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回顾】云吞噬开源,那开源有机会反击吗?

原创
08/17 18:37
阅读数 8.5K

软件吞噬世界,开源吞噬软件,云吞噬开源。

云与开源的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一方面二者之间存在竞争关系,MongoDB、Elastic 等开源企业都与云厂商有过正面冲突,云厂商 “吸血” 开源的说法不绝于耳;另一方面,云和开源又是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的合作关系,开源成就了云时代,而云开启的 SaaS 时代,也为开源商业模式拓展了新的渠道。

OSCHINA 特别邀请 4 位业内具有代表性的专家来探讨一下开源与云到底该走向何处?

主持人

王晔倞(头哥):支流科技技术 VP、Apache APISIX Committer

嘉宾

冯若航,磐吉云数 Founder & CEO、Pigsty 作者、PostgreSQL 中文社区开源技术委员

张倩,天际资本创始人

刘松,PingCAP 副总裁

01 开源和云的矛盾,源于何处?

 王晔倞(头哥):近几年,云厂商吸血开源软件的说法在国内传得沸沸扬扬。也有人认为,云和开源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每个人所处的维度不一样,观点也不一样。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句话:开源吞噬软件,云吞噬开源。那么,云吞噬开源的命题成立吗?如果成立,它是怎么吞噬开源的? 

 冯若航: 首先要定义清楚,什么是云?什么是开源?云的边界是什么?云这个词的背后是云硬件、云软件,二者是完全不一样的模式。云硬件赚的是资源池化、超卖、规模效应的钱,而云软件赚的是运维外包、共享专家的钱。

最初,云概念讲的是云硬件的故事,也就是所谓的 IaaS层生意,就是让计算存储网络资源像水电一样,而云厂商扮演基础设施提供者的角色。然后通过规模效应压低硬件成本、人力成本,从而获得优势。但是云厂商很快就把手伸到了软件上,开始做PaaS生意了,这就是云软件。

我认为云软件和开源是有冲突的。云软件的模式大体上这样:把开源软件套上壳,加上自己的服务器管控以及共享的运维人员和专家,就成了云服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云数据库。

关于云软件和开源之间的矛盾,有一句话非常精辟:“多年来我们像个傻子一样,任他们拿着我们开发的东西大赚一笔。

最开始只有商业软件可以用,而且卖得很贵。但随着开源软件的崛起,用户又有了新的选择。开源软件不要钱,但要用好它,门槛很高,所以需要雇佣开源软件专家。这就是开源真正核心的商业模式。

开源软件好用,免费吸引了很多用户;用户自己整不明白,需要专家,所以创造了很多高薪岗位;这些岗位又产出了专家,然后产出了更多的开源贡献者;这些开源贡献者,让这个开源项目更好用,吸引更多的用户,从而形成了一个闭环。

而云的出现,其实打破了这个循环。 

云软件的本质是什么?运维外包,还是一种具有规模效应的运维外包。它把开源的各工作岗位集中到了云厂商内部,此时就会出现垄断。云厂商很可能不会回馈开源,甚至选择直接分叉开源软件,最后导致开源社区分崩离析,伤害到所有用户的软件自由。 

这就是云和开源社区的一个核心矛盾点。 

刘松:我们不要把云厂商放在被告席上,因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面,云厂商为很多中小客户创造了价值。开源和云是有分工的,开源的侧重点在软件的生产阶段,而云被创造出来以后,是用来部署和集成软件的。开源项目都是单个的,但用户需要的可能是由数十个开源项目打包成的一个云服务,包含数据库、开发框架、AI 工具等等。

 云和开源并不是天然的敌人,但也确实存在竞争。最大的竞争就来源于商业公司对利益的争夺。开源软件几乎是免费的,如果云厂商将其打包成服务卖出去,却可以获得数倍的利润。 

开源软件的购买成本接近于零,但使用它需要技术人员,该付的钱一分也不少不了;云需要付费,但可以提供全托管服务,用户没有任何技术也能使用。 

MongoDB 为了在云上能够自我保护,修改了开源协议,尽管该协议不被 OSI 认可,但其推出的云服务非常成功。开源软件上云,并且通过云服务的模式售卖,已经成为过去几年最成功的商业模式之一。 

