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负责任”的 K8s 网络故障排查经验分享

原创
06/23 15:50
阅读数 1.2W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作者 | 骆冰利 来源 | Erda 公众号

某天晚上,客户碰到了这样的问题:K8s 集群一直扩容失败,所有节点都无法正常加入集群。在经过多番折腾无解后,客户将问题反馈到我们这里,希望得到技术支持。该问题的整个排查过程比较有意思,本文对其中的排查思路及所用的方法进行了归纳整理并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对大家在排查此类问题时有些帮助和参考。 ​

问题现象

运维同学在对客户的 K8s 集群进行节点扩容时,发现新增的节点一直添加失败。初步排查结果如下: ​

  • 在新增节点上,访问 K8s master service vip 网络不通。
  • 在新增节点上,直接访问 K8s master hostIP + 6443 网络正常。
  • 在新增节点上,访问其他节点的容器 IP 可以正常 ping 通。
  • 在新增节点上,访问 coredns service vip 网络正常。

该客户使用的 Kubernetes 版本是 1.13.10,宿主机的内核版本是 4.18(centos 8.2)。 ​

问题排查过程

收到该一线同事的反馈,我们已经初步怀疑是 ipvs 的问题。根据以往网络问题排查的经验,我们先对现场做了些常规排查: ​

  • 确认内核模块 ip_tables 是否加载(正常)
  • 确认 iptable forward 是否默认 accpet (正常)
  • 确认宿主机网络是否正常(正常)
  • 确认容器网络是否正常(正常)
  • ...

排除了常规问题后,基本可以缩小范围,下面我们再继续基于 ipvs 相关层面进行排查。 ​

1. 通过 ipvsadm 命令排查

10.96.0.1 是客户集群 K8s master service vip。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如上图所示,我们可以发现存在异常连接,处于 SYN_RECV 的状态,并且可以观察到,启动时 kubelet + kube-proxy 是有正常建连的,说明是在启动之后,K8s service 网络出现了异常。 ​

2. tcpdump 抓包分析

两端进行抓包,并通过 telnet 10.96.0.1 443 命令进行确认。

结论:发现 SYN 包在本机没有发送出去。 ​

3. 初步总结

通过上面的排查,我们可以再次缩小范围:问题基本就在 kube-proxy 身上。我们采用了 ipvs 模式,也依赖了 iptables 配置实现一些网络的转发、snat、drop 等。

根据上面的排查过程,我们又一次缩小了范围,开始分析怀疑对象 kube-proxy。 ​

4. 查看 kube-proxy 日志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如上图所示:发现异常日志,iptables-restore 命令执行异常。通过 Google、社区查看,确认问题。 ​ 相关 issue 链接可参考:

5. 继续深入

通过代码查看(1.13.10 版本 pkg/proxy/ipvs/proxier.go:1427),可以发现该版本确实没有判断 KUBE-MARK-DROP 是否存在并创建的逻辑。当出现该链不存在时,会出现逻辑缺陷,导致 iptable 命令执行失败。

K8s master service vip 不通,实际容器相关的 ip 是通的,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与下面的 iptable 规则有关: ​

iptable -t nat -A KUBE-SERVICES ! -s 9.0.0.0/8 -m comment --comment "Kubernetes service cluster ip + port for masquerade purpose" -m set --match-set KUBE-CLUSTER-IP dst,dst -j KUBE-MARK-MASQ

6. 根因探究

前面我们已经知道了 kube-proxy 1.13.10 版本存在缺陷,在没有创建 KUBE-MARK-DROP 链的情况下,执行 iptables-restore 命令配置规则。但是为什么 K8s 1.13.10 版本跑在 centos8.2 4.18 内核的操作系统上会报错,跑在 centos7.6 3.10 内核的操作系统上却正常呢?

我们查看下 kube-proxy 的源码,可以发现 kube-proxy 其实也就是执行 iptables 命令进行规则配置。那既然 kube-proxy 报错 iptables-restore 命令失败,我们就找一台 4.18 内核的机器,进入 kube-proxy 容器看下情况。 ​ 到容器内执行下 iptables-save 命令,可以发现 kube-proxy 容器内确实没有创建 KUBE-MARK-DROP 链(符合代码预期)。继续在宿主机上执行下 iptables-save 命令,却发现存在 KUBE-MARK-DROP 链。

这里有两个疑问:

  • 为什么 4.18 内核宿主机的 iptables 有 KUBE-MARK-DROP 链?
  • 为什么 4.18 内核宿主机的 iptables 规则和 kube-proxy 容器内的规则不一致?

第一个疑惑,凭感觉怀疑除了 kube-proxy,还会有别的程序在操作 iptables,继续撸下 K8s 代码。 结论:发现确实除了 kube-proxy,还有 kubelet 也会修改 iptables 规则。具体代码可以查看:pkg/kubelet/kubelet_network_linux.go ​ 第二个疑惑,继续凭感觉······Google 一发捞一下为何 kube-proxy 容器挂载了宿主机 /run/xtables.lock 文件的情况下,宿主机和容器 iptables 查看的规则不一致。 ​结论:CentOS 8 在网络方面摒弃 iptables,采用 nftables 框架作为默认的网络包过滤工具。 ​

至此,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

团队完成过大量的客户项目交付,这里有些问题可以再解答下:​

  • 问题一:为什么这么多客户环境第一次碰到该情况?

因为需要 K8s 1.13.10 + centos 8.2 的操作系统,这个组合罕见,且问题必现。升级 K8s 1.16.0+ 就不出现该问题。

  • 问题二:为什么使用 K8s 1.13.10 + 5.5 内核却没有该问题?

因为与 centos 8 操作系统有关,我们手动升级 5.5 版本后,默认还是使用的 iptables 框架。 ​

可以通过 iptables -v 命令,来确认是否使用 nftables。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题外话:nftables 是何方神圣?比 iptables 好么?这是另一个值得进一步学习的点,这里就不再深入了。

总结与感悟

针对以上的排查问题,我们总结下解决方法:

  • 调整内核版本到 3.10(centos 7.6+),或者手动升级内核版本到 5.0 +;
  • 升级 Kubernetes 版本,当前确认 1.16.10+ 版本没有该问题。

以上是我们在进行 Kubernetes 网络故障排查中的一点经验,希望能够对大家高效排查,定位原因有所帮助。

如果对于 Erda 项目你有其它想要了解的内容,欢迎**添加小助手微信(Erda202106)**加入交流群! ​

欢迎参与开源

Erda 作为开源的一站式云原生 PaaS 平台,具备 DevOps、微服务观测治理、多云管理以及快数据治理等平台级能力。点击下方链接即可参与开源,和众多开发者一起探讨、交流,共建开源社区。欢迎大家关注、贡献代码和 Star!

展开阅读全文
打赏
2
12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为什么要用centos8系统呢 又不是一个长久支持的版本
07/19 11:50
回复
举报
更多评论
打赏
1 评论
12 收藏
2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