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新晋 CNCF TOC 委员张磊:“云原生”为什么对云计算生态充满吸引力?

原创
02/05 18:26
阅读数 3.6K

来源|阿里巴巴云原生公众号

美国当地时间 2021 年 2 月 2 日,全球顶级开源社区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简称 CNCF)正式宣布其新一届技术监督委员会(Technical Oversight Committee,简称 TOC)席位改选结果。阿里云高级技术专家张磊入选,成为本届 TOC 11 个席位中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代表。

1.png

CNCF 在官方公告中表示,张磊的入选是因为其在 Kubernetes 领域所做的突出贡献:“张磊是 Kubernetes 社区的共同维护者,也是 CNCF App Delivery SIG 的 Co-chair,在阿里巴巴主导 Kubernetes 和大型集群管理系统等工作。”

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现任 CNCF TOC 委员

CNCF 成立于 2015 年 7 月,隶属于 Linux 基金会,围绕“云原生”服务云计算,致力于维护和集成开源技术,支持编排容器化微服务架构应用。目前,CNCF 有会员公司超过 300 家,其中包括 AWS、Azure、Google、阿里云等大型云计算厂商。CNCF 的技术监督委员会由 11 位具有丰富技术知识和行业背景的代表组成,为云原生社区提供技术领导。

自 2017 年以来,阿里巴巴在云原生技术领域投入了巨大力量,深度参与到 ETCD、Kubernetes、ContainerD 等多个顶级开源项目的开发与维护当中,并通过云原生技术栈完成了整体基础架构体系的自我升级,如自主开源 Dubbo、RocketMQ 等明星项目,捐献给 Apache 基金会并以顶级项目的身份毕业;Spring Cloud Alibaba 开源两年已经成为 Spring Cloud 最活跃、开发体验最好的 Spring Cloud 实现;Dragonfly 晋升成为 CNCF 孵化项目,OpenYurt、OpenKruise 进入CNCF Sandbox;联合微软云发布全球首个开放应用模型 OAM,共同引领云原生标准应用交付生态,随后推出了基于 OAM 的云原生平台核心引擎 KubeVela ,填补了Kubernetes 生态在构建标准应用交付系统领域的空白;联合南京大学开源了云原生基础架构项目 Fluid,补齐了 CNCF 全景中让大数据和 AI 拥抱云原生的重要组件;Serverless Devs 开发者平台源,成为国内首个进驻 CNCF Landsacpe Tools 的 Serverless 工具等。

截至 2020 年底,阿里巴巴已有超过 10 个项目进入 CNCF Landscape;对 Kubernetes 项目的贡献量也位居全球前 10。

来自阿里云的张磊成为现任 CNCF TOC 中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委员。1989 年出生的他,是 Kubernetes 社区最年轻的早期维护者之一,曾发起和参与设计了 Kubernetes 多个基础特性如 CRI(容器运行时接口)、等价类调度、拓扑资源管理等。因在 Kubernetes 社区的持续影响力,张磊于 2016 年就被推举为 CNCF 官方大使,连续担任多届 KubeCon 评审、KeynoteSpeaker。2019 年,张磊以最高票当选为 CNCF 应用交付领域小组 co-chair,是至今为止 CNCF 7 大领域小组中唯一的华人 co-chair。

2.png

张磊,阿里云高级技术专家、CNCF 技术监督委员会委员

加入阿里云后,张磊重点参与设计了阿里云云原生应用基础设施,参与维护了国内最大公共云容器集群。他提出的“以应用为中心”的标准应用交付体系,催生出了一系列前瞻性的云原生应用管理领域头部开源技术。

此外,张磊还带领团队联合微软云 CTO Office 共同提出了“开放应用模型”开源项目(OAM),这是业界第一个云原生应用交付与管理领域的标准模型与框架项目,已经迅速成为了包括 MasterCard、第四范式等国内外十余家企业构建云原生应用平台的基础模型,并被工信部信通院标准化立项“云计算开放架构通用需求和参考框架”,被美国知名科技媒体 TheNewStack 评选为“Top Cloud Native Technology Trends from 2020”、InfoQ 评选为“2020 年十大新锐开源项目”。

