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万字原创长文,以追忆2020年:《请回答,2020》

2020/12/31 13:06
阅读数 194

文/朱季谦

 

数年后,当有人问起我:你记忆里的2020年,是怎样的一年?

 

我可能会这样回答他:......

 

这一年,围绕着病毒,死亡,危机,全世界都进入到一场没有硝烟的兵荒马乱当中。

 

这一年,活着,成了人们最大的愿望。

 

在2019年最后之际,很多人都忙着做年终总结,忙着规划新的一年,然而,没有人能想到,这一切,后来都被一场黑天鹅似的疫情给打乱了。新计划如同墙上突然停摆的时钟,同时停摆的,还有很多人的生命,他们永远消失在2020年,数以万计的,留在时光的尘埃深处。

 

这一年,可谓是,刻骨铭心。

 

然而,2020年很快就要过去了,无论悲欢,它都将永远埋葬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成为历史书上的一页。

 

当我站在2020年的黄昏下,回首这一年的过往,无数的事情顷刻间都成了宏观里的一角,它们一览无遗地展现在我面前......

 

我想用一个普通人的视角,用一种普通的叙述方式,把这一年的回忆,记录下来——

 

【一】

当时光回到2019年12月,微博热搜上突然出现一条不太起眼的新闻:湖北省武汉市部分医院陆续发现多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我在12月下班路上偶然刷到过这条微博,但很快就忽略了。

 

如刘慈欣在《流浪地球》里写到的那样,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彼时,仍处在2019年12月份,离疫情真正定性与公开,尚有近一个月的时间。

 

在疫情的最开始,曾有8名武汉市民站出来预警说,武汉出现了新的SARS病毒。

 

这当中,有一个叫李文亮的医生。

 

只是,他们的声音过于渺小,甚至一度被定义为谣言。

 

当广大民众意识到这不是谣言,而是一场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灾难时,那已是快一个月后的事情......

 

那天是2020年1月20日,我正要启程回家过年,出门时,发现路上已有不少人戴了口罩,在往日,除了些女孩子外,是很少看到大男人戴口罩出门的。

 

这天,一切都开始变了。

 

城市的街头,地铁里,火车站.....戴口罩的人逐渐多起来。

 

主流媒体开始铺天盖地报道疫情相关的新闻。

 

而在社交网络上,出现了各种小道消息,事实抑或谣言,都轻易拨动着每个人敏感的神经。

 

当这些消息如同洪水猛兽突然扑来时,人们顿时感到震惊,感到恐惧,感到不可思议,这让人们不禁想起17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

 

每个人都开始关注这场疫情,但没有人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灾难里的未知,带来的,更多是恐惧。

 

【二】

那天早上在赶往地铁的路上,我正好刷到一则关于深圳疫情的新闻,在2020年1月20日凌晨2点,央视新闻正式报道广东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clipboard

看完这则新闻,心想,待会要去火车站坐车,正值春运之际,车站里肯定人满为患,还是买几个口罩预防为好。于是在路过药店时,进去想买几个口罩,一问,却被告知大人用的口罩已经售罄,只剩下几个儿童口罩了。我急忙跑到另外一个临近的药店,同样被告知,大人用的口罩已卖完。当时我感到特别惊讶,这才上午九点,药店里的口罩竟已几乎卖光,只剩下儿童专用的口罩。

 

没办法,只能买下一盒儿童版N95口罩凑合着用了。

 

我在微信上叮嘱朋友快些去买些口罩,但根据朋友们的反馈,他们附近的药店同样已出现口罩紧缺的情况了。

 

这天,抢购口罩的现象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般,开始急速蔓延到全国各地,谁能想到,往常极度普通的口罩,竟一夜之间变成了稀缺品。

 

这天,是2020年1月20日。

 

在我回家的高铁上,周围的旅客大多都已戴上口罩。

 

车厢里,偶尔有人发出一阵咳嗽,立马就能引起周围人投去一片惊疑的目光。

 

窗外滑过的风景,如电影画面一样平静,但远处的天空逐渐灰蒙,仿佛一场大雨就要到来了。

 

