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大商——经营企业与经营人生

原创
2022/04/23 11:03
阅读数 1K

—— 2015 年讲于第四届世界论坛分论坛

【主持】杨锦麟先生
【嘉宾】济群法师、曹德旺先生、杨钊先生、李金友先生等

这是一个以商业为主流的时代,物质文明高度发达,财富积累业已成为成功与否的通行标准。可是,很多人拥有财富却不幸福,事业广大却不知意义何在。此外,社会道德的缺失,生态环境的恶化,人际关系的冷漠,无不让人触目惊心。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我想,关键是社会的评价标准出了问题。

所幸,许多有识之士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在佛法智慧的指导下经营企业,为企业在当今社会的健康发展积累了丰富经验。因此,继承东方优良传统,重建企业文化,是当今社会刻不容缓的事。“佛教与企业文化论坛”将从佛法的角度,围绕幸福、成功、利益和慈善等话题,与企业家共同探讨,以期重建成功标准,探索幸福之路。

什么是成功

杨锦麟: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的新媒体论坛“大道大商”由我主持。这是论坛给我的服务机会,也是重要而殊胜的分享时刻。今天的主题很有吸引力,相信会引起很多共鸣。首先欢迎嘉宾上场,有请济群法师、曹德旺先生、杨钊先生、李金友先生。

不论财富的高低,学问的深浅,我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而来,就是探讨佛教与经营企业的关系。我们的立足点有四个:一、什么是成功;二、财富和利益的关系;三、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要有什么样的慈善观;四、什么是我们要追求的幸福。

今天邀请的四位讲者,有高僧大德,有成功的企业家,同时也是在家修行的居士。他们对今天的话题会有不同分享。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了全世界最多的外汇储备。与此同时,财富成为社会上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

这些耳熟能详的标准,是不是真理?是不是合理?可以看到,我们为发展付出的代价是环境恶化,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我们这个论坛苦口婆心地向世人传递什么信息?或者说,佛法能不能为这个困扰的世界,提供一个新的评判标准?有请济群法师给大家开示。

济群法师:能和几位企业家和大德居士共同探讨当今社会发展中的一些重要问题,因缘殊胜。

我们先说说什么是成功。为什么要讨论这个话题?因为我们如何看待成功,如何追求成功,是社会发展的一个风向标。对“成功”的定义,其实代表着价值观的问题。我们觉得什么对人生有价值,那么得到它就意味着成功,反之亦然。

在物质文明空前强盛的今天,当人们说到成功时,往往以财富多少为尺度。而为人熟知的福布斯排行榜之类,更让这一标准变得具体可见。在各种媒体上,从世界首富到中国首富,从某省到某市乃至某县某村的首富频频出现,并不断更新交迭,成为一场全民热追并津津乐道的连续剧。

当整个社会都以拥有金钱作为成功标志时,自然会把“利润最大化”放在首位。这样的价值观又令人们的贪欲变本加厉,甚至到了一叶蔽目的地步,为牟利不择手段。由此带来的道德滑坡、生态恶化,甚至触犯法律等种种问题,我想大家已经有目共睹了。更可怕的是,诚信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不知道该信什么,也不敢信什么。

由此可见,如果对成功的认识有问题,将成为社会发展的一大隐患。所以,重新认识成功的价值,定义成功的内涵,已成为当务之急,也是未来中国健康发展的关键。这不仅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安定和谐。

千百年来,国人的价值观主要来自中国传统文化。比如儒家讲到的“三不朽”,就曾是影响无数人的主流价值观。“太上立德”,是以成就道德和圣贤品质为最高目标;“其次立功”,即建功立业,造福一方;“其次立言”,即以著述影响社会,教化民众。与之相对应的,还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首先从完善自身道德开始,其次处理好家庭关系,最后治理国家,造福社会,令天下和平安乐。