张磊:云原生带来的全新应用交付方式正在成为主流

从 CNCF、阿里云和张磊一直专注的事情中,我们不难看到一个明确的发展趋势,那就是在今天,没有人再会去质疑一个平台团队采纳 Kubernetes 做为本身的基础设施的合理性。事实上,2020 年的 Kubernetes 项目已经很接近于完成了它最重要的使命,即:为云计算基础设施带来一层可让平台团队基于此构造“一切”的平台层抽象。 

然而,“云原生”究竟是什么?它为什么对云计算生态充满吸引力?中国本土的云原生又该走向何方?我们一起听听新晋 CNCF TOC 成员张磊的看法。

Q:祝贺你成为 CNCF 全球 11 位 TOC 委员之一!先和大家介绍下自己吧?

张磊:我目前在阿里云负责云原生应用平台基础设施相关的技术工作,同时也在参与和推动 OAM/KubeVela,OpenKruise 和 OpenYurt 等阿里核心开源项目的建设工作。在加入阿里云之前,我主要工作在 Kubernetes 社区上游,是 CRI、调度器等多个核心特性的早期发起者与维护者之一,也是 KataContainers 项目组的成员。近期,我们正在同 CNCF TOC 和 40 多家参与公司一起推进一个厂商中立的 GitOps 应用交付工作组的成立。

Q:你如何看待 Cloud Native 近几年的发展和演变?

张磊:随着云原生技术的极大普及,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全新的应用交付方式正在结合“标准应用模型”、“基于 Mesh 的渐进式发布”等关键技术一起,成为业界构建应用平台的主流方向。

今天大家所熟知的云原生(Cloud Native)理念,本质上是一套“以利用云计算技术为用户降本增效”的最佳实践与方法论。所以,云原生这个术语自诞生,到壮大,再到今天的极大普及,都处于一个不断的自我演进与革新的过程当中。

无论是 2014 年以 Docker 为代表的容器技术的巨大成功,还是 2019 年后以  Kubernetes 为代表的容器编排技术的迅速崛起,再到今天云原生几乎“包罗万象”般的无处不在,都是 Cloud Native 理念在从概念到实践,再沉淀出新的理念和架构过程的真实写照。这种以一个核心理念为基础的不断演进、逐步影响到整个云计算领域方方面面的过程,是近几年云原生生态发展壮大背后的一个主旋律。

**Q:你在去年看到的云原生领域主要变化是什么?你认为它会带来什么影响? **

张磊:在 2020 年,我们能够看到云原生的迅速普及正在给越来越多的领域带来基于“云”的变革,并且通过云原生体系让这些领域迅速融入到了云计算的能力池当中,从而为最终用户直接带来了“降本增效”的巨大价值。仅以 CNCF 开源社区为例,在 2020 年,阿里云有 OpenYurt 边缘容器项目(边缘领域革新)和 OpenKruise 工作负载管理( 应用管理能力下沉)项目进入了 CNCF 沙箱,还有 Virtual Cluster (Serverless 基础设施领域革新)技术成为了 Kubernetes 官方子项目,更有多个核心项目比如 OAM/KubeVela (应用交付领域革新 + 能力下沉)正在孵化中。这些开源技术的涌现和普及,不仅为云原生生态的持续发展和演进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牵引力,也正在不同领域里让“释放云计算红利”的核心目标真正成为现实。

2020 年的云原生依然是整个云计算生态中发展最迅速的一条主线脉络,而也正是伴随着这样的发展劲头,云原生在新的一年里,已经要开始思考它的下一步发展空间。事实上,咱们已经可以看到各类各样的厂商和团队在不一样的领域积极发力和探索。

Q:你认为 Cloud Native 未来将会走向何方? 