有关疫情的新闻,这时早已满天纷飞,但,新冠病毒是否会人传人?在20日之前,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莫衷一是。

 

在官方结论尚未正式公布前,有一个人站出来建议道:“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

 

而他,在说完这话后,却义无反顾在1月18日当天奔赴武汉。

 

他叫钟南山,这年,已经84岁了。

 

在前往武汉的高铁上,随行人员拍下了一张令人心疼的照片。这位头发花白的高龄老者,在疫情面前,亦如17年前那样,不畏艰辛与前路的危险,毅然挑起身上的重任,走向抗疫的最前线。

clipboard

当谈起17年前那场“非典”疫情——钟南山,这是一个注定无法绕开的名字。

 

回到2003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正快速扩散,感染的人数与日俱增,就连医护人员也没能幸免于难,他们一批又一批地倒在岗位上,事情变得愈加严峻,但这场疫情的源头究竟是什么,则始终没有找出。恐慌的人们开始到处抢购板蓝根和醋,更有甚者,扛着一把锄头,到乡下的田野山林间去寻找野生的板蓝根——这一幕,曾是我亲眼所见。

 

当时,医学界的权威声音认为,这场疫情的罪魁祸首是衣原体感染,但钟南山研究后发现,这不是衣原体,而是一种罕见的新型病毒,而且,传染性极强......

 

这就意味着,若是按照衣原体感染的方向去治,那么,这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这场恐怖的疫情蔓延!

 

钟南山陷入了沉思,究竟要不要公开这个信息?

 

若是公开了,可能,将造成巨大的社会恐慌与压力,若不公开,疫情则陷入一种更加难以控制的地步。

 

那一年,他已经67岁。

 

在陷入两难之际,他悄悄回家祭了一次祖,那天,他在父亲的坟前站了很久很久.......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在祭完祖的第三天,钟南山在一场发布会上,如实向社会公布了真实的“非典”疫情。

 

对了,他的父亲,叫钟世藩,是我国著名儿科专家,其一生同样奉献在医学事业上。

 

17年后,钟南山这个名字,再一次走进大众视野里。

 

2020年1月20日21时左右,他在《新闻1+1》上表示,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人传人,在广东有2个病例,没去过武汉,但家人去了武汉后,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现在可以说,肯定的,有人传人现象……

clipboard

【三】

回家的第二天,我从新闻上得知,国内已经291例,其中,湖北省270例。

 

这个数字将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急剧上升,这种上升所带来的影响,是全国范围内口罩的严重脱销。临近除夕夜,药店里基本已买不到口罩了,而在网上,其价钱竟飙升到百元一只。

 

在武汉,网传发热的人数正急剧增多,甚至到了病床一张难求的地步。

 

正当疫情急剧扩散之际,中国在1月22日这天,正式宣布新冠肺炎免费治疗。

 

遗憾的是,很多人都没能坚持到这天。

 

如,在疫情爆发的初期,湖北黄冈有一位翁姓孕妇,感染了新冠病毒。在ICU里治疗一周多,花光家庭的积蓄和丈夫四处借来的钱,到后来,丈夫实在借不到钱了。

 

主治医生后来回忆道:“孕妇的老公最终决定放弃了。她老公哭了,我也哭了,因为我觉得还是有希望治好的。放弃了,孕妇就死了。在放弃的第二天,政策变了。”

 

这位孕妇的丈夫,或许余生都将在内疚和痛苦中度过——当初若能再坚持一天,可能一切就有希望了。

 

可见,若没有免费治疗新冠肺炎的政策,类似的惨剧将会重复发生,身在底层的人们,一场大病就足以摧毁一个家庭。

 

而这,只是疫情爆发初期一个悲剧的缩影。

 

在武汉的另一头,有一位叫徐美武的90岁老奶奶,在医院发热门诊里陪着患上新冠的64岁儿子,等了五天五夜,终于帮儿子等来一个床位。

clipboard

当她的儿子被送进隔离病房后,作为母亲的她,很是担心儿子的健康,她曾说过:“即使我阳性也无所谓了,卖房也想让儿子活命。”不久,她写了一封信,委托医护人员转交给儿子,在信中她叮嘱道:“儿子,要挺住,要坚强,战胜病魔.......”

