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开源世界顶半边天的女同胞们

原创
2022/03/08 14:54
阅读数 9.5K

100年前,为了庆祝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作出的贡献与成就,第二届国际共产主义妇女代表会议决定将3月8日定为“国际妇女节”。

但在消费时代的背景下,庆祝“妇女节”的应有之义有被弱化的倾向。这个节日被商家们转换为“女神、女王、仙女们”的购物狂欢节,某种程度上,这种追求商业表达背后,一方面规避了“妇女”这个中性词所代表的更广泛女性群体,另一方面也淹没了她们基本的付出。

​好在,近年来各行业越来越强调“妇女能顶半边天”,IT/开源领域尤其如此。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尽管从事工程师这一职业的女性群体相对较少,但在前沿技术领域,近年来浮现出更多女性承担重要角色,关于“Women in Tech”的议题讨论也在增多。

在OneFlow团队,也有一部分女性工程师发挥着自己的才能。在今天这个日子,我们邀请了五位女同志展现自我的个性和光芒,并且对如何看待女性在IT领域的处境以及如何更好地凸显女性力量等问题,她们也表达了个人感受和思考。

祝你妇女节快乐。

Hana

“手长脚长,打羽毛球和网球都OK”

我是西南某高校工科女生。Sorry,因为匿名了,照片就先不放啦。

对我个人而言,没有听到过很多“女生不适合去读工科、做工程师”之类的话。在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出于不太想学医、不想搞金融、也不适合读理科的现况,自然而然地迈入了工科女生的行列,后来发现这个选择蛮对的!思维灵活、逻辑清晰就是我(扶眼镜)。当然父母对我的选择也有一定影响(我老爸就是非常传统的工科行业毕业的),很支持我去读工科。

在学习生涯里,尤其在我们西南某高校,女生从来不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笑)。理论上,IT行业的门槛对女性和男性而言不应该有所不同,大家比拼的都是专业实力和发展潜力,不应该因为“女性”这一身份就为女生求职者增加层层壁垒。但可能传统思想中认为,女性在家庭中的贡献“需要”更大,所以无法像男性一样全身心地“卷”在领域中。当然,现在这一现象已经得到了很大改善。

说实话,作为非CS专业的“半吊子”选手、甚至不敢自称“码农”的人,“高光时刻”真的不多。但来OneFlow做的工作个人感觉还是很有实际应用价值的!

去年6月中旬,我在一个论坛看到开源之夏的项目列表,看到这个消息时距离截止报名只剩3天,而我本身专业也不是CS,对自己的实力其实很缺乏自信。在纠结犹豫之后,就想冲一下这个实习。之前就知道OneFlow,所以就在OneFlow社区公开的任务中找到了做DTR的项目,觉得非常有趣也有挑战性。于是抓紧时间阅读论文撰写申请书,很幸运地得到了实习机会!

大老师(张建浩)的带领下,我将动态图重计算落地到OneFlow框架中。刚入门时很辛苦,经常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小bug。通过和他很多次、很多次地讨论、完善,终于在调通“一个非常初始版本”的DTR后,感觉天空都亮了哈哈。

我属于base外地远程实习,感觉OneFlow提供的学习机会有很多,经常会邀请一些学术界或者业界的大牛来做技术分享,公司内部也时常有同事做技术分享。也许还可以考虑为女性工程师提供更多表现自我的机会,鼓励她们做分享和交流,也可以办一些Women in Tech的研讨会、茶话会【瞎说的,请酌情考虑,方括号内的不是正文hh】。

王佳新

“喜欢画画、唱歌、跳舞”

我目前就读于北方工业大学数字媒体技术专业,大四。工科专业中女生确实较少,从身边的同学毕业选择来看,选择继续从事计算机专业甚至当工程师的女生更是少数,大多选择了考公或者考研跨考设计、教育等专业。

于我而言,这样的大环境并不会影响职业选择。除了在厕所分配上区分男女,我从来不觉得性别可以决定一个人该干什么或者不该干什么。我选择从事工程师的工作就代表我本身对这个工作感兴趣,同时也有能力从事这个工作。

在如今的社会环境下,大家都是靠实力说话,不太会存在性别歧视了。“女生不应该/不合适做工程师”这类话在我接触的同学、老师以及工作环境中不曾听过,或许在网上有类似言论,但这样的想法带有很大的有色眼镜。

在IT行业,女生的优势可能更多是在细节或审美布局之类吧,思维的碰撞也可能会帮助产出更新颖的策划。女生的加入可以将商业变得更加有人情、有人性,开发设计出来的东西更细腻、更有色彩感。