反过来说,开源软件在初始阶段,比如教育市场的阶段,要靠自己去积累用户,这就需要云厂商来帮助它降低门槛。一旦双方都开始追求商业利益,一定会打架,竞合是必然的,但是未来将会找到一种对彼此有利的方式。 

张倩云和开源软件的矛盾并不在于开源协议是否允许云搭便车,而是有资金,有技术,有客户资源的大型垄断企业合理合法地“剽窃”开源劳动成果,却不回馈。 

很多开源软件公司都在追求创新,沿袭早期黑客精神追求自由,并且在部分细分领域做到了极致,开发了很多好用的工具,是一个特别有生命力的组织。但这些开源软件公司在生长的过程中需要更好的环境去发展时,大企业想方设法利用各种机会对其进行挤压。 

我觉得中国的云厂商也很无奈。中国的甲方客户往往很强势,需要很多的服务,为了能够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只要是能找到的开源软件,云厂都会合理合法地拿来使用。必然会产生商业矛盾。 

那要怎么解决呢?突围还是要抓住自己的产品机制,在单点上能够最好地满足客户需求,使用户产生粘性。像 PingCAP,就是在阿里、腾讯等几大云计算巨头当中PK 出来的。当你弱小的时候,议价能力会弱很多,但是当你在某一个领域强大,客户点名要你这个产品的时候,反而能跟海外的云厂家会有非常良好的合作,获取更多商业机会。 

冯若航评价一个事儿,我们讲三个维度:法、理、情。云厂商用开源如果遵守了开源协议,就遵守了法律,但法律是最低的底线。就算遵守了协议,在理和情上也都不沾边。 

为什么呢?就像刘松所说,开源更偏向于软件的研发,而云更偏向于软件的运维。但是,做运维的云攫取了大部分软件价值,这在法理和感情上都说不太通。 

举个例子,我自己是 PostgreSQL (下文简称:PG)中国社区开源委员会委员。PG 采用 BSD 协议,允许公司把这数据库换个皮,就是包装一下后再拿去卖。我们并不会针对这些厂商,但云厂商是个例外。就是因为云厂商有规模效应,会改变整个生态的结构。我们社区的运维或者DBA 的工作岗位被云厂商抢走了,所以社区会针对云厂商做出反应。 

云的出现产生了一系列新的开源协议,比如 SSPL。它规定,如果云用了这个开源软件,它就必须把这一套管控的代码也开源出来。Redis、MongoDB 以及其他一些新的数据库都在使用 SSPL 协议,一些原来用 Apache 协议的开源软件也改成了 AGPL 协议,这些行为都是为了应对云厂商搭便车。  

02 云模式到顶了吗? 

王晔倞(头哥):有人认为,海外的软件用户付费意愿很强,国内的付费意愿很弱;只有国内的云厂商才会白嫖,海外的都会回馈。难道国外的月亮就更圆吗?国内云和开源的情况到底如何?云模式已经到顶了吗?

 张倩我们天际资本在云计算领域累计投了两亿美金,马上要接近三亿美金了。在云这个领域,海外和国内的结构很不一样。直到今天,海外的三大云巨头都实现了不错的增长。 

据不完全统计,海外公有云的渗透率已经达到 70% 以上。但在国内,据麦肯锡发布的数据显示,完全私有云部署在50%以上,公有云占比 20% 左右,混合云占比约 30%。 

这就意味着,中国还有 50% 的软件服务没有被公有云影响到。在国内,很多人都觉得,混合云的空间肯定大于公有云。可能是因为中国的很多行业特别是金融、交通、通讯、能源等十三大核心行业中,很多大型企业都是国企,考虑到合规、安全等各方面,更倾向于选择公有云。 

在中国,到底是公有云更有前途,还是混合云更有前途?十年之内,大家肯定认为混合云更有前途,但是十年之后怎么样还颇有争议。最近两三年,随着物联网、自动驾驶以及各种智能终端的快速崛起,边缘云也逐渐成为一个不小的市场。公有云、混合云、边缘云很可能支撑起分布式云的结构,这远远比海外的情况要复杂得多。 

模式是不是已经到顶了? 