正是在这种价值观的影响下,古人才会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作为人生目标。与其说这是一种高尚的精神追求,不如说这是他们对成功的解读和实践。

而从佛教角度来说,价值观的建立,是基于对生命的认识。生命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就在于成就智慧,成就慈悲。智慧的成就,是通过学习经教,开启生命内在的觉性,从而断除迷惑烦恼,使自己成为觉悟者,侧重自利。慈悲的成就,是由己及人,将此深心奉尘刹,以众生而非自我为中心,侧重利他。由此可见,佛教所认为的成功,不仅是个人的成就,更是大众的利益。甚至可以说,自利是为了利他,自觉也是为了最终觉他,所以才有“为利有情愿成佛”之说。

这种对成功的定义,离不开对生命真相的认识。只有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从一个高度来看待成功,而不是局限于眼前得失。

杨锦麟:谢谢济群法师的开示。其他三位嘉宾都是著名的企业家,也是虔诚向佛的护法居士。他们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都是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上各自的成功巅峰,至今还在继续为社会创造价值。杨钊先生,给我们谈谈您对成功的感受。

杨钊: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对成功的看法,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上半场,是事业的成功;下半场,是人生的成功。事业成功的标准,只需要有名有利,有社会地位即可。那么人生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呢?就是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以及你活得开不开心。现在社会上有个误区,认为事业成功就等于人生的成功。但很多人会发现,某人好像很成功,但并不是我的榜样。为什么?他虽然很有钱,很有名,但家庭不幸福,活得不开心。可见,事业不等于人生,事业的成功也不等于人生的成功。因此,除了追求事业成功外,下半场还要追求人生的成功。

杨锦麟:上半场,下半场,听起来像在踢足球。曹先生,您同意这样的踢法吗?

曹德旺:我相信他们讲得都对,但讨论成功是一个大话题。我的观点是,一样的米养百样的人。天下各行各业,评价谁成功?我认为,应该来评价众生的成功。什么是众生的成功?能遵守法律法规,有一副硬朗的身体,还有一个圆满的家庭,再加上自由自在地活着——这就是成功。

刚才济群法师讲到中国人的浮躁,提到福布斯排行榜,当然不是针对我的。我也是福布斯上榜的老演员了,他们经常把我拿去上榜。我也曾经为此事和他们讨论过,问他们为什么如此关注中国这些人?他们说,中国在改革开放,每年 GDP 高速增长,引起整个西方社会的关注。一是关注它怎么做出来的,真的还是假的;二是关注自己有没有机会参与其中;三是关注自己有机会的时候,到中国应该去找谁。所以,排行榜其实是起到一个提供信息的作用,而这个榜本身是虚的。

为什么呢?它做的是虚拟经济的中间一环。所谓虚拟经济,就是说你拿钱去投资,不管是投资实体还是买了股票、期货,进入投资就虚了。或许一个变故,或许一个什么,马上让你的财产一夜间没有了。你想要做事的话,就实实在在地把钱存在银行不动,这是实的,一动就虚了。在投资第一线上的,往往是虚的。不少上过富豪榜的,最后也落得很狼狈。因此,不应该说是他浮躁,只能说我们对这方面的知识不够,对这些人群的评价有待提高。最近有人说,某人变成富翁了,其实他的企业负债比私人资产还要大几倍。所以福布斯排行榜本身是虚的,是搞游戏的,千万别认真对待这件事。

杨锦麟:曹先生给了我们另一个角度。马来西亚的李金友先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来谈谈您对成功的解读。

李金友:我觉得,成功对我来说永远是一个过程,很难下一个定义。我很同意杨先生说的上半场和下半场。我们要把一件事做成功很容易,可要追求人生的成功,就是大学问。

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要成功的话,必须具备几个特质。首先要自信,其次要用功,最后要用心,能虚心学习。我觉得自己很幸运,40 岁开始学佛,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大智大慧,是我们永远学习不完的。