在逻辑思维方面,女生偏感性,男性偏理性,虽然不是绝对,但有一定道理,这点从学生时代理科男生多、文科女生多就看得出来,所以女生在学习逻辑性要求比较高的一些后台编程类IT技术时,可能会略有不足,但在学习视觉性的设计类/交互类的IT技术时完全不弱于男生。

目前我在编程生涯里的“高光时刻”,大概是经过几天的锲而不舍做出了第一个比较像样的软件。那是参加全国数媒大赛的作品,当时UI设计的同学做好原型后,由我来还原到Android Studio,并和我之前编写的主要功能代码联通,当时熬了一个通宵将整个项目完工,最后公布获奖名单的时候,我们的作品获得了一等奖,或许是从那时起我特别期待完成一个项目时的成就感,也更乐于去挑战自己了。

寒假找实习遇到姚迟老师,能够在OneFlow实习很幸运,公司的工作氛围很愉快,遇到不懂的问题,同事都会很热心地给我解答。

对做工程师的女性来说,我觉得可以引用一位出色的IT女性“Katrina Owen”的建议:“找到想要解决的问题,然后专注于解决问题。不要太担心别人在说什么或在想什么。工作胜过意见。”

乔晶

“最近痴迷于研究将废纸板、破布头等变废为宝做成早教小玩具”

我的本科学的是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研究生跨考到中科院计算所读硕士,专业方向是计算机体系结构和高性能计算。硕士毕业就入职OneFlow,目前已经工作将近4年。

我非常幸运生长在没有太多性别刻板印象的家庭,父母没有传达过女生理工科会有劣势的想法,一直是鼓励从小就自己做决定。中学选理科是因为理科作业少,大学学工科是因为当时觉得专业热门又硬核,好找工作(笑)。读研非得考计算机也是基于当时作为传统行业工科生的预判。

计算机技术日新月异,未来所在的传统行业有很多低效的技术(本科毕设研究的是用粗糙集辅助计算电网供电稳定性,电网因为节点多,计算量巨大,稳定性的实时计算一直是个难题),大概率会被高效的新技术取代,而这些新技术实现的工具,肯定是越来越强的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算法,所以计算机技能是未来的必备技能。

当然,我也听到过不少“女生不应该/不适合做工程师”之类的话,持这种立场的一些人是真实的性别歧视和刻意打压,以达到对自己有利的恶意目的。还有一些人,并不是出于实际的恶意,而是自己的经历带来的认知,比如封建时代过来的老人,会说出“女子无才便是德”;男主外女主内家庭中,承担养育重担的女性,会说出“做老师做医生更好嫁人,更好照顾家里”;曾经在工作中吃过性别歧视苦头的女性会说出,“女生不要选工科,体力/待遇不如男生”等等。

所以对比那些没有获得足够选择权,或者没有意识到女性应该争取更多选择权的人,我的选择很普通(可以不考虑自己是女生),也很自然(看准了目标就选),是基于我实在很幸运,出生在一个对女性自由选择权比较友好,并且让我有机会很早就意识到自己拥有选择权的时代和家庭里。

在IT领域,个人感觉很多女性的优势是有较强的共情以及耐心解释、缓和冲突的能力,具备这些特质(不论什么性别),对开源精神的传播和布道时会有更强感染力。但不论是在IT行业或者其他行业,由于女性有产假、育儿假等其他性别没有的“特殊福利”,在就业市场确实存在一定的歧视因素。

在本科专业找工作中,看到过招聘单位对女性歧视的现象(同学朋友的真实经历,相同的工作,不同的工资待遇)。这种不公平目前还是很普遍,我也不知道怎样是最好的解决方式,离职另寻出路 or 抗争争取权益?我希望能更多地看到社会上对抗这种不公平的成功案例。

在OneFlow入职做编程工作时,最初几个模型和其他框架的严格对齐的工作,给了我很多信心和认可。

当时,这个对齐工作没有其他框架做过,要求OneFlow和其他的框架(比如TensorFlow和PyTorch),在保证输入完全一致,去掉模型中所有随机因素后,训练多轮后的输出应该做到完全一致(误差在1e-3数量级以下)。这个工作的难度是,需要大海捞针的耐心。在当时OneFlow还没有成熟的Python前端,取内存数据需要用GDB(同事@李新奇,还hack了GDB,形成了一套OneFlow专用的C++ Debuge工具),然后逐OP的输入/输出进行对齐。通过这个工作积累的经验和结果,成为OneFlow正确性测试的最初版本。

最近的工作方向从编程转为OneFlow的文档工程师,也一样很有成就感。当产出的文章和教程得到“写得不错/讲得真好”的认可时,当意识到深度学习工程和技术领域,有见解有深度的文章还是很稀缺时,会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更多优质内容。