张磊:今天云原生的发展趋势,正在离它所倡导的“软件天然生在云上、长在云上”越来越近,但也暴露出了原有的云原生技术底盘过分关注于基础设施抽象与管理、忽视了最终用户侧的体验和技术带来的诸多问题。而在 2020 年云原生领域的变化中,我们已能够看到云原生社区正逐步沿着“能力下沉、价值上浮”的路径向更贴近最终用户的方向靠拢。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 Kubernetes 之后,Service Mesh 正在迅速改变中间件与微服务治理技术,GitOps 正在对持续交付领域产生重至关重要的影响,而 OAM 和 Dapr 则正在进一步解决应用抽象模型与服务接入模型的问题。

我们预期在未来的几年内,云原生体系与生俱来的敏捷和用户粘性,会带着云计算的庞大能力池进一步普及到数据库、AI、边缘等更加垂直的领域当中,进而更广泛地影响云计算底层基础架构和云端应用的部署与分发方式。甚至可能会成为未来“云计算无处不在”的最真实写照。

Q:进入 TOC 之后,你会重点关注哪些领域?

张磊:在接下来,我会和 CNCF TOC 一起持续重点关注应用管理与交付、云原生编程模型、云端开发者体验等为最终用户带来直接价值的上层技术领域,联合社区的力量更好的孵化或者更多的吸纳这些领域中具备潜力的开源项目进入 CNCF。与此同时,TOC 也会把目光放的更长远,尤其是关注 WebAssembly、eBPF 等最近正在迅速崛起的底层关键技术。所以如果在不久的将来,CNCF 中最知名的项目不再是 Kubernetes 了,到时咱们千万不要觉得意外。

Q:对于如何推动中国本土环境下的云原生生态的发展,你有什么看法和建议吗?

张磊:实际上,今天在 CNCF 生态中大家正逐步形成一个非常好的认知,那就是今天全世界云原生普及最好、落地效果最扎实的社区,是中国的云原生社区,而不是自己都不用 Kubernetes 的 Google 或者 AWS。我们今天所具备的深度的人才储备和高速增长中的场景与大环境,既是让全世界云原生参与者羡慕不已的、得天独厚的条件,也是国内云原生生态取得迅速发展、能够最大程度释放云原生红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这个基础上,作为国内的云原生生态成员,我们实际上应该更加大胆的去创新,而不仅仅是 follow,同时也应该更大胆的去让我们的技术走向国际化舞台,积极借助像 CNCF 这样具有一定全球影响力的、并且咱们自己也有一定话语权的中立组织来构建属于我们自己的发声体系,主动吸纳来自北美、欧洲的用户、参与者与贡献者进入到我们的社区当中。当然,这里面自然少不了国内各个云原生领域厂商、社区成员和开源项目维护者们的通力协作。我的个人预期是,很快完全本土化运作的 KubeCon 峰会、跨公司跨地域的云原生编程马拉松等,都会在国内社区开花结果。

持续的生命力,是 “云原生”对云计算生态充满吸引力的源泉

云原生到底是什么?从云原生这个术语出现开始,就一直是很多初次接触云原生理念的工程师、团队和企业常常提出的困惑。

3.png

实际上,作为一套“以利用云计算技术为用户降本增效”的最佳实践与方法论,云原生都处于一个不断的自我演进与革新的过程当中。正如张磊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这种“永远没有确切定义”的持续生命力,才正是“云原生”之所以对云计算生态充满吸引力的源泉。

“云原生的向前发展,需要依靠整个云原生社区不停歇的思考、沉淀与再创新进行补充和修正,才能让云原生的技术价值逐步‘上浮’,对最终用户产生直接的价值与体感,让构建简单、易用的云原生平台再也不是“阳春白雪”,这也是我一直在坚持的事情。”张磊表示。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1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打赏
0 评论
1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