美国的云服务还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而中国的云增速又高于美国。考虑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制造国,未来还会衍生出更多行业云解决方案。 

我们可以看到,在金融云、医疗云等方面,中国的解决方案比美国要复杂得多。在某些细分领域,中国可能还要更先进。因为中国是第一数据大国,而且结合 AI 的快速发展,中国的云可能会出现软硬一体的创新方案。所有这些都让我觉得,云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跟海外开源相比,中国的开源可能还存在较大的差距。虽然中国的云起步落后了将近十年,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差距已经缩短到 5 年了。不过,我们的一些基础软件、核心的开源技术或开源产品,绝大部分都是来自海外。 

2020 年 GitHub 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程序员在 GitHub 的贡献占比为14%,美国还是最大的贡献者。但这两年美国已经有所下降了,约为20%,相信按着这个趋势走,再过十年,中国对开源的贡献可能成为世界第一。 

最后再补充下中国的开源生态。Gitee 是中国开源生态里面做最好的,但跟 GitHub 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不管是程序员的数量,还是项目数量,都只有 GitHub 的十分之一。我们也看到,Gitee 这几年的年化增速远超 50%,远高于 GitHub。总而言之,中国的开源产业与美国相比虽然存在很大差距,但是由于增速更快,差距正在不断缩小。 

冯若航我认为软件使用的范式出现了四次典型的转变:商业软件、开源软件、云软件、云原生软件。其实就是从商业跳到开源,再从开源跳到云,再从云跳到云原

以数据库为例,1.0 时代,商业软件以 Oracle 为代表,卖得很贵,所以出现了开源数据库。开源数据库不要钱,但是用好它需要专家,这是很多公益性质的开源软件真正的商业模式。 

于是 3.0 时代,云出现了。对于云,要一分为二看待。IaaS 层云硬件对开源很大的助力,但云软件则恰恰相反,它跟开源软件会产生直接的竞争。 

那么 4.0 时代,也就云原生时代,其实就是用开源软件来替代云软件。多云部署是个大趋势,为什么呢?因为用户不想被厂商锁定,多云就是一个选择。 

那么,云是不是到顶了?我认为对于公有云、云硬件来说还没有到顶,但是对于云软件来说,会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因为云软件的对手是商业软件而不是开源软件。 

云数据库挖走的用户都是Oracle、SQL server的用户。云数据库比商业数据库又好用又便宜。买Oracle,一个月要一万块钱人民币的授权费,阿里云 400 块钱用一个月,AWS 1000 块用一个月,整整便宜了十倍。 

如今能直接用好开源软件,还能把 1000 块的云数据库砍掉,只需要 20 块钱的硬件成本。以前之所以做不到这一点,是因为开源软件太难用了,只有开源专家才用得了。想要用好开源软件,还得花五六万雇一个开源数据库专家,才能享受 20 块钱一个月的价格。 

但是云原生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它已经可以管理好数据库了,即使没有专家,你也可以用 20 块钱的硬件成本去跑数据库。不仅便宜,而且好用。那么自然而然地,就会有很多用户选择开源的云原生解决方案,而不是云,特别是公有云。这就是我认为云软件可能会见顶的一个原因。 

国内云和国外云的生态其实不太一样。国内的云厂商缺少分寸感,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云作为基础设施提供商,应该保持一定程度的中立性,而不是说把所有的软件都要做了,否则它会与所有的软件厂商为敌。 

像 AWS 在这方面就相当开放,允许开源软件放在它的云市场上去卖,用它的云硬件部署软件,跟它同台竞技。但是在国内,别说 PaaS、SaaS,甚至在应用层,云厂商都有可能跟开源软件存在竞争关系。如此一来,高净值用户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数据放到云上呢?因此我认为,云的成本和中立性是两个很致命的问题。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好,云的增长动能会受到很大的损害。 