我的硕士毕设做的是深度学习框架调度优化工作,那时就看到了袁老师写的有关深度学习框架的文章,并关注了他的微博(@老师木)。临近毕业时,有机会参加了袁老师线下讲座,得到了来OneFlow实习的机会。当时临近毕业,能够实习的时间很短,本来只是抱着见见世面,看看“业内最先进技术水平”是啥样,但仅实习了一两周,我就决定,应该放弃当时已经签的一份挺“高薪”的offer,留在OneFlow继续工作。

有趣的是,这种有点像“网恋奔现”的入职经历在OneFlow还挺常见的,好些同事都是通过微博、知乎这样的渠道联系到袁老师,来试试看,然后留下来的。

对我而言,能够在工作中有机会接触到这个行业领域新鲜的、有挑战的前沿研究方向,本身就有足够吸引力。同时,在吸引力法则下,我认为入职OneFlow并留下的同事,有比较大的概率会是志同道合者。这里有很多才华和能力与做大事的决心和耐力兼具的同事,和这群人一起工作非常愉悦(来了你就知道了)。

陈巧玲

“钢琴和游泳,音乐和运动是编程之外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

我在华南农业大学读的是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确实身边有很多读了工科的同学最后都没有选择从事相关的工作,我有过这方面的困扰,但我选择做一名工程师的主要原因是,我喜欢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并且工程师可以专注在自己的一份代码里很少受到外界的干扰。在选择工作这方面应该还是要听从自己的内心,选择自己感兴趣和愿意付出热情和精力的领域,而不是迎合别人的看法。

女性进入IT行业当然有很多门槛,但我觉得更多的是咱们女性自己内心的门槛,不能妄自菲薄地认为自己做不好而不去尝试,不能因为他人的看法和社会大环境认为女生不能做IT而在一开始就把IT拒之门外。

男性和女性都是社会的组成部分,都是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我不太知道女性在这个领域独有的优势和劣势,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要在开源领域凸显女性力量,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进来,由女性做更多的工作自然就能看到女性的力量。

对我而言,每一次解决bug都是自己的高光时刻。举个例子,在利用SLIC-图像分割算法-对大规模图像进行分割后分类时,传统的方法是多尺度融合,但是这个方法在我的项目中并不适用,所以我就从SLIC源码中出发,修改源码获得每个分割点的中心点,以中心点的分类为分割patch的分类,并且实现出来。

我正在实习的OneFlow是一个创新型公司,每个人都很有激情和动力,能和一群creative的同事一起工作,我认为可以实现自我价值。希望可以早点去到公司总部,实地感受一下。

白夏颖

“喜欢看侦探小说,听Rap,听得多了也就会唱了

我的本科是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目前正在清华大学电子信息专业读研。

我选择做工程师的第一个原因是,从本科开始学习的就是计算机类的专业,既然学了就要学好吧,未来可以作为谋生的技能;第二个原因是觉得自己比较适合做工程师,性格上比较安静,喜欢独自思考和钻研,做工程师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IT行业对专业能力和自身经验的要求都比较高,这个门槛是所有人都会面临的,我觉得行业对女性的包容度反而越来越高了。女性的优势一方面是比较细心,有助于debug,另一方面是女性在美感方面较有优势,特别是页面设计、图形处理等。女性在这个领域面临的门槛可能是,IT行业发展很快,需要不断学习新技术,而到一定年纪由于生育带来的时间和精力的消耗,会对长期在行业发展带来一定挑战。

来OneFlow之前一直想做深度学习框架的开发工作,想为知名开源社区做贡献,OneFlow给了我这个宝贵的学习机会。

公司的工作氛围非常nice。我目前还在新手村阶段,泽康是我的导师,非常耐心而且有经验,帮我解决了大多数问题,在debug很忙的情况下还挤出时间教我SBP的概率和CUDA基础,还带我做YOLOv5对齐;晓雨哥带我做YOLOv5 profile,周期很长,而且我没有接触过profile的工作,他非常耐心的一步步教我看问题在哪里;德澎也带我做YOLOv5对齐,给了我很多学习模型和OneFlow的时间。在天和大佬的带领下,我开始学习检测库的底层开发,虽然来OneFlow实习之前也做过检测模型搬运,但在这里我学到了一直想了解的检测库底层知识。

做过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大概就是看到自己提的PR被合并吧,目前已经合并的就是转置算子,希望继续加把劲儿,把Yolov5模型合并到models里。

其他人都在看

欢迎下载体验OneFlow新一代开源深度学习框架:GitHub - Oneflow-Inc/oneflow: OneFlow is a performance-centered and open-source deep learning framework.

展开阅读全文
加载中
点击加入讨论🔥(5) 发布并加入讨论🔥
打赏
5 评论
1 收藏
3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