今天我们来到这里,可以亲近济群法师这样的大善知识,还有杨居士、曹居士,都是值得学习的。我觉得,虚心学习是一个过程,但一定要有“日久见功”的过程。这一点,对现在的年轻人尤其重要。

杨锦麟:这几位讲者让我觉得,自己实在是一个很不成功的人。我 60 岁还在创业,没有上半场,也没有下半场。上半场打完球的人,才能施施然地去说人生、健康、快乐、分享。没有一定物质基础,空谈或奢谈成功是没有意义的。

但济群法师也给我们一个提示。在西方物质标准和东方精神标准的冲撞之下,有时给众生带来很多烦恼,我就是最烦恼的一个。所以我今天来,不是来当主持,而是来这里吸收一些智慧。我们讲到成功,说老实话,现在真的是以财富论江湖。曹先生给大家点破了,不要信财富榜,那是宣传用的,但真有很多人都往里跳。图虚名,图虚利,这是当今社会一个弊端。因为虚,再加上信仰缺失,才会出现那么多乱象。

为什么要举办这样的佛教论坛?出家人为什么要那么苦口婆心?那么,利益至上的观点,无论在上半场还是下半场,究竟对还是不对?本家,您怎么看?

杨钊:刚才说,财富可以分为两部分,第一种叫物质财富,第二种叫精神财富。我们现在有一个误区,以为拥有物质财富就拥有一切。我在中国香港见过很多大企业家,但钱不是什么都能买的。健康不是钱财可以买到的,家庭幸福不是钱财可以买到的,活得开不开心也不是钱财可以买到的。

因此,人生的成功需要精神财富。不要搞错了,要对症下药。如果既拥有物质财富,如金钱、名誉、社会地位,又拥有精神财富,才算人生成功。只有名利和社会地位,只能算事业成功,不能算人生成功。

所以,事业成功是三个标准,财、名和地位。人生成功需要加另外三个,就是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及活得开心。

杨锦麟:说老实话,今天在座的能做到这六个标准的,不一定很多。不然的话,为什么我们的论坛都有站着的听众?可见大家都是来求药方的。众生平等,但在参悟人生的过程中,不一定是平等的。这个平等是相对的。济群法师作为出家人,杨钊先生定了那么多标准,您觉得难吗?

济群法师:我觉得,杨居士所说的确实是现实,很多企业家的追求会有这么两个层面。但我觉得,如果把事业的成功和做人的成功分开,还是容易出问题的。

如果我们脱离做人的目标,单纯追求事业成功,那么在做事业的过程中,就可能把事业作为一切。为了做事业,身体累垮了,家庭不和谐了,甚至心态也做坏了,这种现象比比皆是。所以我觉得,追求事业的成功,应该建立在做人的基础上。

这不是说,所有追求事业的人都会出现这些问题。如果一个人本身就有道德底线和处世原则,即使没有刻意追求做人的成功,也会带着应有的素养去做事业,能够正确取舍,有所为而有所不为。反之,如果不具备相关素养,当他片面追求企业成功时,就容易胡作非为,导致各种问题。

杨锦麟:上半场拼命挣钱,钱挣够了发现,哎呀我做人不成功,开始回馈社会。这是一种赎罪的心态,还是纠正的心态?曹先生,请您继续给大家开示。

曹德旺:说到这里,我可以很自豪地说,企业家们可以向我学习。我的成功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我把“四书五经”、《大藏经》等,都归为教育,这是因不是果。教育有千万条,我再给它理成三条,叫“信、愿、行”。

我从开始创业到今天都是这样。我不仅在中国声望高,在美国、欧洲的声望比中国更高,他们非常尊重我。什么原因呢?我跟他们做生意的时候,就学会尊重人家。我坚定地相信法律的尊严;相信人言的可畏;相信我的成功需要众多客户支持,需要员工为我流血流汗、赤胆忠心地工作;我坚定地相信人间充满真善美;同时也相信要小心走好每一步,要与暗箭来往。

