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欧洲裁员一万人、Salesforce 考虑收购 Slack​、杰夫·贝佐斯如何做决定等|Decode the Week

原创
2020/11/30 08:00
阅读数 51
Decode the Week 音视频技术周刊  

Picture by Pete Clayton (https://peteclayton.com)



News Briefing
1.向混合云转型 IBM欧洲裁员一万人
随着 IBM 在战略上做出重大转变,该公司将在欧洲裁员约1万人。而这紧接着上个月该组织宣布明年将分拆其基础设施服务业务。虽然 IBM 没有证实裁员,但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将面临广泛的结构性变化,因为它将全力专注于混合云方式。

IBM 方面称: “我们的人员配置决定是为了向我们的客户提供采用开放混合云平台和人工智能能力的最佳支持。我们还将继续在培训和技能开发方面进行大量投资,以最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

不幸的是,这基本上意味着如果你没有当前所需的技能,那么你可能就不再适合 “新版本” 的 IBM 。 11 月早些时候,IBM 首席执行官 Arvind Krishna 在 CNBC 的 Evolve Summit 会议上接受采访时提到了环境的变化,他说:

收购 Red Hat 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技术基础,在此基础上构建一个基于开放源码的混合云技术平台,并在我们的客户开始这一旅程时为他们提供选择。随着收购的成功,现在给我们提供了进一步发展的燃料,我们可以做出更大的改变,因此,公司的其他部分可以完全专注于混合云和人工智能。

分析师 Holger Mueller 说: IBM 裁员的故事一直都是这样的,当他们转型到一个新的模式时,就需要裁掉那些不符合新愿景的员工,而今天的情况显然也没有什么不同。

“ IBM 正处于公司历史上最大的转型时期,从服务转向软件和专业硬件。这需要其员工基础中不同的技能组合,而这种组合的影响体现在 IBM 在过去5年多来一直在悄悄进行的裁员中,” 他说。

在2015年,IBM 就有12000名员工被解雇。


2. Salesforce 考虑收购 Slack
上周三,有消息称 Salesforce 正在考虑收购 Slack。Slack 的创业头脑无疑能带给 Salesforce 很大帮助,并将 Salesforce 的企业触角延伸到 Slack;但 Slack 究竟如何融入 Salesforce 的平台业务尚不清楚。

尽管如此,Slack 的投资者还是对 Salesforce 为他们的公司买单的想法表示欢迎,而 Salesforce 的投资者则并不满意,Salesforce 的股价直接被敲掉了近20美元。

那么 Slack 到底值多少钱?Salesforce 要花多少钱才能从软件市场的棋盘上拿下一颗重要的棋子?

Slack 以前的价值不到每股30美元,现在市场已经消化了这个消息,它的价值刚刚超过40美元/股。或者更准确地说,根据 YCharts 的数据,Slack 在消息公布前的市值是168.8亿美元,而它现在的市值是225.8亿美元


3. 假日季反常的 IPO 热潮
这是 IPO 的季节,在即将到来的12月高峰期将会有更多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出现。

上周,Airbnb inc. 和分期付款贷款提供商 Affirm inc. 首次公开发行其账目,为 IPO 做准备。他们还将加入美国最大的食品外卖公司 DoorDash inc. 和折扣零售商 Wish inc. 的行列,争相进入公开市场。

这还不是全部: 视频游戏巨头 Roblox corp. 的 IPO 文件于周四公布,引起市场轰动的 Robinhood Markets inc. 也已经开始寻找 IPO 顾问,有报道称,Instacart inc. 的首次公开募股可能在2021年初,市场对这家成立8年的公司估值为300亿美元

根据彭博社汇编的数据,自1999年以来,今年第四季度的IPO 是最为繁忙的(在所有的第四季度中)。现在,独角兽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都将使公司筹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

但这并不正常。传统上,初冬是资本市场较为平静的时期,因为假日热红酒减缓了交易的进行。但今年,疫情阻止了春夏两季公司的上市节奏,缩短了所谓的 IPO 时间窗口。这意味着,2020年创纪录的IPO记录(迄今为止,企业在美国交易所筹集的资金达到了1430亿美元历史最高水平)基本上被压缩到了最后几个月。

今年秋天,一大批科技创业公司上市。在9月份仅仅两周的时间里,就有7家企业科技公司相继上市。其中包括市值超过300亿美元Unity Software inc. 和市值迅速达到700亿美元Snowflake inc.

