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越南,“开源改变了我的人生!”

2023/12/31 21:00
阅读数 31


随着人工智能浪潮的席卷,开源不再仅仅是计算机领域的一个话题,而是成为推动技术创新、促进协作的重要引擎。我们可以经常看到类似于“Open AI 宫斗”这样的头条新闻,“大人物”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影响整个技术界。但是,在这场庞大的风云之下,技术界有一群不同领域背景的个体正在努力工作,他们是开源世界中的“小人物”,是推动这场技术革命的重要一环。


2009 年,影响了中国一代网民的 Win7 问世,云计算也开始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互联网的普及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因素。在大国之间开展技术交锋之余,很多小国也开始了自己的技术之旅。这一年的越南,刚加入世贸组织,迎接着一系列机遇与挑战。这份不安同样影响着越南的每一位人民,影响着这篇文章的主角——Hong Phuc Dang


Hong Phuc Dang 深入开源的初衷源于自己父母常念叨的一句话:知识能够改变命运。在艰难的家庭背景下,她一直怀揣着为家人创造更好生活的渴望。通过参与开源,她找到了这座知识的宝库。逐渐地,她不仅意识到自己如何通过开源改善生活,还深刻认识到这个机会应该分享给更多人。


起初,Hong Phuc Dang 接触到开源是通过本地的开源软件用户组织,这让她深感其他人可能缺乏类似的机会。因此,她开始思考,如果没有人引导,其他人将如何接触到开源呢?这个问题成为她追寻的动力,她希望能够创造机会,让更多人有机会踏入开源的世界,享受到知识带来的改变,正如她曾经亲身体验的那样。


2009 年,她建立了开源组织 FOSSASIA,立志促进亚洲计算机程序员使用自由和开源软件。它以亚洲为起点,与全球开发者社区合作,开发开源软件和硬件解决方案,包括 SUSI.AI 个人助理和适用于 Android 智能手机的 Pocket Science Lab。


FOSSASIA 还会组织全年各类开放技术活动,是 CodeHeat.org 编程竞赛和年度 FOSSASIA 峰会等热门活动的组织者,通过商业孵化器支持最有潜力的团队。


从此,Hong Phuc Dang 常身着一袭奥黛(越南的国服),穿着越南的传统服饰出入各类开源会议。Hong Phuc Dang 来到中国后,CSDN《新程序员》也采访到了这位开源女强人。在和她的深入交流中,我们听到了她在开源领域的独特见解以及对于那些渴望在开源中发光发热的非 IT 背景从业者的鼓舞之词,而她也热烈欢迎读者们能通过联系方式

https://www.linkedin.com/in/hongphucdang

进一步交流。让我们一同倾听这位开源领域奋斗者的心声。



《新程序员》:尽管你并非计算机科学专业出身,但你通过开源社区激发了对计算机科学的兴趣,可以跟我们分享这里面的故事吗?


Hong Phuc Dang:事实上,在初次接触开源社区时,我甚至还不会写代码。在社区成员的帮助下,我成功在 PC 上安装了 Linux 操作系统。我很快就喜欢上了 Linux,它让我学会如何使用命令行在计算机上高效执行任务。与 Windows 不同,Linux 不会频繁弹出软件更新通知,也无须担心防火墙和病毒的问题。通过了解开源操作系统,我开始研究如何安装各种自由软件应用。


然而,我深入参与社区的驱动力并非仅仅是高效的开源软件,而是社区中的人。对于计算机新手来说,浏览开源社区就像翻天书,各种专业术语充斥页面,令人摸不着头脑。在开源社区总有一些人愿意放下手中的工作,耐心花费三四个小时教导新手。尽管他们的时间非常宝贵,但他们仍然全力以赴地帮助新人。我所遇到的每一位开源贡献者都具备共同的灵魂特质:积极、热诚和真挚,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有着清晰的认识。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那些参与了二三十年工作的志愿者,在谈论自己的工作时仍然充满热情。


《新程序员》:作为一个长期致力于在亚洲推广开源的人,你背后的驱动力是什么?