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规避各种风险。现在大家都觉得生意难做,但我们今年比去年有高速的增长。由此得出的经验是什么?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首先要信。

其次是愿。我的胸怀很开阔。我发愿为中国人做一片玻璃。这片玻璃能代表国家水平,在国际上和大家交流,展示中国人的智慧,展示改革开放的成功。我现在生产全球的汽车玻璃,客气一点讲,是第二大企业,因为宝马、奔驰、奥迪、大众、通用、本田都是我的客户。

最后是行。真正想成功,要从小开始。人生每一天、每一分钟发生的每件事,都是人生大厦的一块砖。码每一块砖的时候都要想好,可不可以码上去?因为歪了的话,以后就拆不下来了。你现在可以说,我只盖这么高,没问题。但如果码得好,将来能盖一百层的时候,也不会因为这个地方的砖码错了而倒塌。

如果人生有段不光彩的历史,到了一定高度以后,压力一大,这个地方就承受不了,所谓高处不胜寒。比如会有人说,某某以前犯过什么,骗过什么。这下完蛋,你就得滚下来。我认为,赚多少钱之类都容易。但一辈子让人家没办法指责你,还是比较难的一件事。就像毛泽东主席讲的,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容易,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这一点,我希望企业家们自勉。其实这也和信有关——要把个人的信修清楚。成功了,信佛祖给我这个福报;不成功,我信命,命中注定我要走这一步;还要相信来世,我这一世做完以后,下一世再来。

杨锦麟:豁达。活得丰厚,才有这样的悟。马来西亚曾成功举行过 APEC 会议,也成功举行过 10+3( 东盟与中日韩),都是李金友先生和他的集团具体操办。一个企业家能为国家举办这样的活动,应该也算得上成功吧。您对曹先生的说法有什么解读?曹先生给我的感受是,真诚和善良会有回报的。即使这一世还没有达到,不要紧,这是命,我还有下辈子。很通透的一种人生感悟,您怎么看?

李金友:曹先生说企业家可以学他,他讲这个话不是自大,而是觉得他有很好的正能量,可以提供给年轻人。这也是我刚刚说的,成功要有自信。

我们今天谈“成功”这个课题,真心说,办企业不能不谈赚钱。我的感触是,商人一定要创造利益。你不能创造利益的话,就不叫商人。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见利思义”,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取得利益没有错,就像曹先生把沙子做成玻璃,然后做出汽车挡风镜,这叫君子利物以义。

《易经》说:“利者,义之和也。”我觉得,只要在创造事业的过程中有一种分享的心态,不但可以把技术成就和大家分享,创造财富之后,你的财富又可以和大家分享。这也符合学佛者的行为规范。曹先生所讲的,我相信他在人生中真正履行了。

刚才主持人说到,我在马来西亚承办会议。我不但办了很大的会议,还帮助过很多社会文化活动的举办。我很喜欢“元亨利贞”四个字,我念“元亨利贞”,就当作念“阿弥陀佛”。元是善之长,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有良好的善念;亨是智慧,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就是亨。如此,“利物足以和义”。这些,在曹先生刚刚讲的时候,我都看到了。

杨锦麟:论坛和对话渐入佳境。这个话题是由杨钊先生引起的,您将成功做了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剖析,给了标准定量 -- 杨氏标准法。但我们可以发现,三位讲者对这个话题的看法和角度是不一样的。我想,不妨求同存异。

杨钊先生,我知道您还有很多见解想和大家分享。您刚才那个快乐观,搞得我很沮丧,都怀疑自己还有没有存活下去、继续打拼的意义。在您发言之前,我想请终南山律宗祖庭净业寺的本如法师现场呼应一下。这是一个人人受益的论坛,就应该人人参与。