 

信中字字真情,每一笔都是老母亲的疼爱与担心。

 

只是,在老奶奶写信的那个下午,她的儿子已经离开人世。

 

这注定是一封永远都无法送达的信。

 

主治医生林鸣担心90岁高龄的老奶奶接受不了这一事实,故而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很久之后,老奶奶才得知,原来在她写信的前一天,儿子就已经走了。

clipboard

这是一个发生在疫情中的母爱故事。

 

在母亲的眼中,儿女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无论好坏,都会疼爱,她只盼望着他们能一生安好健康。

 

遗憾的是,他们这辈子母子一场,就只能到这了。

 

往后,就不能再相互陪着走下去。

 

在这场疫情当中,究竟发生了多少这样的人间悲剧,我已不得而知。有的妻子永远失去了丈夫,有的孩子永远没了母亲......他们哭喊着、追奔着,仿佛一切都只是梦,但梦总会醒,而现实,真的很残忍。这场灾难带走了很多人的幸福,留下来的,是需要用一生去治愈的伤疤。

 

2020年,充满了悲剧色彩。

 

到1月23日这天,网上一则新闻突然飙升,成为热搜头条:武汉宣布“封城”,自当日上午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这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意味着,将有900多万人留在这座被按下暂停键的城市里,但根据后来的疫情走势来看,这又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武汉属于交通枢纽地带,四通八达,别称,九省通衢。若不及时阻止城内人流的扩散,可能将会有更多的城市变成第二个甚至第三、第四个“武汉”。

 

可见,封城,当时是无奈之举,但又是必须之举。

 

宣布封城的同时,武汉决定建造小汤山模式的医院来应对疫情,这便是后来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

 

【四】

这一年的春节,贺岁片全部撤档,娱乐场所陆续关闭,各种聚会纷纷取消,人们大多只能躲在家里,而外面的大街小巷,显得无比冷清。在知乎上有人这样描述:"以后的史书会如何写2020年疫情呢?若用《资治通鉴》的手法,大概是:‘庚子年初,大疫,百姓惊藏其屋,城为之空。’"

 

往年的春节,都离不开抢红包这一盛事,但今年,一切都变味了,甚至变得过于荒诞,从初一到初八,各种荒诞事儿轮番上演,如,初一抢口罩,初二抢大米,初三抢酒精......初七抢双簧口服液,初八抢藿香正气丸。

 

说起抢购双簧口服液和藿香口服液的事儿,跟当年抢购板蓝根一样,最有那味了。事情的起因,是当晚微博上突然出现一则看似很主流的新闻,说这药可以预防新冠,结果当晚各大电商平台瞬间就被抢了个光。然而,当广大网友慢慢回过味来时,恍惚发现自己似乎被收割了一把韭菜,于是,又开始默默退货......

 

【五】

春节那段日子里我总是很晚才睡,每晚都在网上刷着各种消息。

 

在1月26日晚上,我像往常一样,熬了一个很晚的夜,凌晨4点多,正准备睡觉时,突然,手机弹出一则消息:突发,科比坠机不幸离世!

 

朋友圈、微博、知乎,顷刻间,铺天盖地都是有关这则新闻的文字。这噩耗来得太过于突然,以致于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科比,竟永远离开了。

 

那晚,无数热爱篮球的男孩彻夜难眠,关于科比,关于篮球,关于穿着球衣挥汗在场上的少年,那可是他们的青春啊。

 

但一代人的青春,随着一代球星的陨落,越走越远了。

clipboard

这是无比魔幻的一年。

 

似乎正是从科比走的那天开始,网络上出现一个声音:若2020年可以重启的话......