Hong Phuc Dang:我出生在越南,一个发展中国家。直到二十至二十五年前,越南的互联网接入一直非常有限,因此我们在信息获取方面一直面临许多困难。相较于发达国家的人们,我们无法轻松地获取全球范围内的信息。我深感有必要通过开源为更多人创造机会,这也是我深入学习开源的初衷。


对于像我一样的越南人来而言,出国旅行、与发达国家建立联系以及融入全球生态系统都是相当艰难的。开源实际上消除了这些障碍,为越南的进步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在初次为开源项目做贡献时,我得以与来自欧洲、非洲或美国等我曾经从未踏足的地方的陌生人进行交流。这些经历非常特殊,为我提供了宝贵的学习机会。


因此,开源本身就是我的驱动力。它改变了我的生活,为我提供了许多机会。开源为我们提供了独立的机会,我希望能够与更多人分享这样的机会,让大家能够选择自己人生的道路。


《新程序员》:深入开源之后,你建立 FOSSASIA 的初衷和机会是什么呢?你是如何在早期解决项目的创建和赞助问题的?


Hong Phuc Dang:我的家庭背景并不好,所以我一直渴望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我从小就被教导认为,只有通过知识才能改变生活。通过参与开源,我能够自主学习并获取丰富的知识。逐渐地,我意识到,如果我有机会改善生活,那么这个机会也应该分享给更多人。我最初接触到开源组织是通过家人的介绍,但如果其他人没有类似的机会,他们该如何接触到开源?


因此,我创立了 FOSSASIA。为了确保社区的发展和持续增长,任何社区都需要一种有效的治理体系,FOSSASIA 实体的建立旨在让人们和核心成员能够持续贡献、工作,并以更高效的方式组织社区。


FOSSASIA 在初期规模较小,资金是困扰我们很久的严峻问题,而这也是许多开源组织常面临的挑战。我们非常幸运,在创立初期就得到了一笔天使投资,这体现了问题的两面性:我们来自发展中国家,天然存在一些硬件劣势,但我们的弱势地位在寻求帮助时也成为了一个优势,更容易在全球社区中引起关注。全球各地都有人希望创建一个能够培养和发展弱势地区开发者的平台,这让我们在起步阶段就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


渐渐地,我认识到,捐赠或赞助对于维持开源组织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融资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因此,我们开始将自主开发的一些开源项目商业化,并考虑如何将新的商业模式融入我们的工作方式中。总的来说,FOSSASIA 拥有不同的长期收入来源,例如与社区接触提供咨询服务,并在软件方面提供具体的帮助。我们与世界各地的社区保持着紧密联系,为他们提供有价值的贡献,同时他们也提供手段和资源作为回报,以继续推动开源事业。


《新程序员》:FOSSASIA 的另一位创始人 Mario Behling 提供了哪些帮助?


Hong Phuc Dang:Mario Behling 来自德国——FOSSASIA 的两位创始人来自两个不同的文化背景,这为我们搭建开源的桥梁提供了多样性的视角。我是在 2007 年欧盟于越南举行的一个开源会议上认识他的。当时,Mario 希望将开源理念介绍给当地的公司,而这正是我认识他的契机。


Mario 可以从西方的视角观察问题。而且,由于他在这个领域工作了很多年,他拥有比我更丰富的经验。对于 FOSSASIA 而言,Mario 也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贡献者,他为组织带来了宝贵的价值、丰富的经验以及与外界建立联系的能力。



《新程序员》:FOSSASIA 成长的过程中都有哪些里程碑?


Hong Phuc Dang:在 FOSSASIA 的成长历程中,一个显著的里程碑是 2023 年 4 月我们在新加坡成功举办了线下的 FOSSASIA 峰会。在过去的三年里,由于疫情的影响,人们一直无法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而这次峰会标志着我们与 FOSSASIA 的成员、贡献者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项目能在历经艰险之后再度重聚。


《新程序员》:这一次采访的同期,也是自疫情以来,你首次在中国做了公开演讲,感觉如何?


Hong Phuc Dang:能够再次来到中国,我感到非常兴奋。我一直很喜欢中国,自学了一些汉语,了解了一些汉族文化,还查找过在中国旅游的信息。然而,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我一度以为再也没有机会来中国了。因此,能够重新和中国开发者建立线下联系让我感到十分激动。


令人惊讶的是,我注意到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对生活的变化适应得很快。所有事物似乎瞬间恢复了正常,这三年宛如一场梦。但我认为,现在我们应该对能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感到珍惜,因为这样的机会既平凡无奇,又来之不易。


《新程序员》:开源组织要怎么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危机?