本如法师:谢谢在座的各位,还有杨锦麟老师给我讲话的机会。我在接受大家智慧的同时,也在思考,身为出家人的最大成功是什么?我想的是:让地藏王菩萨早日成佛!我师父上妙下湛老和尚曾经告诉我:人生要把握三个健康。第一,身体要健康;第二,心理要健康;第三,智慧要健康。拥有这些,人生绝对精彩,而且能让地藏王菩萨成佛,让一切众生成佛,这是我们每个学佛者的大道大商。

道德与利益

杨锦麟:杨钊先生,我让本如法师给您一个引子,我觉得您应该继续探讨下去。

杨钊:刚才说到道德问题。从道德的角度,怎么看待财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儒家的看法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就是说,要易地而处,从他人的立场和观点去考虑,也叫同理心。大家用同一个道理,站在共同的立场看待问题,达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共识。

佛教徒也有道德标准。作为一个佛教徒,我持五戒十善,行六波罗蜜,学习慈悲喜舍四无量心,这是我做人及做事的标准。

杨锦麟:两个月前,我去了北极点,同船的李银河老师和我谈到人生观:一是利他,二是利己,三是在利他过程中稍微利己在利己过程中稍微利他。这也是人的三种活法。我听了以后,骨得自己白活了 60 岁:究竟在利他还是利己,还是在两者之间?括不清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谈到利的问题,商人、企业家如果不图利,就没办法普度众生,比如开支养好福耀玻璃厂一两万的工人。关键立足点是在利他还是利己,有没有这么绝对,曹先生?

曹德旺:我认为从财富来说,多少钱都不值得去羡慕,或者一定要追求,但没有绝对不行。我以前很穷,一包烟都买不起的时候,看到一分钱也很激动。但现在有钱以后,我认为那个没用,够花就行,因为它会变。现在各国政府都在推动宽松货币政策,一不小心,抽屉里的钱马上就不断贬值。又如炒股,或者会亏,或者暴发,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只有一点不能变,就是个人综合素质的提升。这是最大的财富。

儒家有句话,“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子孙个个贤”。留给孩子的,应该是智慧和能力。只要你有水平,有名望,有信誉,还有健康的身体,就是最大的财富。利益是五花八门的,今天把我请来坐在中间,你们在下面,这也给我很大的利益,因为大家都想坐在这里。古人讲“义利兼顾”,你坐上去,在其位,谋其职;在其位,不负其言。

刚才讲到,在中国没有把商人和企业家进行区分。就像外国人说中国没有哲学,但中国人说,“不对,我有哲学”。比如“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南怀瑾说这就是哲学,怎么没有哲学?

为什么外国人说中国没有企业家呢?是怎么定义的呢?因为在西方工业化进程中,给予企业家很高的荣誉。认为企业家首先要有勇气,敢于承担责任,敢于挑战极限,挑战未来,挑战世界,挑战天下。你做到了,就是你的胆识。如果这次大众造假成立的话,将召回 1300 多万辆汽车。人家说有 180 亿美金,不敢想象,对不对?所以,首先要有勇气来担当这个事。

小商小贩是以养家糊口为目的赚点小钱,但作为真正的企业家来说,必须有担当精神,他的抱负和一般做生意也有区别。企业家是在统一的标准下竞争,包括质量标准、会计标准、行为标准等。他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改进生产设备,提高产品质量和工作效率,同时降低成本。

谁在担心这些东西呢?人民在担心,社会在担心,国家在担心。因此,企业家的抱负应该是——国家因为你的存在而强大,社会因为你的存在而进步,人民因为你的存在而富足。

同时,因为你的努力,大家都在这个标准上去奋斗——这就是企业家和商人的区别。我们向西方学习,最早是向苏联学习,后来又向美国学习。美国教给我们的,是自己正在实验的“去工业化”,搞虚拟经济。因此,我们学的全是虚拟经济。股市现在开放了一大堆三板、四板、创业板,我问他们,你想办企业,是头了做产品还是卖股票?目的是什么?——问题就在这儿。你们说这些人不良,其实不要批评他,存在的都是有道理的。我们开放后向国外学习,学的就是这些东西,你说怎么办?