 

【六】

在大洋的这头,这天是1月27日,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仍在急剧上升。各地小区逐渐开始实行严格控制人员出入的措施,村庄则进行封闭——在河南的一些村庄,为预防疫情的扩散,村民们使出了浑身解数,有人使用各种障碍物,将进村的道路给堵死,更有甚者,直接扛把关二刀,蹲在村口,遇到外来的亲戚朋友,就一律劝返。这些都是当时防疫措施的缩影,在其背后,是一个古老民族的团结抗疫精神,是众志成城的努力与奋斗。

clipboard

在武汉,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正在抢分夺秒地施工中,建筑工人们像跟死神在赛跑,日夜不断地赶工。来自各地的网友,纷纷化身“云监工”,蹲在家中直播观看建筑现场。他们给各种机械设备取名,如,泥罐车被叫做"送灰宗",吊车成为了“送高宗”,旁边不停歇的挖掘机,被叫做“勤始黄”,另有各种大黄小黄小白小红......就连现场的直播镜头都有了自己名字,其为“摄政王”......

 

“云监工”的出发点是为武汉加油,然若一切都变成娱乐化,就甚是悲哀了,这将会变成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在《娱乐至死》一书当中,作者尼尔·波兹曼就说道过,人类无声无息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心甘情愿,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蹲在家里做着“云监工”的人们,自然难以切身体会到现场人员的艰辛。工人们冒着可能感染新冠的危险,日夜颠倒、争分夺秒地赶工,最终,用时10天,就完成了火神山医院的建设,这,堪称是2020年的奇迹之一,而这,便是中国速度!

 

这些工人是平凡的,亦是伟大的,与医生、军人一样,都是这场疫情的最美逆行者——他们负重前行,跑在疫情的最前面,尽可能地扛下所有。

 

若没有这些负重前行的人,我们何谈岁月静好?

 

火神山和雷神山的陆续建成,成为新冠抗疫史中最重要的一个里程碑节点,用现在的目光回过头去看,不难发现,在这之后,疫情将很快迎来一次拐点。

 

这天是2月2日,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

 

我们见证了一次奇迹与历史,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很快,我们将见证更多历史......

【七】

在火神山交付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3日,年后A股开盘,受到疫情的影响,这天指数低开大跌,出现3000多只股票跌停的惨况。

 

满眼望去,尽是绿油油的草原。

 

股民们一片呜呼哀哉。

 

国内股市跌至冰点之际,国外同样没有好到哪去。

 

美股甚至在短短一个月内,上演了5次熔断的盛况。

 

5次熔断,意味着什么呢?

 

要知道,美股上一次熔断,还是1997年10月27日的事了,那是美股历史上真正意义的首次熔断。

 

那个说过“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的股神巴菲特老爷子,也将于这场股市浩劫里遭遇滑铁卢,其一季度投资亏损就高达545.17美元。

 

跟随着股市一起暴跌的,还有国际原油价的不断暴跌,谁能想到,这一不可再生能源,竟然会在2020年的开局之际,跌出了天际线,甚至出现负油价的惨象。

clipboard

当原油价被腰斩之际,我以为已跌到谷底,急忙申购了两支原油相关的基金。想着可以狠狠抄一把原油的底,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在复杂的金融市场里,我这棵韭菜,还是太嫩了。

clipboard

根据后来的走势来看,韭菜们以为的谷底,不过还是在半山腰......

 

这张图,无比形象——

clipboard

在国际原油价暴跌的同时,国内爆出一颗惊雷,轰的一声,令所有人目瞪口呆——“原油宝”事件顿时登上各大头条板块,参与其中的投资者,一觉醒来,发现房子都快亏没了。

 

可谓是,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金融市场陷入低迷的同时,国内各类商家同样遭遇了经营上的困境。特别是线下实体店,受疫情的影响,一度出现冷清无客的现象,导致很多实体店都难以再经营下去,开始接二连三地倒闭。

 

去年我经常光顾的一家瓦罐汤店,时隔数月再路过时,发现其也不幸倒闭了。

 

透过许久没有擦拭过的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搬至一空,地上则落满灰尘。

 

在这条长街上,遭遇同样命运的,可不止这一家。

 

它们都是这场疫情当中一个极其不幸的缩影——在其他的地方,同样出现了类似的现象:实体店关门,现金流断裂,公司倒闭......后来,据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库统计,这一年,共有931家创业公司关闭了。

【图片来源:时代数据】

 

在这些现象和数据的背后,是无数创业者辛苦多年的梦想被现实残酷打碎。

 

活着,不仅是普通人的愿望,更是广大创业者的心声。

 

遗憾的是,很多公司死在了2020年的路上,很多人则永远留在2020年的时光里......

