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的读后感范文2500字

原创
2019/12/26 23:12
阅读数 65

这部著作有两个中文翻译——乱世佳人”或是“飘”,我更喜欢“飘”这个翻译。因为“飘”这个词道出了我对本书的理解,往事随风而去,Everithinggonewithwind。
看完《飘》的时候,我长嘘了一口气,脑海中不断闪现故事中的画面,昏暗的灯光下,郝思嘉在书房甩卫希礼耳光;查尔斯在前线阵亡,面对查尔斯的画像不知所措;穿着丧服和白瑞德跳舞;穿着窗帘做的衣服来见白瑞德,手套中包裹的却是粗糙的双手;战火的喧闹中马车奔驰,白瑞德离去;骂黑奴谎说会接生,炮声中自己帮媚兰接生;和白瑞德结婚,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有了家园;因为白瑞德生气,跌足楼梯,流产;在浓雾中拼命往家跑,终于明白自己爱的是白瑞德......
一切的一切,就像一个记忆的盒子,释放出了所有的痛苦、悲伤,和微不足道的幸福,一幕幕如电影闪过脑际,那些拥有的,失去的;想要的,得不到的;守护的,追求的,一如记忆在时间中化成了碎片,最后只看到郝思嘉疲惫的身心,缓缓说出那一句:还是留给明天去想吧......不管怎么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想要的?得不到?失去的?才珍惜-
对于卫希礼的爱情,那是郝思嘉少女时的一个梦。这个梦深刻而持久,郝思嘉一直想要得到的,甚至不惜和卫希礼私奔,但是得不到的,似乎永远是最好的,卫希礼成了郝思嘉一直以来追逐的人。
可是郝思嘉根本没有思索过自己真正适合什么样的人,只是少女时的一个梦想,一直坚定地去追逐。得不到卫希礼,就随便找一个人嫁了;卫希礼和媚兰结婚之后,郝思嘉还一直找机会去表白。郝思嘉是一个勇于追求的人,但是她没有认识到,卫希礼根本就不适合她,卫希礼有绅士风度有见地,但是他胆小怕事。和郝思嘉的敢作敢为和勇敢比,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想起一个典故,叫做“右边的石头”,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短时间内又失去了,我们都会怀念它,就像右边的石头,我们如果不站上去看看远方的风景,就会觉得没有什么地方应该比它更美。郝思嘉对卫希礼的爱情不也是如此吗?因为得不到,所以一直觉得是最好的。
卫希礼也是如此,对于郝思嘉的美丽和热情,他是欣赏的,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也是喜欢郝思嘉的,这也是郝思嘉一直不放弃的原因。但是他没有认识到,媚兰才是最适合他的,媚兰的温柔善解人意包容他的一切,他是爱媚兰的。爱情无关乎外表,但却会被外表迷住双眼。
白瑞德和郝思嘉的爱情让人觉得荡气回肠,也是书中美女和英雄的最佳搭配,他们无论是外表和性格上都是最佳的一对,但是他们的爱情却也在演绎着错过。二年级作文(https://www.isanxia.com/ernianji/)从郝思嘉向卫希礼表白开始,白瑞德便一直在郝思嘉身边,默默关注和守护着郝思嘉,白瑞德是最了解郝思嘉的人,可是郝思嘉驻足在卫希礼的过去里,没有珍惜这段感情。
而真正的觉悟是在那一刻:媚兰不听医生的劝告又一次怀孕,怀孕后她的身体迅速恶化。临终前,她把照看卫希礼的重担交给了郝思嘉。媚兰去世了,卫希礼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他比郝思嘉更感到害怕。也只有这时,郝思嘉方才相信了白瑞德多年来一直对她讲的话,卫希礼确实不值得爱。而她自己其实也并不爱现实生活中的卫希礼。
在浓雾中,郝思嘉拼命往家里跑,雾中的她好像又重温着多年前一直困扰着她的一个噩梦。终于,她看见自己住宅的灯光,霎那间她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因为世界上还有白瑞德,而她真心爱的就是白瑞德!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太晚。白瑞德已经决定弃家出走,永远地离开郝思嘉。
郝思嘉和白瑞德,卫希礼和媚兰,他们的爱情都在演绎着错过,白瑞德碰到郝思嘉的时候,郝思嘉正活在卫希礼的过去里;郝思嘉真正走出来时,白瑞德已身心疲惫决定离去;卫希礼和媚兰在一起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真爱,媚兰去世时,卫希礼才伤心欲绝。一段段重逢、表白、错过,让爱情变得如此波折。但正如波兰斯基所说:正常的爱情是无趣的。他们的爱情,却也向我们诠释了着永不磨灭的真情。
守护?磨炼?破灭
《飘》并非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更多的是在美国南北战争的背景下,通过郝思嘉这个原本家境很好的贵族的没落,以及在战争中遭受的种种不幸,来反映战争给人们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在书中,郝思嘉一心去追求的是爱情,而一直守护的是家园。爱情——这在上面这一节已经说过,这里主要说的是家园。
随着战局恶化,郝思嘉辗转迁徙,从塔罗到亚特兰大,又因为战火蔓延,回到了塔罗。在战火轰响的逃难中,郝思嘉经历着生死的考验,也看到了战争中被毁掉的庄园,到处是断壁残垣。回到陶乐庄园后,一家的生计都压在郝思嘉一个人生上,郝思嘉利用各种方法维持生计,天天提着篮子到地里去挖,到废墟里去捡。苦难的生活磨炼着郝思嘉,但也使她变得冷酷无情,家里的人都有些怕她。从这时候起,郝思嘉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决心恢复陶乐庄园昔日的风采:餐桌上摆满银质餐具、透亮的酒杯和丰盛的食品,马厩里拴着一匹匹骏马,车房里放着豪华的四轮马车,成群的黑奴在塔罗的田间采摘棉花……
在战争中,人民最想守护的就是自己的家园,在战火中看到无数庄园的毁灭,这促使郝思嘉更加珍惜自己的庄园,这也激发了作为爱尔兰人的郝思嘉骨子里对土地的热爱,一心想要守护住这一片安宁的乐土。
战争过去,可陶乐庄园还是处于岌岌可危之中,因为想拯救陶乐庄园,郝思嘉穿着破窗帘做的婚纱去见白瑞德,里面包裹着经过苦难岁月磨砺的粗糙双手;嫁给无能的店铺老板弗兰克;买下倒闭了的木材加工厂,开始独自经营。
白瑞德是最了解郝思嘉的,也一直守护着郝思嘉,他知道郝思嘉最想要的是什么。弗兰克死后,白瑞德和郝思嘉结婚了。白瑞德满足郝思嘉物质上的任何要求,新奥尔良蜜月旅行,住郝思嘉自己设计的最豪华别墅。对于郝思嘉来说,此时她似乎实现了她在陶乐庄园时的理想。但是,郝思嘉并不满足安于现状,她仍旧无法放下她的初恋卫希礼,结果,她失去了白瑞德。
最后,郝思嘉回到了陶乐庄园——重新回到了真正的家园。战争让人幻觉,物质的满足是重要的,但郝思嘉现在才该明白,并非是如此,精神上的满足才是真正的心灵归宿。虽然她失去了所有,但是苦难生活磨练出她的坚强仍在,一直伴随的乐观和爱尔兰人的坚韧不会消失,所以,郝思嘉在失去了最心爱的人的那一刻仍能说出:不管怎么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那是破灭后的坚强。
过去在过去。让过去留在过去里。过去也终会过去。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