Hong Phuc Dang:在疫情期间,我们通过虚拟会议保持与组织成员的联系。与此同时,我们的软件开发工作依然在继续,甚至硬件项目也没有因为疫情而停滞。


FOSSAISA 在疫情期间遇到的最大挑战可能是我们的一位关键维护者在印度去世,他叫 Areeb Jamal,是印度的一位软件开发者,年仅 26 岁。这是一个令人悲痛的损失,因为他多年来一直为亚洲的自由/开源软件社区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我们从未有机会见面,因为他一直没机会到新加坡与我们面对面交流。在他离世的那段时间,我们面临了很大的困境,不仅失去了一位重要的合作者,而且他负责的关键项目在没有维护者的情况下很难继续。


最终,我们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来培训新的贡献者,以填补他留下的空缺。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整个项目就像留下了一个漏洞。我们怀念他,但他永远不会回来了,项目本身的情况也永远改变了。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时刻,但我们努力适应并继续前行。


《新程序员》:所以,过去的两届 FOSSASIA 峰会都是在线上举行的。那么,在 FOSSASIA 回归实体活动后,你认为可以从线上活动吸收哪些经验?有考虑在未来结合线上线下举办活动吗?


Hong Phuc Dang: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我认为关键在于,疫情让全世界的人类在网络上找到了全新的沟通方式,从而变得不太愿意主动外出旅行。我真的很喜欢你提到的想法,即使没有疫情,我们也可以做线上线下结合的会议,与更多不能在现场见面的人交流。


我们需要为任何事情做好准备,迎接这个世界接踵而来的挑战。在欧洲,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因局势没法外出旅游,这也影响着世界各地的全球经济形势。但现在,至少我们找到了与彼此联系到渠道,无论通过什么方式,全球开发者的联系都不该断开。此外,开源创新在提供更互动的虚拟体验方面也有很多进展。


《新程序员》:你如何应对不同地区和文化环境中的管理挑战?FOSSASIA 的组织和文化有哪些方面值得学习?


Hong Phuc Dang:说得很好。我们试图创造一个非常包容的环境。首先,我们从一些非常简单的事情开始,比如以英语作为主要语言。即使我们有来自印度、越南等地的贡献者,但我们在所有的聊天频道上都使用英语。我们还设有一个评论贡献者频道,全球的人都可以使用它。这样,人们就可以在评论中达成共识。总的来说,这一切都关乎沟通。我们专注于促进不同地区之间的沟通,使贡献者之间交流更加方便。


我们也非常关注时区问题,选择适合大多数贡献者的会议时间,以确保具有包容性。这是我们正在努力做的事情。对于组织的管理,我们采取了一种非常精简的方式,以便快速做出决策。我们鼓励不同的人参与到决策过程中,让他们感到自己的声音被听到,并在组织中发挥作用。这种开放和包容的文化有助于激发团队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新程序员》:你曾谈过自己为其他组织和活动做志愿者的经历。那么,你该如何确保自己的行动与开源原则一致,并始终服务于社区的利益?


Hong Phuc Dang:做志愿者总是一件好事。通过志愿服务,我们可以学到一些东西,认识新朋友,建立新的联系,找到新的机会。因此,我志愿服务的组织大多是开源组织,它们和我个人的基本原则是非常相似的。但是正如你提到的,如何平衡来自不同社区的期望是一大挑战。如果我参与组织,只关注企业的好处,人们就会质疑这种参与如何帮助我们的社区。我的回答是,为了发展生态系统,我们也需要参与企业活动,因为企业可以引进资源,资助我们所做的事情。因此,我们不想拒绝与某一类人群接触的机会。


然而,在我开始参与、支持或志愿服务于任何组织之前,我需要了解他们的愿景,相信他们的治理方法。我之前也曾志愿服务于其他组织,但在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它可能不符合我期望的价值观或社区的目标。这种情况下,我会选择直接离开。


我想强调的是,为了成功维持开源世界的生态系统,我们需要参与来自社区、企业、政府和学术部门的不同层面的活动。这样才能确保我们的行动与开源原则一致,最终服务于整个社区的利益。


《新程序员》:你曾经说过 FOSSASIA 使用开放技术来解决世界问题,你能分享一些亚洲地区开源软件的成功案例吗?


