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几年“斜杠青年”,我在ZStack立志做国产云计算的研发

原创
2022/11/02 18:19
阅读数 37

在浅黑科技《ZStack:这群做云的人有点“轴”》一文中,作者史中提到,这是一篇国产云计算佼佼者ZStack的创业史,文中记录了因为热爱而聚集起来的最早一批ZStacker,他们生活没有退路,但热爱未有止息。

实际上,这群人不止是做云“轴”,还很有趣呢。比如什么猫本轴海带,70后知识储备的90后......让我们走进《ZStacker说》专栏,一起看看这些有趣的ZStacker叭。

动图封面
 

“不安分”职场小白初入创业大潮

故事要从我实习开始讲起,那时我还在大三,一个睡眼惺忪的早上我收到了实习面试电话。2014年2月我进入英特尔在Graphic 的团队实习,故事就此开始了。实习入职后,我才知道当时给我电话面试的是现在的自动化测试负责人赵胜龑同学,帮我投递简历的是尤永康。那时我们在英特尔的实验室里面工作,坐在我旁边的是郭进先、田野、还有一段时间的熊丽金。当时周超也在同一个团队,只不过是虚拟化方向,团队里面资深的大佬是何老师,进来没多久就听闻他给git 提交patch 的“英勇事迹”。在英特尔的球场还偶遇过几次许大哥,那个时候我还跳得起来。我上面提到的这些人,后面都前前后后加入了ZStack。

我拿到了英特尔的offer后,2015年7月份正式加入英特尔Graphic 团队。还记得那是一个下午,我在实验室的门口碰见康康,攀谈中得知他不久要离职,离开英特尔去创业,那时的我对云计算还是一个小白,只有些基本的概念。入职英特尔不久,实习时的项目被移交给法国,恰好遇上重组,我从Graphic 团队转入到了嵌入式系统测试团队,在何老师的带领下专注嵌入式操作系统Zephyer 的测试。

那一年,我还是个瘦子,还是个职场新人,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除了本职工作外,还经常参加各种创客、极客活动。当时社会掀起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我也随着潮流,与孙老板还有其他几位大神搞起了“创业”——儿童编程教育。当时觉得儿童教育是一个有趣、有意义的事情,尤其是儿童编程这一块,在国内还找不到非常成熟的产品,我们希望通过编程为孩子找到乐趣的同时,锻炼他们的逻辑思维。于是,业余时间我们做编程机器人、写编程课教程、做海报、拍宣传视频、参加各种推广活动。万分感谢老东家英特尔,除了工作时间外,给了我很多自由,让我去尝试想做的事情。

2016年,何老师、田老板、赵胜龑陆续加入了ZStack。差不多2016年初,何老师和我说:“我要离职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我觉得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欢迎来这边坐坐,试试看”。大概2016年10月份的时候,经营了快一年的儿童教育,到了瓶颈期,社区QQ群里还是几十个人,对比广州那边同期的一家社区群已经快满员了,而且异常的活跃,那时的我有些迷茫。英特尔认识的同事也都相继离职,我突然间迷失了前进的方向。记不清当时是如何加入ZStack QQ 社区群了,当时以为ZStack 的QQ社区群可能会像我之前的群一样,冷冷清清、没有几个人发声。可现实狠狠给我甩了一记耳光:ZStack 的社区群非常活跃,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问问题,有人解答问题。恍惚间,我觉得我找到了答案,这不就是我一直想加入的社区吗?如果社区都这样活跃,那做出来的东西一定不错。于是我联系了何老师他们,他们口径很统一:“你先过来看看,先试试,看看喜不喜欢。”第一次安装云平台,异常的顺利、简单,大概十分钟,我就完成了安装,并创建出了我自己的第一台虚拟机。从那时起,我非常确定,这就是我的新方向,我要加入ZStack。

ZStack迭代秘笈:上万个集成测试用例

2016年底,我从英特尔离职,2017年1月加入ZStack大家庭。正式入职后,正好赶上公司从2号楼搬到6号楼,我见证了ZStack从小工作室、小作坊一步步走向一家规模化公司的过程。我则继续做老本行——测试工作,同时开始着手公司内部PR系统、DevOps系统的筹划。

刚开始的时候研发提交代码还是直接Merge、甚至是直接push 进主分支,研发流程粗暴简单,所有人都意识到随着研发人员越来越多,这个工作流必将经受不住洗礼。于是有段时间我几乎把全部时间用在调研公司内部DevOps 的事情上,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顺利地将公司代码从github迁移至内部的gitlab,搭建了内部的jira 作为issue 跟踪平台,confluence作为内部文档首选平台,上线了PR系统用以规范提交代码的流程,打通了CI/CD,至此,公司研发的DevOps流程已经初具模样。

当然,那时候我还是个新手,很多东西都是跟着何老师一起做、一起完善。最初都是解决有无的问题,随着研发团队的发展,各个组件都相继遇到过瓶颈,而不得不进行迭代更替,但是基本流程没有做过大的变动。现在每个研发提交代码的每次改动,都要首先经过PR系统2000条左右的测试用例,近万个子用例的严苛检测,这些改动被接受后,CI/CD系统会出包,并部署环境进行一次集成冒烟测试,每天晚上都会基于最新的版本跑上万个集成测试用例。正是基于良好的框架与测试,使得ZStack的快速版本迭代成为了可能。

不忘党员初心:责任与担当

2019年,公司内部的党员人数已经有了20多个人,很多人的党组织关系还是挂靠在上一家单位或者楼宇支部,这对于公司内党员开展党支部活动是非常不方便的,也造成了很多党员没有归属感。身为一名老党员,我主动请缨调查了成立公司党支部的具体要求,并统计了愿意将党组织关系转入公司的党员数量,发现公司内党员数量与条件已具备了成立党支部的条件,于是在康总的指导下,我们一起筹备成立公司党支部。我们邀请了深创投(公司投资人之一)第二党支部参加党支部成立的揭牌仪式。在此期间,我负责了深创投以及上级党委的活动邀请、准备党组织印章、组织大会议程及各种物料。

至今,公司党支部已经有24名党员,储琳莉、李朗都是我们党支部发展的优秀党员。在2020年初,党员张波还主动请缨参与了抗击疫情的某市“小汤山”医院的IT系统建设,和数位ZStack技术专家一起作为完美的IT逆行者用9小时完成了云平台上线!他说:“能作为ZStacker为抗击疫情做出一点贡献,我义不容辞,这是我的荣幸,也是咱们共产党员的职责与责任!”

作为一名党员员工,我深受感触,在向这些优秀党员同志学习的同时,我也在思考还能再做什么来践行党员的职责和担当。

再出发:探寻云计算的中国道路

接触国产化的时候还是在2019年,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公司组建了专门的团队来做ZStack的国产化适配,包括国产化操作系统、芯片的适配工作。我逐渐意识到这次中美之间的科技较量,并不像之前一样打打嘴仗而是动了“真刀真枪”。

我想我找到答案了,这就是我身为党员员工的职责和使命感。于是2021年我转入了国产化部门,自己的岗位也从原来的测试转成了研发。未来我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为中国的云计算事业添砖加瓦。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我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公司站在世界的舞台上,呐喊出属于中国的声音,而我们一定会是其中一员!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作者的其它热门文章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