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自由软件和自由硬件的商业化和发展潜力

原创
2018/03/27 21:41
阅读数 1.6K

前言

        我们的软件由一串串代码组成,他们本质并非是某种工具或者商品,尽管它们可以实现工具的效果,尽管他们都是劳动成果。将实物的有些看法用到信息技术作品上并不合适。先来看看他们的一些本质不同:

  1. 可以几乎无成本地复制
  2. 可以直接进行修改,不像实物的改装那样困难(或者至少容易多了,类似于修改图纸。)
  3. 传播很容易,只要您有一台计算机和网络,那么您就可以很轻松地传给其他朋友。

        可以说,我们应该将我们身边的这些信息类成品(功能性的有软件/字体/硬件设计等等,非功能性的有音乐,电影,小说,装饰性设计等等。)当成与实物完全不同的东西。

        那么,作为控制我们生活(比如计算机运行)的一双无形的手,软件和其他功能性质的作品应当是自由的。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找到一些方法来让作者得到应有的报酬。

自由软件/自由硬件 的商业模式并不是固定的

先让我们来看看FSF和她的创始人RMS是怎么做的吧:

{ ==        https://www.gnu.org/gnu/thegnuproject.html#TransNote1

自由软件的哲学拒绝一类特定的广为人知的商业实践,但是它并不反对商业。当商业尊重用户的自由时,我们希望它们能够成功。

销售Emacs的拷贝就展示了一种这样的自由软件商业模式。当FSF接手了该业务,我就需要找另一种谋生的手段。我发现我可以销售针对我开发的自由软件的技术服务。这包括教授,比如如何针对GNU Emacs编程和如何定制GCC;还包括软件开发,多数情况是将GCC移植到新的平台

现如今,不少公司都在进行诸如此类的自由软件商业实践。它们有的发行自由软件CD-ROM,有的做各类技术支持,从回答用户问题到修复缺陷,以至添加新功能。我们甚至开始看到开发新自由软件产品的自由软件公司。

== }

        可以看出,自由软件的商业模式是非常灵活的,几乎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也难怪一些不了解的人还以为“专有软件才能让人赚到钱”之类的话。既然如此,我们以压缩软件为例,来形象地描述一下:

        假设我制作了一个7-Zip的魔改版,它是使用 LGPL 2.1+ 许可协议的。这时候我可以告诉客户,您想要什么功能?我可以提供付费的定制服务。之后可以 将这些新的代码合并回主分支。

        不同的客户有不同的需求,并不一定是功能性的定制 —— 例如有的企业用户可能需要特殊的加密算法来保护自己的安全,这时候可以有懂算法的程序员为其定制特殊的密钥或者算法,让其在内部使用,加强服务器和工作站的安全性。 有些爱画画的朋友可能需要将绘图软件(比如GIMP,Krita等)进行功能方面的调整以适应自己的需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偏好,运行软件的计算机应该适应用户,而不是用户反过来适应运行软件的计算机(工具)。

注意事项

要想成功实施,我们还需要找到合适的市场。随着未来人民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对计算机使用和个性化有着更高需求的人们将会需要这些服务。人们对消费服务的意识和需求越多,服务提供者的利润就越多。到那时候,如果我们想在市场上取得更好的表现,就需要加紧练习相关技术以便于提供更高质量的商业服务。

每一个用户都是一位潜在的作者

        就如同传播和改进菜谱一样,我们每个用户都可以成为修改版的作者。更多的修改版意味着更多选择,同时也能制止垄断。

众筹式开发

        在社区内,并不需要绝对区分“开发者”和“用户”的角色设定,由于每个人都可以为这款软件做贡献,每个人也可以通过这款软件获得利润。因此,请让我们尽可能放下那种高度集中的开发模式,尽量让更多人参与这款软件的开发(即“众筹式的开发”),既可以大大减轻软件原版作者的负担,也可以让每个用户都得到学习和锻炼编程手艺的机会,还可以避免少数人专制地控制用户。

可能会造福更多人的修改版

        如果有人对原版软件不满意,那么他可以开个分支做修改版,让需要修改版新特性的人也可以跟随喜欢的修改版本。

自由软件和自由硬件的关系

        众所周知,软件必须依附硬件才可以运行。如果我们没有合适的自由硬件设计,那么非自由硬件将会逐渐压缩自由软件的生存空间(现在,这正是有些主流计算机硬件上正在发生的)。那么,社区必须要有自由硬件。

        我们可以像开发自由软件那样,让所有懂得设计硬件的人或者组织来一起开发,分担开发工作。最后这些人可以各自组装好对外出售。当然,前提是未来的技术发展能使得个人能使用机器人或者3D打印机来轻易地装配硬件。

.............关于FUDer们

        近期我见到有一部分不认同自由软件理念的人在传播专有软件的陈旧观念,来自开源阵营的一小撮人攻击自由观念,认为不符合“普世的价值观”,“中庸之道”等等。

        其实,禁止他人分享自己持有的信息本身就是在破坏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帮助,禁止修改控制着自己生活的工具所做的行为更是一种专制主义!如果这都能成为“侵权”行为,那么这也有点太可笑,可笑得不值一驳。

        自由软件运动正是为了让社会更美好而生,只有社会朝着好的方向,朝着有利于人民的方向发展,才能让人类社会继续发展。我说过很多次了,**斯托曼假如真的有某些人说得那么疯狂,那么他能来我们中国的大学进行演讲吗?**恐怕别说多次进我国的各个大学演讲,在学校里的领导,教师和同学听到内容后,他第二次来能否被批准入境,能否还受欢迎还是个问题。而事实是——斯托曼来中国好多次了,都很顺利。大学们很欢迎他来演讲,而且这些很多都是斯托曼表达观点的演讲。