Hong Phuc Dang:在亚洲地区,很难将软件限定为特定地区的成功案例,因为如果它是一个真正的开源项目,那么它必定是全球化的,贡献者来自世界各地。有时候,始于亚洲的项目可能更多的贡献会来自欧洲。


但我可以聊一聊 "Pocket Science Lab"(口袋科学实验室),这是我们引以为傲的项目。几年前,我们开始了这个硬件项目的构想,目标是建立一个名为 Pocket Science Lab 的设备,使任何科学家都能够进行各种测量,收集环境数据,测量电子波,并以非常经济实惠的方式创建和制造这种电子设备。它被广泛应用于教育,且影响范围不局限于亚洲,还在德国和印度等其他地方传播。


口袋科学实验室(图源:FOSSASIA 官方网站)


所以,虽然 FOSSASIA 的存在时间不是很长,但我们成功在开源世界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我们还在继续向开放硬件领域进行投资,并通过 Pocket Science Lab 项目继续推广开源硬件理念,不仅在 FOSSASIA 的层面,而是在世界各地推动开放硬件的发展。


因此,开源不仅局限于软件领域,它也存在于社会的许多其他领域。尤其是在疫情之后,我们更加相信开放硬件的重要性。在疫情期间,我们看到了许多供应链问题,例如无法深入使用设备,缺乏芯片导致生产减缓。因此,本地化生产是关键。Pocket Science Lab 就提供了一个想法:如果我们可以在家轻松创造电子设备,并且开源蓝图设计,那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都能够生产和制造自己的硬件。


《新程序员》:这让我想到了 RISC-V。


Hong Phuc Dang:没错,RISC-V 是这个领域正在发生的伟大创新。


《新程序员》: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最宝贵的经历是什么?你对自己的下一个小目标有什么计划吗?


Hong Phuc Dang:我认为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最宝贵的经历之一是能够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合作。这种合作不仅为我提供了与顶尖开发者一起工作的机会,还让我能够与那些真正创造我们使用的软件和硬件的人们建立联系。与这些行业领军人物一起学习和合作是我非常重视的经历。


我计划继续在开源社区中发挥积极作用,并继续推动 FOSSASIA 项目的发展。我希望通过这些努力,能够为更多人创造学习和参与的机会。此外,我也在考虑将更多的关注和资源引入开放硬件领域,因为我认为在这个领域有很多潜力和机会。总体而言,我的计划是继续为开源事业做出贡献,推动社区的发展,并在技术和社会层面取得更多的进展。


至于我的下一个小目标,我希望 2024 年 4 月的时候能在越南举行下一次 FOSSASIA 的面对面活动。


《新程序员》:会和 2023 年的新加坡峰会类似吗?


Hong Phuc Dang:大体上比较相像,但现场会有更多的越南开发者。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联系更多来自越南的贡献者,增加越南贡献者基地的数量。


《新程序员》:FOSSASIA 最近在忙什么?我知道你们在 2019 年有过 AI 项目,而现在的热门话题就是 ChatGPT。


Hong Phuc Dang:我们目前有两个项目正在进行。前面有提到,今年在新加坡的线下峰会活动占去了不少时间,所以我们推出了 EventYAY 项目。它是一个活动管理系统,能让组织者从头到尾管理活动。组织者可以在平台上邀请发言人、安排时间、办理票务等,此外还整合了一个视频会议系统。我们希望能够为组织者提供一个平台,能够根据不同的需求自动生成模板,使整个活动组织的流程更加高效。 

另一个项目是关于 Pocket Science Lab 的。我们正在改革固件,并计划升级硬件。在疫情期间,我们无法获取到一些芯片的供应,但现在情况则有所好转,所以我们计划将下一个版本的 Pocket Science Lab 带到市场上。我们还在与德国魏玛大学合作,他们正在使用 Pocket Science Lab 作为传感器盒,以便研究人员能够进行各种类型的测量。


《新程序员》:有很多学生参与了 FOSSASIA 的研究吗?