 

【八】

2020年2月7日,凌晨,无数人在期盼一个“吹哨者”的归来。

 

我们都在等一个奇迹——可奇迹始终都没有到来。

 

这一年,李文亮才35岁。

 

时间回到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多,他在武汉大学临床04班级群里发了一则消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

微信图片_20201229125058

从聊天截图中可以看出,李文亮医生当时还附上了相关信息,用来证实消息的真实性。

 

出于善于与担当,他只想提醒同学朋友们,要及时预防这已经出现的病毒,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提醒的信息,后来被放到互联网上广为传播,甚至,一度被定义为谣言。

 

事后,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刊文称,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惧而采取佩戴口罩、严格消毒等措施,这对后来更好地预防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就像所有人都想重启2020年一样,我们始终都换不来一个“如果”。

 

李文亮医生不幸患上肺炎后,南都记者采访他时问了一句:“康复后,有什么计划?”

 

他说:“恢复以后还是要上一线,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

 

翻阅李文亮医生的微博,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有趣而热爱生活的人。

 

数年前,在被称为“玛雅末日”的那天,他曾调皮地发过一条微博,说要去拯救地球了。

1609218536(1)

数年后,就差那么一点,差那么一点......他就可以拯救这个他所热爱的地球。

 

只可惜,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2020年,2月7日,太阳依旧照常升起,只是,从今往后,我们再也联系不到他了。

 

他的离去,只是众多倒在岗位上的人员的一个缩影,为了战胜这场疫情,很多人都不幸牺牲了。

 

基辛格在《论中国》一书中说道过:“中国,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的很好。”

 

【九】

临近2月中旬,因疫情加重的原因,各地都延长了春节假期。与此同时,老家这边的汽车和高铁基本处于停运状态,出镇的道路甚至一度被封堵。整座小镇变成了一座孤岛,岛内又被分隔成各个封闭的区域。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4日才有所改善,当日我便趁着道路暂时解封,急忙搭乘父亲朋友的便车,离开了小镇,前往市里去坐返深的高铁。

 

路上,皆是一片冷清,到处都是关闭的商店,偶尔看到一两家开着门的店铺,也都门庭冷落,像极了电影《生化危机》里那种荒芜的画面。

 

开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不时就有一辆鸣笛的白色救护车往反方向开去。

 

望着救护车远去的影子,我陷入一阵沉思。

 

当时市里与周边都陆续出现了病例,不免让人担心疫情会一直蔓延。

 

这场疫情究竟会持续到何时才结束?

 

这是当时很多人最渴望得到的答案。

 

在返深的高铁上,乘务人员叮嘱大家都隔位就坐,避免交叉感染。那天我近乎全副武装,脸上戴着两层口罩,手上戴着一次性手套,就连手机,都套在防尘袋里,只差出门披一件防护衣了。我在路途上,确实看到有个姑娘披着一件防护风衣,我跟她大概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怕死。

 

回到深圳后,发现小区的大多数出口都被障碍物死死地封堵起来了,只剩下一个门口可通行。我拉着行李箱往门口走去,立马被社区工作人员拦住,他们近乎警惕地问一句,去过湖北吗?

 

我答,没有。

 

然后,便是测体温,登记各种返深信息,临末,有一个社区工作人员指了指挂在旁边的一道横幅,只见上面印着一行大字:返深人员一律自行隔离七天。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七天隔离生活。

 

这七天,可谓是记忆深刻,当时不敢点外卖吃,只好自己在家里下厨,但出乎意料的是,连菜都一度难买。有天晚上,我在每日优鲜app下了订单,一直等到晚上10点,都没有派送,等到第二天,依旧是一样的情况。客服后来主动电话联系我,这才知道,原来每日优鲜这两天都处于严重缺货中。

 