        斯托曼先生一直都在努力使社会更美好,如果他所付出,所做的一切都能被认为是反对普世价值观的话,那这个人眼中的“普世价值观”也有点太扭曲了。社会要想发展,就必然要有变化。如果人人都把中庸之道用这种错误的方法理解,那么我们的社会现在恐怕还处于半奴隶半封建社会,不再变化。

自由软件/硬件 和 开源软件/硬件 的区别

定义

        事实上,二者的标准很接近——绝大多数自由软件都符合开源的定义,大多数开源软件也符合自由软件的定义。少数开源许可证不符合自由软件的定义,也有少数自由软件许可证不被认为符合开源的定义。

哲学思想

        我们先来看看斯托曼先生对这方面问题的描述:

https://www.gnu.org/philosophy/open-source-misses-the-point.html

开源的基本思路是:允许用户修改和再发布软件,是为了让软件更加强大和可靠。可惜这不是个必要条件。很多专有软件的开发者技术也很强。有些时候,哪怕专有软件不尊重用户的自由,依然可以开发出强大而可靠的软件。对于这个事实,自由软件支持者和开源阵营的人对此反应就会不同。

对于一个纯粹的开源狂热者来说—假设他没有被自由软件的理想所影响—可能会说,“你们(专有软件开发者)竟然没用我们的开发模型,还能开发出这么好的软件。这太让我感到意外了。能给我拷一份你们的软件吗?” 这样的态度会让专有软件的诡计得逞—剥夺我们的自由。

而自由软件支持者则会说,“您的软件非常吸引人,不过我更看重我的自由。很遗憾,我不得不放弃使用您的软件。我会用其他的方法完成我的工作,并支持一个实现类似功能的自由软件项目。”你若真心珍视你的自由,我们就可以用行动去捍卫它。

        正因为如此,很多遵从开源,以及中立于开源和自由之间的F(L)OSS派的哲学思想的人们并不反对专有软件,甚至认为专有软件是“不可替代”的。但是,**从长期发展看来,自由是注定要取代专制的,**就像民主取代独裁一样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有时候可能会发生复辟,但是总体趋势依然还是不会改变。制度的变革不能一蹴而就——说得通俗点,就是不能“一锹挖出一个井,一口吃一个个胖子”。

总结和补充

        尽管有些眼光不够长远的人无法理解自由软件和自由硬件的先进性,但这并不能阻挡他们最终彻底取代专有的软件和硬件。顺便我来提醒一句——最好将自由软件的对立面用“非自由软件”,“专有软件”或者“专权软件”之类的名词来表示,尽量少用“私有”这个词。因为有时候,“私有”这个词可能会被认为是“私有财产”的意思。而单独为一个用户或者一家公司定制的软件也可以是自由的,如果他们拥有自由软件定义所描述的自由(尽管是在一种平凡意义上),而且因为没有发布,也不存在控制他人的问题。这时候只有这个人或者这家公司拥有这个软件,这个软件被认为是“私有财产”也没有错(如果不考虑自由软件的官方定义),并且——将一个公有领域的软件或者其他自由软件修改后开私服或者贩卖从经济上来讲也属于私营经济,因此我做出这样的称呼建议。

By: BingFengFSX(IFRFSX)

License: CC BY-ND 4.0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0
2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引用来自“ICE冰焰火灵X”的评论

引用来自“clouddyy”的评论

引用来自“ICE冰焰火灵X”的评论

引用来自“clouddyy”的评论

引用来自“ICE冰焰火灵X”的评论

@喻恒春 @平原君 @eechen @clouddyy
我还没那么强悍,我作为一个普通用户只需要最便宜的软硬件,最适合的性能需求

当我知道RMS大神当年还帮别人定做修改版时,我真羡慕他们,这些客户也太有钱了吧,雇佣程序员来给自己做定制版,教自己魔改。。
这就是神和凡人的区别,你我皆凡人

那些客户不是大神,RMS才是。

我就这个意思
2018/04/20 22:55
回复
举报

引用来自“clouddyy”的评论

引用来自“ICE冰焰火灵X”的评论

引用来自“clouddyy”的评论

引用来自“ICE冰焰火灵X”的评论

@喻恒春 @平原君 @eechen @clouddyy
我还没那么强悍,我作为一个普通用户只需要最便宜的软硬件,最适合的性能需求

当我知道RMS大神当年还帮别人定做修改版时,我真羡慕他们,这些客户也太有钱了吧,雇佣程序员来给自己做定制版,教自己魔改。。
这就是神和凡人的区别,你我皆凡人

那些客户不是大神,RMS才是。
2018/04/20 22:43
回复
举报

引用来自“ICE冰焰火灵X”的评论

引用来自“clouddyy”的评论

引用来自“ICE冰焰火灵X”的评论

@喻恒春 @平原君 @eechen @clouddyy
我还没那么强悍,我作为一个普通用户只需要最便宜的软硬件,最适合的性能需求

当我知道RMS大神当年还帮别人定做修改版时,我真羡慕他们,这些客户也太有钱了吧,雇佣程序员来给自己做定制版,教自己魔改。。
这就是神和凡人的区别,你我皆凡人
2018/04/20 21:32
回复
举报
该评论暂时无法显示,详情咨询 QQ 群:912889742

引用来自“ICE冰焰火灵X”的评论

@喻恒春 @平原君 @eechen @clouddyy
我还没那么强悍,我作为一个普通用户只需要最便宜的软硬件,最适合的性能需求
2018/04/20 20:57
回复
举报
@喻恒春 @平原君 @eechen @clouddyy
2018/04/20 20:06
回复
举报
更多评论
打赏
6 评论
2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