张倩我觉得若航非常理想化,如果中国的商业市场是像若航希望的方向发展,那创业者都会非常高兴。 

中国三大核心行业比如金融,对行业解决方案的依赖性其实是非常重的,需要供应商提供很多的配套服务。然而开源本身是一个小组织,是不协调的,缺少组织性的。我难以想象,所有开源软件加在一起就能给四大银行提供一个自主可控或者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案。那整合、协调的工作谁来做?肯定是大企业,比如说阿里云、华为云或者说原有的一些解决方案提供商。 

去年出现 Log4j 漏洞问题时,很多企业其实不知道漏洞到底在哪里。如果企业最后被网络攻击了,那这个责任谁来背?这在中国是非常现实的商业问题,对投资者来说也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我认为至少在五到十年这个阶段,云被开源替代或者如若航所说的,云厂家就做好IaaS,然后 PaaS 和 SaaS 都留给开源这种理想的状态,在 70% 左右的行业是看不到希望的。当然我非常希望能看到。

刘松:若航有些理想,完全忽略了真实世界的复杂性和差异化的特点。任何一个开源项目都只能解决用户大需求中的一点点的问题。 

全球各地的云市场,差异有多大呢?在越南,开发者都在用 PingCAP 的开源版,但不会付费;日本的大型游戏厂商连 DBA 都没有,所有人都在忙着业务,它就愿意用一个“昂贵”的云服务,因为没有人掌握技术;在硅谷,全是像若航这样的人,技术搞定一切,利用开源软件就能自给自足;在美国中西部,比如芝加哥,都是商业人士,没有多少技术人员,就想赶紧买一个云服务,所有事儿都包给它;在北欧,做数字化应用的企业都用开源软件,也用公有云;德国企业流行买套装软件,传统的咨询服务非常多,基本上都用大型公有云的 IaaS 层。 

可以看到,每一个地区的用户复杂度、场景复杂度都有各自的特点。 

此外,每个地区的人才供给情况也不一样。大家很难想象,在中国和美国以外,还有一个大量供应开源开发者的地方,就是印度。我们有很多的项目都在印度,他们用我们的开源数据库,然后在云服务上部署。一没见过面,二不去人,连服务都在云上完成,这不是开源最佳的一个组合吗? 

历史上任何一代技术最开始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个技术是一种革命性的,一下子就会把原来的东西覆盖了,但实际上真实世界永远是混合的。

03 在 PaaS 层,云会被开源软件所替代? 

王晔倞(头哥):在 PaaS 层,云是不是真的会被开源企业所替代?云会退回 Iaas 层吗?一边是云厂商,一边是开源企业,它们未来在 SaaS、PaaS 层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现?

冯若航云不会主动退回 IaaS,而是会被专业的软件创业公司赶回 IaaS。这个软件创业公司不一定非得是开源的,因为开源和闭源与否在这件事上并不重要。 

首先,云厂商很难在细分领域做到极致。举个例子,阿里云的云数据团队已经完整地换了一拨人了,因为做得最好的这批人出来创业了。创业做什么?做云数据库。什么样的云数据库?在阿里云硬件上的云数据库。 

第二,云厂商没法把这个事情做到最好。为什么呢?因为云软件解决的是运维外包的问题,你想用好开源软件,它需要的不是数据库原厂,而是资深甲方用户老司机。这就好比造车的和开车的完全是两拨人。 

要做好云数据库,需要非常复杂的场景来打磨。举个例子,平安银行既用 TiDB 也用 PG ,并且有很深的积淀,所以他们就自己做 TiDB 和 PG 发行版。那么像平安银行这样具备技术能力的企业,一旦将能力沉淀下来,就会成所谓的软件创业公司,来跟云厂商同台竞争。 

在使用 PG 方面,我们比云厂商用得更好,所以就把运维、使用、管理的经验做成一个软件,去跟云厂商同台竞争。这么一来,每一个领域都会有更专业的人去卷云厂商,在这些细分领域,云厂商最终一定会被打回 IaaS。 