即将到来的12月高峰期将会有更多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出现。他们中的许多公司都并没有盈利;或者像 Airbnb 一样,只是短暂地考虑过盈利的可能性。

许多亏钱的公司认为他们已经为进发华尔街做好了准备,这部分要归功于投资者对遭受疫情重创的公司日益增长的信心。

疫苗试验的好消息帮助了这种乐观情绪。巴克莱银行(Barclays plc)美国股票资本市场联席主管Kristin DeClark表示: “随着疫苗方面的(任何一点)令人鼓舞的消息传来,我们看到投资者的态度正在发生重大转变,从疫情受益者转向所谓的‘重开交易(那些受疫情影响严重但准备重新出发的行业或企业,比如Airbnb)’。”

总体而言,科技公司表现不错,有关在家办公的科技企业的IPO数量激增,而许多消费者业务导向的企业则步履蹒跚。 但即使是消费者导向的公司也有大赢家的出现:网上购物和送货订单明显激增。

不仅仅是大型创业公司在寻求上市。今年上市公司数量的激增主要是由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也就是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rporation推动的,这些公司经常瞄准那些规模较小、初期证明力较弱的初创公司。

今年似乎是SPAC创纪录的一年,而且这种趋势仍在继续: 电动摩托车创业 Bird Rides inc. 已经聘请瑞士信贷集团公司寻找一家可以将其上市的 SPAC。在线补充剂公司 Hims 今年早些时候与一家SPAC达成了一项协议。


/夫·贝佐斯如何做出高风险决定

在贝佐斯最新发表的一些随笔中,这位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称自己的秘诀是做出更少但更好的决定——并且会提前考虑三年之后需要做出的决定。


我喜欢在早晨慢跑,我起得很早,我很早就会睡觉,我喜欢看报纸,喜欢喝咖啡,喜欢在孩子们上学前和他们一起吃早餐。所以我的Putter Time(贤者时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我把一天中的第一次会议定在上午十点钟。我喜欢在午饭前开一些需要头脑高速运转的会议。任何真正具有思维挑战性的事情都是10点钟的会议内容,因为到了下午5点,我都觉得——今天的我不能再多想这个问题了——我们明天上午10点再试一次。


然后是8个小时的睡眠。我优先考虑睡眠,除非我在不同的时区旅行。有时候8个小时是不可能的,但是我非常专注,我真的需要8个小时。当我有了更多的精力时,我的心情也好多了。


想想看: 作为一个高级主管,你真正得到的报酬是什么?你只需要做一些高质量的决定就可以得到报酬。你的工作不是每天做成千上万的决定。


所以,假设我每天睡六个小时,或者让我们再疯狂一点——假设我每天睡四个小时,继而我可以多出四个小时的工作时间。


也就是说,如果以前我每天有12个小时的高效工作时间,现在我突然有了十二加四个小时——我有了十六个小时的“高效”工作时间。所以我有多于原先33% 的时间来做决定(如果我原来可以做一百个决定,那么我现在可以再多做三十三个决定)


但是,如果那些决定的质量可能因为你疲倦或者不高兴或者其他一些原因而降低,这真的值得吗?