Hong Phuc Dang:是的,当然有很多学生参与。我们与德国的大学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也与新加坡、越南、印度和泰国的大学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为了保持我们的人才库,FOSSASIA 在这些地区积极吸引大量学生参与,并明确认识到不能仅仅依赖于特定的人才群体。有些人可能是专业的开发人员,他们把开源视为一种爱好,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可能会因家庭原因而不再参与。我们需要不断培养年轻一代,使他们成为下一批开源贡献者。


除了大学生,我们还关注中学生,因为培训应该从他们开始学习计算机的那一刻就开始。我曾在越南的一所中学鼓励学生不要仅仅安装 Windows,而是从中学阶段就开始接触 Linux 还有自由软件。


《新程序员》:对于那些从学校或大学有很多理论知识的年轻人,来自那些他们没有很多实践知识的地方。所以他们没有机会利用他们所学到的东西来做一个项目。它可能也适用于开源项目。对于那些年轻人,关于如何开始探索开源世界,或者如何获得这些体验,你有什么建议或建议吗?


Hong Phuc Dang:FOSSASIA 一直在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与印度和新加坡的高中教师有合作,其中可以分享一个学生组织的例子——“积木”(BuildingBloCS),由来自大学和高中的出色学生组成,年龄在 13 到 17 岁之间。“积木”是自发组织的,但老师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他们会介绍想法并创建了一个让学生组织起来的平台。


现在,“积木”已经非常成功,拥有数百名来自新加坡不同学校的成员,他们组织自己的讲习班,教其他学生编程。在 FOSSASIA 峰会上也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我们在新加坡举办的 FOSSASIA 论坛峰会上,为学生创造了展示的机会,他们展示了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


FOSSASIA 的一些讲习班也是由学生组织的,我们鼓励学生创造一个真正可以互动的地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对于学生们来说,保持与社区的联系是至关重要的。在每个主要城市,都有 FOSSASIA 用户组和其他用户组提供了与人交流和学习的机会。


如果能够得到足够的支持,我们应该将开源引入学校层面。即使无法将其引入学校,我们仍然可以通过组织编程项目或比赛,为这个年龄段的学生提供支持,或是借助大学层面的导师来支持这些学生。总之,看看新加坡的“积木”项目,这是学生们如何自我组织、教授自己开源和编程的例子。


《新程序员》:开源至今通常被认为是需要“懂技术的人”才能参与,被视为计算机领域的事务。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对于那些非 IT 背景但渴望在开源领域留下印记的人,你有哪些鼓励之话可以与我们分享?


Hong Phuc Dang: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在开源世界找到自己的位置。在开源领域,我们不仅需要专业的程序员,还需要专注于项目和软件文档的作者。如果有人在文学方面有出色的才华,那他就懂得如何编写清晰的文档——每个开源项目都需要这样的文档。


因此,我要强调的是,不要因为缺乏技术背景而犹豫不决参与开源。无论是面对技术挑战,还是从事文档编写、活动组织、用户参与或贡献者支持等方面,总会有属于你的位置。在开源工作中,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你会遇到许多活跃和热情的朋友,一同参与令人激动的项目,深感自己能够为世界做出有益的贡献。如果有机会,我强烈推荐踌躇不定的人选择在一家致力于推动开源的公司工作。因为这不仅仅是关于谋生,更是关于如何做正确的事情,以及如何为创造一个更加可持续的未来作出贡献。


作者 | 王启隆

编辑 | 张若珊

相关阅读 | Related Reading

LFAPAC 开源布道者开源教育SIG 2023年下半年度报告
COSCon'23 主论坛回顾:基金会的治理模式


开源社简介

开源社(英文名称为“KAIYUANSHE”)成立于 2014 年,是由志愿贡献于开源事业的个人志愿者,依 “贡献、共识、共治” 原则所组成的开源社区。开源社始终维持 “厂商中立、公益、非营利” 的理念,以 “立足中国、贡献全球,推动开源成为新时代的生活方式” 为愿景,以 “开源治理、国际接轨、社区发展、项目孵化” 为使命,旨在共创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开源生态体系。


开源社积极与支持开源的社区、高校、企业以及政府相关单位紧密合作,同时也是全球开源协议认证组织 - OSI 在中国的首个成员。


自2016年起连续举办中国开源年会(COSCon),持续发布《中国开源年度报告》,联合发起了“中国开源先锋榜”、“中国开源码力榜”等,在海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开源社KAIYUANSHE(kaiyuanshe)。
如有侵权,请联系 support@oschina.cn 删除。
本文参与“OSC源创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点击引领话题📣 发布并加入讨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