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不太常规的回国经历

原创
2020/07/31 11:38
阅读数 694

2020年7月30日,入住深圳酒店,开始隔离生活。

简单说一下背景:3月受邀从堪培拉出发,前往密歇根,为期6个月。名义上辅助优化一个微架构,最后就变成了从头写一套前端EDA,因为有NDA,所以具体项目是什么暂时还不能写。因商业航班最早的机票已经被延期到了11月,于7月28日领事馆安排包机回国。上飞机前要求提供一份核酸检测证明。到了机场,取票后,有了接下来的事情。

广播里被叫名字了,说有事情需要商量。扛着包去了后,与一个人确认了身份,被另一个穿着写有Border防爆服的人带到了过道上开始接受提问。在场的大概还有其他的6个人,分别在接受别人的询问。

询问开始,第一阶段询问的主要是有关我的这次旅程。先被问到了我为什么来美国,让我说一下原学校相关的信息。我解释完两个学校的关系后,跟他说了我有NDA,所以项目具体的数据和实现我不能向他解释,但是我可以给他说明项目是什么东西。一番解释之后,让我说明了数据相关的东西都保存在哪里(这个问题被后面不同的人问了)。解释了一下Overleaf、Google Drive和学校的服务器是啥之后,这部分算是结束了。

第二阶段大概就是有关身世的询问。家里人与政府的联系,这次来的钱是谁赞助的。还询问了我的学位信息,我从美国准备带出去多少钱。这部分因为有学校开的单子,所以直接跟他们说了。没有什么太多的确认,也就结束了。

第三阶段就是随身带的东西了,大概就是来人检查我随身的书包里有啥。先是问我这个包里有啥需要注意的么。我说:那里面有一张用衣服包起来的显卡,你们小心一点别把风扇弄坏了就行。别的都没啥。随后主要是询问我翻出来的两块硬盘、一个U盘、还有一个笔记本电脑里面都有啥。其实这个时候还有一块硬盘和一个笔记本没翻出来,我告诉了他们具体内容后跟他们解释了为什么还有一个电脑。这个时候我对面已经有挺多的人了,不再是只有一个人在问我问题。基本上都是有关具体的内容是啥,倒也没啥问题就是了。只是他们对那块显卡很感兴趣,大概可能是觉得那个是电路吧。然后我详细给他们解释了什么是电容以及电容的工作原理(没错,一个人真的把这问题问出来了),就不在纠缠了。之后检查了我手机的相册,只是把一张加油站的单位油价的照片要求我删掉,也就没有别的了。(那张照片是为了用来还朋友开车的油费,我知道他的车大概30加仑,所以基本上都是这么算钱的)然后让我打开了手机的IMEI号码,用他们自己的手机照了一张照片。

中间记录的信息包括:

来往学校的人员联系名单、家里直属亲人姓名联系方式、我的手机的IMEI号码、论文标题、我的学位以及取得的学校、我的研究资金来源、我带走的那张支票的号码、澳洲导师的名片(基本照抄)等。

我的询问时间比较长,别人大概也就是问了半个小时左右,我问了得将近一个多小时。因为我是站在过道中间的一个地方接受询问的,中间给至少4个人让过位置,所以大概心里有个数。虽然他们穿着边检人员的衣服,但是他们露出破绽太多了:最开始询问的人明显对我的专业有所了解。而且他手里持有的资料被我看到了,除了我最开始提交的那份资料之外,还有一份他们自己收集的我的资料,以及一份当天的所有人检查名单(因为名单上的人数数量和我后来听到的点名人数大概相符)。他们相互之间使用的语言明显存在指代关系,不过我不知道具体在传达什么意思。在翻我书包的时候,翻书包的那个人打了“我看看里面还有什么东西”的手势(就是某些军事题材的电视剧里会出现的挺常见手势),另一个人马上就继续向我提出了那个非常脑残的“显卡上能不能存储数据”的问题。他们相互之间基本上完全不用语言叫对方,全部靠肢体来传达我想跟你说话或者有点事找你,唯一一次称呼只是“hey, boss”。加上在我面前最多的时候站了8个人,基本上让我确定了他们不是一般的边检人员,至于具体是哪个部门的,不好说。

全程我们对话态度还是轻松,或者说没有营造出紧张的气氛。电脑完全没有要求被开机,硬盘我说是什么他们也就相信了。最后删除照片更像是为了做点什么而刻意去做的一件事情,比起真的在乎我的机器里有没有数据,更像是为了说明:“我确实帮助阻止了一部分信息的泄露,我完成任务了”这种感觉。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背后是拿着澳洲学历和学校的NDA,才没有找我更多的麻烦。

这也是我第一次被边检盘问,或者说不是一般的边检。澳洲的边检我也是接触过的,第一次去澳洲的时候不知道那些东西能带,报关的时候都填了不确定,然后直接一项一项问具体是啥,然后给他们看看让不让携带。这才是一般的边检,他们更在乎你到底带了什么,一定要看到这个东西才可以。这次询问虽然没有网上看到的很多人说的没收,以及一个文件夹一个文件夹的查找,总的来说给我感觉他们对我提供的信息信任程度还是很高的。打断我只是他们没听清我说的或者他们觉得这点需要我再细致的解释一下。这篇文章也并不是要为他们洗地,因为基本上所有的询问,都是基于你是可能有罪的基础进行的询问,哪怕你是自费过来的。我写出来这些的目的大概有这么几个:让可能有同需求的同志们知道这个状况,另一个就是写出我对这群人的观察。让后面的人稍微思考一下自己应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该说的也只能说这么多了,笑

本文严禁转载,有关具体的细节部分,我会酌情考虑是否回答。也请不要追问个人情况,现在正在国内接受隔离,核酸检测结果阴性。还在赶论文中(写点这种文章稍微放松一下,笑)。错别字肯定爆炸请谅解。

花絮:
1、期间在翻我手机的时候,出了两件事,一个是他看到了我当时给笔记本拍的照片的桌面,夸了一句she is so cute,唉……二次元就是这么好糊弄,后面的问题基本上他想知道啥我甚至还会多说点(虽然都是废话2333)
2、还有一个就是那个人叫boss的时候还说了一句he's english is really good, but I found this photo...(后面压低声音了没听清楚),以后我是不是可以在简历上写个美利坚边检英语流利资格认证了(笑)

3、总的来说,这群边检的人比澳洲ASD的人好教,至少没有从为什么显卡的算力比CPU高开始教起来。

展开阅读全文
hey
打赏
0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打赏
0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