现在,如果你的公司是一家初创企业,那情况就不同了。当亚马逊只有100个人的时候,情况肯定不一样,但亚马逊不是一个刚起步的公司,我们所有的高级主管都和我一样。


他们在未来工作,他们也应该生活在未来:向我汇报工作的人都不应该把注意力只集中在当前这个季度。


当我与华尔街进行一次季度电话会议时,人们会恭喜我的季度业绩,我也会说声“谢谢” ,但我脑子里真正想到的是,这个季度的所有表现都是三年前就制定好的


现在我正在做一个2023年才会出现的季度(这就是我需要做的)。我需要提前两三年考虑——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我今天要做133个决定呢?如果我一天能做出三个好的决定,那就足够了,而且这些决定应该尽可能的高质量。


沃伦 · 巴菲特说,如果他一年能做出三个好的决定,他就是个好人,我真的相信这一点。



有关如何做决定

有很多方法可以提高做决定的速度 (这一点非常重要) 。如果我大胆地向其他高层领导人提供建议,我会说,我在亚马逊发现的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初级管理人员会在决策过程中模仿高级管理人员。这很正常,但当你总是抬头看高一级的人或者所谓“榜样” (甚至很多都是下意识的) ,这种建模方法的问题在于,它可能没有考虑到存在不同类型的决策这一事实。


有两种决定。有些决定是不可逆转的,并且具有高度的重要性,我们称之为单向门(one-way doors);或者另一种决定:它们需要慢慢的、小心的行动与决策。


我经常发现自己在亚马逊担任着首席“减速”官的角色: “我想看到这个决定从另外十七个方面进行分析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它是如此重要以及不可逆转。”问题是大多数的决定都不是这样的:大多数决定都是双向的。


而在大型组织中(不是在初创公司,而是在大型组织中) ,所有决策最终都采用了重量级流程,而这一流程实际上只是为了做出不可逆转的、具有重大影响的决策。


这是一场灾难。当需要做出决定时,你需要问,“这是一个单向门还是一个双向选择? ”如果这是一个双向决定,与一个小团队、甚至一个具有极高判断力的个人一起做决定就好了。错了就错了,你之后还有机会改变它。但是如果这是一个单向决定,那么你需要五种甚至更多不同的分析方式,并且要十分小心。


不要试图很快就做出单向的决定,你需要达成共识,或者至少需要进行大量的思考和辩论。


除了思考一个决定是否涉及单向或双向之外,真正能够加速决策制定的是遵循“不同意和承诺(Disagree and Commit)”的原则。不要让决策过程变成一场持久战——最后谁最有毅力谁就会赢。最终持相反观点的另一方则会屈服: “好吧,我累坏了,就按你说的做。”


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决策过程,它让每个人都意志消沉,而你也得到了一种随机的结果。


有争议的决定需要迅速升级并得出最终结果。你不能让两个年轻人争论一年,耗尽他们的精力。你必须引导他们。


当你的团队真的陷入僵局时,升级ーー并快速升级。然后你,作为一个资深人士,听到了各种各样的观点,“看,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决定,但是我想让你和我赌一把。我希望你虽然不同意,但能做出承诺。”


重要的是: 有时候这种分歧发生在更高级别的人和下属之间。下属真的想用某种方式来做,而上级真的认为应该用另一种方式来做。通常情况下,更高级别的人员应该不同意并承诺


我一直秉持着“不同意并承诺”的原则。我会辩论一个小时,一天或者一个星期,最后说,“你知道吗?我真的不同意这一点,但你比我有更多的基本事实作支撑,所以我们就按你说的做。而且我保证,即使事情出了差错,我也永远不会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这种话。”

 

 

Decode the Week选取新鲜有趣的音视频(技术/非技术)新闻与大家分享——也欢迎你通过后台留言或邮件(contribute@livevideostack.com)与我们分(爆)享(料)圈内趣闻。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LiveVideoStack(livevideostack)。
如有侵权,请联系 support@oschina.cn 删除。
本文参与“OSC源创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点击引领话题📣 发布并加入讨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