等终于熬过艰辛的七天后,我去办了一张小区出入证,这张纸后来一直被我留着,随着我搬去了新的住处。它就像一张通往过去的记忆凭证,印刻着一段难忘而特殊的时光,每当看到它,我总会想起当初返深时的隔离日子,虽是艰难的,但总归是难忘的。

7e1237978dcc45260eabdb928fd27aa

返深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通过远程进行办公。这一年初,远程办公近乎变成一个风口,相关的软件平台,一下子变得格外火热。除了远程办公之外,还有地摊经济、社区团购,都一度成为疫情后时代里的网络热词,或许是因这两年的风口变得越来越少,导致稍微一些风吹草动,都能让人误以为,风来了。

 

只是,大风始终没来。

 

风平浪静的背后,是资本的日渐谨慎。

 

同时,也意味着一个道理,钱,越来越难赚了。

 

在后疫情时代,打工人、内卷、网抑云等成为网络热词,这背后,是来源于生活与工作的无奈。

 

【十】

这场疫情持续到3月中旬,国内终于迎来一次历史性的转折,在3月11日至17日,全国每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数已维持在个位数,总体上,中国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经过去,但在国外,疫情正如猛兽般悄悄潜伏在暗夜里,随时发起凶猛攻击。

 

3月11日这天,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已具有全球大流行的特征。

 

很快,那些在疫情最初对中国落井下石的政客,那些不把疫情真正当回事的人们,都将在自己的自大当中咽下恶果,这正验证了一句话,病毒无国界。

 

但这话还有一句下解,助人者助己。

 

在这场灾难里,有数十个guojia和地区向中国提供了人道主义援助,有远郊,也有近邻。就连那些贫穷与弱小的guojia,如几内亚和梵蒂冈,都力所能及地向中国慷慨解囊。其中,巴基斯坦已经是第二次援助中国了,早在12年前汶川出现地震时,他们就曾首批派出救援队伍和物资。俄罗斯更不用说,前后多次给中国送来物资,第三批最狠,直接拉来23吨物资,等等。虽然我不喜欢日本,但不得不提一下,他们给中国援助的物资上写的诗句很是暖心,如“山川异域,日月同风”。除了政府的支持,日本民间也在积极发起捐助,对此,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历史应该铭记,但善意也不应该被辜负。我们不忘历史,但也不能忘记感恩。”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礼尚往来。

 

【十一】

这年的4月4日,北京降下半旗,哀悼那些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牺牲的烈士和逝去的同胞。总共4000多名同胞在这场疫情中不幸罹难了,其中,包括众多医护人员,公职人员以及志愿者。

 

武汉,这座被称为“英雄”的城市,将在4天后,也就是4月8日当天,正式解封。

 

从封城到解封,历经了76天。

 

这76天,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它几乎承载了整个2020年的回忆,有痛苦,也有希望。

 

当逾越一个寒冷的冬天后,春天终于如约到来。

 

这一年武汉的樱花,开得那么美丽又那么令人心疼。

 

那些逝去的英魂们,或许都化作了这盛开在阳光下朵朵灿烂的樱花。

 

他们将永远、永远守护这座城。

 

【尾声】

写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一年,各种悲欢离合的故事在上演。

 

这一年,各种离奇荒诞的事情在发生。

 

这一年,我想,将是这一代人最为难忘的一年,这种难忘,是每个人亲身经历后所带来的刻骨铭心。

 

经历了2020年,才发现,活着,是真好。

 

后记:

这是我一篇以项目模式仓促完成的原创长文,其缺点也比较明显,缺少一个更好的疫情全景图剖析,更多是以自我为缩影,来回忆这场疫情。既然是从主观出发到客观,难免其深度还是会受限于自身的阅历。

 

素材参考:

1.澎湃新闻:《普通家庭的抗疫战争:提供免费之前,重症孕妻离世》

2.新晚报:《那位90岁老奶奶,守护的64岁儿子走了》

 

 

欢迎各位小伙伴留言关注,个人公众号:海蓝纪。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本文同步分享在 博客“朱季谦”(CNBlog)。
如有侵权,请联系 support@oschina.cn 删除。
本文参与“OSC源创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点击引领话题📣 发布并加入讨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