因此,只要开源社区愿意在易用性和运维领域投入更多的资源,把他们的软件做得更好用,比云数据库更好用,我认为云厂在这方面是很难与其竞争的。 

对于云厂来说,最好的策略就是放水养鱼。他们在 IaaS 层有非常好的积淀——存储、计算、网络这些,别人干不过他们。但是对于他们的弱项——软件方面,应该去接纳创业软件公司来共建生态,而不是选择自己下场。

所以我认为,云会在 PaaS 层面被一大堆软件创业公司给打回去。这是最终博弈的均衡点,实际上可能需要三年,可能需要五年,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是内在的动力是这样的。 

刘松偏互联网的创业型公司与使用云计算的全球 500 强大企业,这两类群体在选择云软件的时候肯定会有不同的侧重点,因为就软件行业而言,绝对不是技术领先者通吃,而是涉及各方面的能力。 

总的来说,在 PaaS 这一层,开源软件在未来八到十年会占据更主导的地位,但是这个主导地位是占六成还是占七成,还不好说,也不代表主导了就不给云厂商的技术团队留有空间。现在,全球云上用户已经有几百万,不同类型的用户选择不一样。技术原教旨主义的人,主要选择开源技术栈;但是相对“传统”大型企业的,尤其应用本身也是比较传统的,可能追求的是高可用、安全性。 

张倩云厂商,特别是中国云厂商的整体实力是非常强大的,所以从商业逻辑来讲,他们绝对不可能自己主动说不做 PaaS。要想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让客户满意,云厂商肯定要有自己的战略场地,不管 PingCAP、OceanBase 等开源软件做得多好,也一定要把数据库抓在自己手上。 

在核心的领域,云厂商很可能会把一些市场攻下来,那最终云厂商和开源公司占的比例是多少,就取决于团队PK 的能力。如果中国多几个像 PingCAP 这样的企业,那云厂商的份额可能就少些,反之则云厂商的地盘更大些。我认为终局还看不清楚,它完全取决于创业企业和云厂商谁的迭代速度更快,谁能更贴近云客户的需求,谁更加具备行业属性。

04 云和开源的平衡点在哪? 

王晔倞(头哥):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有些刻意地把云和开源放在了对立面。其实大家都知道,二者是相辅相成的。那么,云和开源未来的发展,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平衡点?

 冯若航我认为开源和云最后博弈的均衡点,就是云厂商做 IaaS 硬件,而开源软件和云在 PasS 层各占一定比例。 

张倩我觉得云厂商已经没有投资机会了,已经进入下半场,几乎不会有新入局者。所以我们聚焦在开源软件。从终局来讲,中国可能会有几家大的全行业覆盖的云计算厂家,再加上不超过十家的行业 Player,所以云厂商最终就是二十家左右。 

但开源软件的机会是更多的。如果能单点突破,未来会出现几千家,甚至上千亿市值的开源企业。过十年二十年,很多行业都会有开源软件公司成为领头羊。所以我觉得开源软件的机会更多。 

刘松公有云未来的终局是什么?它可能是一个算力的沃尔玛。沃尔玛有自产的商品,但更多的是第三方的商品。 

什么时候公有云厂商能够容纳那些可能刚刚有 1.0 的版本、非常有特色、一个客户都没有的开源软件,并且通过AI、搜索技术,让用户能很容易匹配到该软件的时候,云厂商和开源生态可能就实现了最理想的终局。 

对于任何特定的、复杂性的需求不管是人少、业务量小的企业想要独特的功能,还是全球 500 强大企业想要高可用、安全性,能实现跨全球业务的软件,公有云都能提供一个恰如其分的选择。这是开源的多样性和云的规模效应能结合的最理想的情况。 

到今天为止,无论是从成本和多样性来看,我觉得云远远没有达到它当年的承诺。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作者的其它热门文章

打赏
1
5 收藏
分享
打赏
5 评论
5 收藏
1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