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深海孤猫 发表于1年前
  当时只道是寻常
  • 发表于 1年前
  • 阅读 3
  • 收藏 0
  • 点赞 0
  • 评论 0

新睿云服务器60天免费使用,快来体验!>>>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忍提起更不敢写下父亲这两个字,一提到心中就隐隐作痛。

  很多次父亲都从梦里回到了我的身边,与我相对而坐,默然无语,眼神是那样的落寞和无助。不知是不是世上他还有太多的牵挂?毕竟父亲为别人劳碌了一辈子。不知是不是黄泉之下太寂寞?毕竟父亲一生都是喜欢热闹和群居的人。

  打我记事起,家里总是高朋满座人来人往,父亲得意时如此,父亲落魄时亦如此。这一半是由于父亲的热情好客,另一半则要归功于母亲的贤惠明礼。家里有了客人,父亲总会吩咐母亲抓紧时间做好饭,不吃饭不会放客人走。要是哪一天,客人有急事不能留下来吃饭,父亲会念叨很久,哎,人家饭都没吃就走了。

  我小的时候,农村生活还比较艰苦,平时难得吃上一两片肉星。记得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父亲要母亲把那几块留了好久的粉蒸肉拿出来蒸了。母亲虽然有点舍不得,但还是照父亲的意思办了。吃饭时,我眼巴巴地望着那几块肉,却被父亲严厉的眼神制止,只能伤心地在一旁咽着口水。客人走后,父亲把剩下的一块肉夹给我,喂我吃了一碗饭。当时,父亲的讨好之举并没有释怀我心中的芥蒂,幼稚的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

  在家里,父亲是绝对的权威,对我们姐弟几人尤其严厉。吃饭时,我们都不太情愿和他坐在一起。可是,现在想起来,父亲有时候也并非不近人情。记得有一次,我和村子里的小孩在家里玩捉迷藏的游戏,父亲当时在正床上休息。轮我藏的时候,他突然从被窝里探了出来,示意我躲到被子里去。这次,小伙伴在屋里屋外寻了几遍,始终没有找到我的藏身之所,最后,不得不声明认输。这时,我才从被窝里笑着钻了出来,颇为得意了一番。

  我上大学时,父亲原说要去送我,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还是没去。临走时,他只说了一句,到学校后记得常写信来。到学校后,第一次给父亲写了一封信。没想的是,父亲对我的信大加赞赏。据母亲讲,每有客人来时,父亲总要把我的信拿给人家看,说这毕竟是大学生的信,你看这文采多漂亮,这道理讲得多好。直到多年以后,父亲还常提起我那封信。其实我知道,论文采,讲道理,只读过小学的父亲并不逊于我,他通过刻苦自学,写文章和讲话绝不像是一个只读过小学的人。特别是成语的丰富程度和运用自如,每每令我自叹弗如。

  乡村每有红白喜事,大多会请父亲去当家主持,虽然这种事事往往费力不讨好,做好了,别人认为是你的责任,没做好,则要承受众人的冷嘲热讽,而父亲却总是乐此不疲。做事时也总能安排得细致周密,处理得井井有条。然而有一场丧事,父亲操办完后,却仿佛老去了几岁。才50几岁的叔叔在外面出了意外,听到消息后,父亲嚎啕大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落泪,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父亲哽咽着说,“九泉之下,我怎么向你奶奶交待?怎么能让你叔叔先走呢?”爷爷在父亲还只有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奶奶带着父亲和叔叔母子三人相依为命,是父亲一手帮助叔叔成家立业的,父亲和叔叔间的那份感情并非寻常的兄弟之情可比。而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份凄凉、那种沉重真让人肝肠寸断。父亲强抑着悲痛,坚持把叔叔的后事办了,过后,他的头发白了一大半,这让本已有点秃顶的他显得更加苍老不堪。

  如今,父亲也走了,他终于可以不用再为家人、为别人、为乡村而操劳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悲凉没有切身体会怎能明白。

  黄泉碧落,生死茫茫,有很多东西,当时寻常得让我们简直可以忽略,但到我们失去后,我们才会感觉到是那样的弥足珍贵。

  郑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郑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 打赏
  • 点赞
  • 收藏
  • 分享
共有 人打赏支持
粉丝 0
博文 19
码字总数 16232
×
深海孤猫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 金额(元)
¥1 ¥5 ¥10 ¥20 其他金额
打赏人
留言
* 支付类型
微信扫码支付
打赏金额:
已支付成功
打赏金额: