.
11/18 14:03
回复
举报
黑客?
11/18 23:48
回复
举报
我在学校和社会上做了十几年 NGO 和开源社区,事实告诉我,无法相信中国大陆的人“具备开放的心态、具有良好的教育、拥有同理心、具备 long view 的素养、为了目标愿意付出、拥有桑内特笔下所描述的匠人内涵......”
https://mp.weixin.qq.com/s/DhqqZIUgThZgUj3LmgQmBA
11/18 12:51
回复
举报
开篇,我以为是一篇小说,后来,我发现是一篇传记。
11/18 09:45
回复
举报
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活着。
11/18 09:31
回复
举报
还在百度“兕”怎么读?
11/18 09:20
回复
举报
我也刚百度完~。哈哈 si(四声)
11/18 09:50
回复
举报
查字可以用 iciba.com
11/19 18:29
回复
举报
si第四声 雌犀牛
11/20 13:18
回复
举报
美文
11/18 09:08
回复
举报
更多评论
打赏
12 评论
12 收藏
1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