杨锦麟:大商有那么多发言,大道也应该出来说几句。佛教和企业文化,已经慢慢找到一条路径,至少是思考的路径。无论是财富观,还是利己利他,请济群法师给我们一些分享。

济群法师:我们讲到财富、道德、义利之辩,需要反省什么呢?为什么现在整个社会缺乏道德观念?我们不能光去指责这些现象,还需要去寻找,这些现象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社会之所以有这样一种现象,和我们的传统及现行教育有一定关系。比如在儒家的“义利之辩”中,多少有点把义和利对立起来。认为一个人讲道德,就不应该讲利益。反之,如果讲利益,似乎就是不重视道德的表现。

此外,中国传统道德是建立在宗法制的基础上。也就是说,道德更多是家族的需要,社会的需要,而把个人需要摆在后面。所以人们往往会觉得:道德是一种社会行为,和自身没有太大关系。一旦家族和社会的制约力没有那么大的时候,道德就随之淡出了。有段时间,甚至出现了“道德多少钱一斤”的公然挑衅。这背后的潜台词就是:如果你不能制约我,凭什么让我循规蹈矩,按你的规则做?

而在唯物论教育的影响下,道德的建立基础就更薄弱了。如果一个人只在乎立时可见的眼前利弊,没有更长远的眼光,遵循道德就变得非常空洞了。所以,我们需要找到道德沦丧的根源,只有这样,才能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法。

我觉得,遵循道德离不开智慧。如果没有智慧,道德要求是非常机械的,无非是让你做什么,不做什么。这就涉及一个问题:我凭什么要这么做?很多时候,实践道德看起来是吃亏的行为,是需要付出和忍让的。既然吃亏,为什么要做?以前的人可能会碍于礼法或社会舆论,不得不那么做。但在崇尚个性解放的今天,人们可能根本不在乎礼法,不在乎舆论,为什么还要遵守道德?这就需要认识到道德对生命自身的价值。佛陀通过证悟告诉我们,生命是无尽的积累。我们现有的生命状态,来自曾经的行为、语言、思想,又称身口意三业。正是它们,构成了形形色色的生命状态。善的业行会构成良性生命积累,造就健康的心态、人格、生命品质。反过来说,不善的业行会构成不良生命积累,使生命趋于堕落。

可见,我们在实践道德的过程中,自身首先是最大的受益者,其次才能让他人受益。反之,自己也会成为不道德行为的受害者,进而让他人受到损害。如果大家能具备这样一种认识,就会自觉地遵守道德。因为这么做不是为了谁,而是为了对自己的生命负贡,对自己的未来负责。没有哪个人不希望自己有美好的未来,不希望自己有良好的心态、高尚的人格。

如果我们能从这个高度来认识道德的价值,那么,道德必将成为人人愿意实践的自觉行为,就像我们愿意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工作一样。

从社会来看,遵循道德不仅对个人有利,同时也在利益他人,至少是不伤害他人。就这个意义而言,法律就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当我们都能遵守法律的时候,社会安全就有保障。再如佛教的戒律,哪怕是最基本的五戒,如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只要做到这些,就能在自我约束的同时,让他人获得安全感。试想,一个没有伤害、没有偷盗、没有背叛、没有欺骗的社会,是多么令人向往。

此外,佛教还有更高尚的道德,那就是佛菩萨的道德——无我利他,大慈大悲。因为把众生看得比自己更重要,所以随时准备帮助众生,令他们离苦得乐。能够实践这样一种道德的时候,将给多少人带来安乐,带来希望。

在座几位大德居士,本身也是这样的实践者。他们在佛法信念的指导下去做企业,去待人处世,这也是他们能够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不要把道德和利益截然分开。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点击引领话题📣 发布并加入讨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