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关键市场遭威胁、Facebook最薄VR显示器、ZOOM下一站与视频产品2020| Decode the Week

原创
2020/07/06 10:08
阅读数 451

又或许,成功不该是人生唯一的追求/As there are so many things much more important.

Decode the Week≠音视频技术周刊

News Briefing

1. 移动端应用2020上半年收益超500亿美元

根据Sensor Tower的新数据,消费者在移动应用和应用安装上的支出在2020年上半年大幅增长,部分原因是疫情。

今年上半年,全球消费者在App Store和谷歌Play上花费了501亿美元,比2019年上半年增长了23.4%。相比之下,在2018年上半年到2019年期间,营收增长了20%。此外,2020年上半年,首次应用程序安装量同比增长26.1%,下载量达到715亿次。

其中苹果应用商店的下载量为183亿次,同比增长22.8%,而谷歌Play的新应用安装量为532亿次,同比增长27.3%。

2. Facebook展示概念性最薄VR显示器

Facebook现实实验室(FRL)一直在探索新的光学结构,以提高VR佩戴设备的外观因素、舒适度和光学性能。今年,在virtual SIGGRAPH会议上,FRL首席科学家迈克尔·阿布拉什(Michael Abrash)展示了一种新的光学结构,它更加紧凑且拥有更好的视觉性能。

这一方法在一个概念验证研究设备中得到了演示,该设备仅使用薄且平展的薄膜作为光学器件,以实现不到9毫米的显示厚度,同时支持的视场可与当今的消费者VR产品相媲美。

大多数VR显示器都有一个简单的折射镜片,而Facebook团队建议用全息光学代替这个笨重的元件。其结果是设备在厚度和重量上大幅减少:全息光学像透镜一样弯曲光线,但看起来像一个薄的透明贴纸

虽然它指向了未来轻量化、舒适性、高性能的AR/VR技术的发展方向,但目前Facebook的工作是纯研究性质的。

4. 数十款中国应用程序在印度被禁,威胁TikTok关键市场增长

印度政府表示,由于担心中国公司开发的应用程序参与了威胁“印度国家安全和国防”的活动,印度上周封堵了59个中国公司开发的应用程序。

这项禁令本身是一项政治举措,印度政府官员声称,他们已经收到报告,称这些应用程序以未经授权的方式窃取用户数据,并将其传输到国外的服务器上。

印度禁止中国应用程序的举动对TikTok的影响最为显著。迄今为止,印度一直是该应用最大的海外市场,拥有约2亿多用户。在最近一个季度,TikTok和其他58个被禁的应用程序的下载量总计约3.3亿次。

据研究公司Counterpoint估计,这项禁令将影响印度约三分之一的智能手机用户。

上周四,谷歌和苹果开始遵守新德里的命令,阻止印度用户访问被禁的应用程序。此外,印度电信部门下令电信网络和isp立即屏蔽这59个应用程序。

TikTok的首席执行官凯文·迈耶(Kevin Mayer)上周三表示,TikTok符合印度的隐私和安全要求,他期待着与印度政府的各种利益相关者进行讨论。

5. 绝地求生全球营收翻番超30亿美元

在疫情爆发之前,绝地求生就已经是手机市场上最成功的游戏之一了,同时也是消费者对跨平台游戏兴趣日益浓厚的一个例子。

根据Sensor Tower的一份报告,这款由腾讯支持的游戏在7个多月的时间里,全球营收翻了一番,达到了30亿美元以上,其中包括来自《和平游戏》(game For Peace)、该游戏的中国本土化以及PUBG Mobile的全球营收。

业内人士认为,疫情的冲击不会在隔离封锁期结束之后消失。相反,它将推动该行业——无论是游戏、流媒体、电子商务还是其他行业——比预期更快地达到更高的里程碑。

6. 苹果设计大奖2020

苹果设计大奖在上周宣布(往常则是在WWDC期间宣布)。获奖的应用程序应用到了Apple Pencil、spatial audio、CoreML和Metal 2等技术,包括:

照片和视频编辑程序:Darkroom

动画应用:Looom

CAD 编辑:Shapr3D

乐谱应用程序:StaffPad

手机游戏:Sayonara Wild Hearts

社交游戏:《天空:光明之子》

益智游戏:Song of Bloom

手机冒险游戏:Where Cards Fall

Zoom,what's the next?

当我们在讨论视频产品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Dropbox的创立者之一——Drew Houston——告诉了人们他对Dropbox的愿景,但人们的回应是:“这样的产品已经有成百上千个了”,Houston的回答是:“没错,但你会用哪一个呢?”

另外一个例子是Skype。就像视频一样,VOIP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Skype解决了很多在工程和用户体验方面的问题,并最终使VOIP成为一种消费类型的产品。

Zoom和以上两者所做的一样——视频通话并不是什么新玩意儿,但Zoom解决了许多视频会议中的小问题,从而成为大量用户的不二之选。

视频本身是一种商品,问题是服务商将如何包装它。至少在目前看来,所有的东西都将会有视频,就像所有东西都有声音一样。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创建自己的YouTube、哔哩哔哩、抖音、快手账号,视频账号或许将具备更多微信、Facebook、Twitter一样的功能属性,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且将会有大量的垂直行业和技术堆栈的扩散。

像往常一样,更多捆绑视频的产品即将出现:Everything is video

视频通话则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现在,你不一定需要一个帐户来加入一个视频会议,你甚至不需要一个应用程序——你只需要点击日历/邮件/消息中的一个链接,会议就会在浏览器/小程序中打开。

此前,Skype既需要一个账户,又需要一个应用程序,所以才有了网络效应;WhatsApp使用电话号码系统作为一个地址,因此可以作为用户手机联系人列表的载体;但一个群视频调用的是一个URL和一个日历/邮件邀请,它没有自己的社交圈层。

具体的例子是Google Meet仅调用了URL,而苹果的FaceTime只有人没有URL。

更进一步说,Zoom消除的很大一部分“摩擦”是:你不需要账号、应用程序或社交媒体来使用它。相反,Zoom使网络效应变得无关紧要并通过消除防御性来保持增长。

在视频会议之前,人们在“照片分享”上也做出了难以计数的尝试和努力:Facebook,Instagram,Snap。他们都试图超越照片,在用户体验和心理学上做足了文章。

当Snap推出时,已经有了无数种分享图片的方式,但Snap问了一大堆以前没有人真正问过的奇怪问题:为什么你必须按下相机按钮、为什么相机不能在应用程序中打开?从根本上说,Snap的问题是:“你到底为什么要发送照片?”、“潜在的社会目的是什么?”

因为最后的最后,你并不是真的在给某人发送一堆像素,而是在交流。

这是Zoom和它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没有真正问过的问题。Zoom一直在问为什么很难进入会议,但并没有真正地询问你为什么要在第一时间进入会议。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在视频会议上要看到一群同事的脸部缩略图?这就是此刻的目的吗?“静音”按钮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屏幕共享是为了什么......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需要更为深刻却也更为基础的答案。

Decode the Week选取新鲜有趣的音视频(技术/非技术)新闻与大家分享——也欢迎你通过后台留言或邮件(contribute@livevideostack.com)与我们分(爆)享(料)圈内趣闻。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点击引领话题📣 发布并加入讨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