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U之父Richard Stallman 谈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的分别
GNU之父Richard Stallman 谈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的分别
木灵瓜 发表于7年前
GNU之父Richard Stallman 谈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的分别
  • 发表于 7年前
  • 阅读 208
  • 收藏 3
  • 点赞 0
  • 评论 1

腾讯云 技术升级10大核心产品年终让利>>>   

“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这两个词汇经常被混淆使用,但是在昨晚参加 Richard Stallman 在澳大利亚计算机协会 Victorian 分支演示会的人,无疑已经接受了他对于二者哲学意义区别的看法。

他说,开源软件的优势,通常被形容为有实际价值的,可靠的软件,而自由软件运动则更崇尚使用自由。关于这一点,他解释道,是因为自由软件可以一直被改善,而使用非自由软件则会丧失这种自由。

这两大阵营因此对版权软件有了非常不同的看法。将版权软件如 Oracle 数据库运行于 GNU/Linux 上已经变得越来越常见(Stallman 也举了例外,我们在其后将说明原因),但这种行为在自由软件支持者看来是不可接受的。要解释为什么,我们必须首先看看 Stallman 对自由软件的定义,其引入了对用户的四种自由:

Freedom 0 :有为任何目的运行该程序的自由。

Freedom 1 :有研究程序如何运行以及令其适应用户需要的自由。

Freedom 2 :有重新分发软件拷贝的自由,因此你可以给邻居以帮助。

Freedom 3 :有改进程序并将改进公开发布的自由,因此整个群体都会受益。

没有了这些自由,从伦理方面说,使用软件有时会给人们带来两难局面。如果你的邻居看到你在运行某个软件,意识到该软件是很有用的,并要求得到一份拷贝,那么你会怎么做?如果该程序并非自由软件,你只好从两种“恶行”中选择一种:或是做个不帮忙的坏邻居,或是侵犯软件的许可。后者往往不那么罪恶,他争辩说,因为那些组织通过提供版权软件已经耽误了你的事情,而你却仍然要信守承诺。更进一步说,当你让非自由软件的拷贝扩散得越来越广,那么也将会有更多的接受者面临同样的两难局面。要解决这类问题,Stallman 说,唯一答案就是使用自由软件。

善意博爱的精神是一个社会最重要的财富,他说,这种精神也是人类社会与狗咬狗群体的区别所在。而有些组织却在“毒害”这种资源,他说:“他们才是恐怖份子,我们必须结束它们的恐怖战争。”

Freedom 1 在保护用户不受一些隐蔽的监视,妨碍以可能及威胁他们安全的恶意特性干扰。Stallman 没有说所有的版权软件都会这样,但他列出了几个这样的且被广泛使用的程序,包括 Windows XP 的搜索功能,Windows Update,Windows Media Player 以及 RealPlayer。他同时指出,一次未经认证的在 Windows 中建立后门的尝试失败了,他很想知道是否有其他成功的尝试。

允许访问源代码同样意味着,如果你不喜欢其中一些特性,你可以改变这个程序。不过,并非每个计算机使用者都是程序员,而且对一个人来说,自由软件的数量总是比一个人能看过来或加以改变的数量多得多,他说。如果有足够的人喜欢某个版本,那么它就会成为通用的。这也同样意味着用户可以建立一个基金,支付给程序员达成实现某种改进的协议。因而,自由软件还形成了一个支持和服务的自由市场,且不为原先开发者所独有,Stallman 解释道。“自由不是在一堆主子之间选择一个,自由就是没有主子。”

所以为什么要选择“GNU/Linux”而不是“Linux”?二十年前,Stallman 已经发现发现他从精神上无法接受为非免费软件而工作,因此他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完整的 Unix 替代产品。按照“小聪明”的风格,他将项目命名为 GNU,是GNU’s Not Unix 的一个递归的缩写。他也邀请了其他人帮忙,最终,在 1984 年一月份他辞退了在 MIT 的工作,以确保他的单位不会对他的工作有任何说法。“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找过工作,”他说,“我也改掉了一切奢侈的习惯。”

在 1990 年早些时候,该系统基本上完成了,其中的大部分也已经在 GNU 通用公开许可证(GNU General Public Licence)下发布,以确保用户可以有那四种自由。但该系统缺少一个内核。虽然 Stallman 使用了 Mach 微内核,这样比自己从头写起要快一些,但“它运行并不可靠”。

1991 年,Linux 内核出现了,在 1992 年它在 GNU GPL 许可下发布了。有了 Linux 和 GNU,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自由操作系统软件,“那就是人们所做的,”Stallman 说,但人们对此有些迷惑不解,并开始把整个东西叫做 Linux“而不是意识到整个系统主要是 GNU 的。“

他并没有贬低将 Linux 核心的重要性,相反,他认为是其将 GNU 带过了终线并使之成为一个能够安装在新计算机上的完整系统。Stallman 焦虑的是目前这个混淆打断了自由软件精神和软件本身之间的联系。

Linus Torvalds只是想要技术上的优秀软件,Stallman 说,而其他人正在跟从这个立场的同时在争论 GNU 精神,却意识不到自己正是 GNU 的使用者。通常,人们将这种精神称之为不切实际,同时却在享用其实际成果,他说。有上千万的 GNU/Linux 使用者,Stallman 说,但其中的一大部分从未听说过这种关于自有的主意和精神,因此他们需要教育,以理解并保护这种精神。“这是我们的群体还未完成的工作。”他说。

共有 人打赏支持
粉丝 14
博文 2
码字总数 914
评论 (1)
×
木灵瓜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 金额(元)
¥1 ¥5 ¥10 ¥20 其他金额
打赏人
留言
* 支付类型
微信扫码支付
打赏金额:
已支付成功
打赏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